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的神雕幻想
我的神雕幻想

清晨,大宋皇宮,一個半裸的美婦從當今皇上的房裏出來,房中皇上還在熟睡,美婦回頭看了一眼昨晚在自己身上大戰了很多回合的男人,一種複雜的感情在心中湧現。這是個在她玉體刻上了不可磨滅的烙印的男人。她愛他,愛得無以復加。輕摸了一下自已肚子,感受他仍留在自己體內的精液,她微笑了一下,便往寢宮的浴池走去。



這是一位奇女子,以一個已有三個子女的婦人嫁入皇家並成為皇后,在當時的禮法是不敢想像的。但她做到了。更甚的是,在她的幫忙下,在短短十年間,積弱的宋庭不單沒被滅亡,更后向北反攻,將胡人全趕出長城外。而且在她陲簾聽政下,將天下治理得井井有條,甚至收復了河套,打下了朝鮮,吞併了呂宋諸島和萬里海彊,使天下百姓無不歌頌其公德,這使一大堆書生腐內儒都不得不閉嘴。



然而,沒人知道的是,在美婦的身體內,其實是一個來自數百年後的靈魂。作為一個穿越者,在知道往後天下所要面面對的黑暗歷史,美婦放棄了本來自己深愛的丈夫毅然入宮,把自己的身體獻給一個陌生的男人:當今皇上,用自己的身體為天下謀求一個轉機。而她做到了,經過十年的努力,她不但救回了宋室,為天下帶來了中興盛世的來臨,更獲得了她一生中最愛的男人。在這十年間,她費盡心力幫這個比自己大女兒還小的男人保住了江山,並打下了豐功偉業,更為他生下了四個兒子及兩個女兒。而這個男人對美婦也是用情至深,不單力排眾議受盡罵名也要立她為后,更派遣散了所有後宮佳麗,獨寵她一人。二人每天行雲布雨、恩愛異常。



由於二人喜歡小夫妻的生活及方便房事,平日也是由美婦照顧皇上的一切起居飲食,所以二人的居所位在宮中較偏處。而且這幾天是美婦的壽日,所以二人早下令不讓人來打擾,甚至連孩子們都送走了,打算享受一個二人世界的甜蜜假期。美婦來到了寢宮的浴池,要好好清洗一下身體,昨晚被皇上弄得渾身是汗,而且小穴內滿滿的陽精流得到整個大腿都是。雖然二人對歡愛交合極為熱衷,而且皇帝經常都要在美婦的小穴及身上射上好幾次,弄得滿身都是精液,但女子愛潔的天性仍在。看著池中的倒影,這是一俱誘人的侗體,堅挺豐滿的乳房,纖細的小蠻腰,修長勻稱的雙腿,渾圓肥大的屁股而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帶著令人無法抗拒的誘惑氣質,即使已經四十有五了,但一身玉肌比之少女仍要嬌嫩。而這個完美的女人,正是當今皇上最愛的妻子。他十年來無數次的歡愛灌溉,挖掘出了它的無限潛力,使她更加美麗,更加嫵媚,更有女人味。溫暖的池水從頭上澆落,滑過美婦白嫩的身軀,美婦不禁舒服的呻吟著,身體扭動著,竟然又有一些衝動,心裏道:“我真的變得天生淫蕩啊,也不知靖哥哥看到現在的我會是怎麼樣子。”



忽然,一個男人出現在美婦身後,在美婦耳邊輕聲笑道:“我的寶貝蓉兒怎麼這麼不叫相公我起來?讓相公服侍蓉兒沐浴呢?”



美婦故作害羞的回答著:“昨晚相公還作賤蓉兒不夠嗎?”



皇上了笑一聲說道“之前天忙得要死,沒什麼時間疼疼我的好蓉兒,這幾天不用管孩子,為夫要把之前的補回來。”



說完大嘴已吻上了美婦的玉背,一邊雙手已覆蓋住美婦圓潤肥美的屁股,先是輕輕的愛撫。美婦感到這是有力的大手,接觸到自己身體上,不禁興奮的顫抖起來。皇上雙手緩緩的在美婦白嫩的肌膚上遊走,力量越來越大,愛撫變成了揉搓,最後變成了抓捏,好像要將這美麗的肉體撕扯開來。美婦在皇上的大力愛撫下,更加的性感,渾身火熱。皇上再也忍不住了,一根火熱堅挺的肉棒隱約碰觸著美婦的屁股,一隻大手扶住美婦的小蠻腰,另一隻手扶住肉棒對準淫水泛濫的小穴。美婦已經能感覺到它的殺氣,明白了他的意圖,回身吻了一下自己的丈夫,便彎腰扶住了池邊像條母狗一般翹著大白屁股,閉上眼睛扭動身體,等待它的到來。一下奮力的向裏頂,男人好像要把積壓在體內的所有力量全部的釋放一樣沖進了她的身體。



“嗯~~~”美婦一聲含蓄的浪叫下皇上開始抽動下體。美婦在皇上的抽插下,開始了忽高忽低的呻吟,她的身體在扭動,好似要逃離皇上的控制,但屁股卻用力的扭動,配合著男人的抽插。



皇上的雙手從後面探到她的身前,抓捏住搖晃的豐滿乳房,用力的搓揉,感受它的飽滿與彈性。水潭裏,美婦赤裸著身體,任由皇上玩弄身體抽插小穴,皇上低吼著,發動全身的力量姦淫這屬於他的天下最尊貴的女人。雙手貪婪的在美婦滑嫩的肉體上遊走,低頭在美婦光滑的背脊上不住的親咬, 甚至俯身去親吻美婦的脖子臉頰耳朵,美婦閉著眼,任他輕薄,隨意玩弄。皇上操得性起,開始問道:

“好蓉兒,你喜歡你以前的丈夫,還是更喜歡相公我多點?”



”嗯啊啊……蓉兒……啊……只喜歡皇上…啊啊……蓉兒永遠都是夫君的……用力……愛我我……哦……”



”好蓉兒,朕愛你,我要你永遠是我的人,再為我生個兒子,好嗎?”



皇上著美婦的兩條玉臂,下身用力,一陣加速的衝刺,肉棒猛烈地突入嬌嫩的蜜穴內部,次次打在花心上,刺激得美婦魂飛魄散。



”嗯,好……啊………蓉兒……永遠是相公的妻子…蓉兒要為夫君再生個兒子……啊…… ……啊……”



用手扭過美婦的臉,大嘴覆蓋住美婦的柔美的小口上舌頭在美婦的嘴裡不住的舔動,美婦感受著一陣陣的快感,張口浪叫,小舌被男人吮吸住,不停吞咽下對方的口水,與對方的舌頭糾纏。皇上高興的看著美婦吞咽下自己的口水,狂笑起來,雙手卡住美婦的細腰,下體更加瘋狂的抽插起來,撞擊在美婦的屁股上“啪啪啪啪~~”狂響。



美婦呻吟浪叫著,攀上一個又一個高潮的頂峰。也不知過了多久,也許近一個時辰了,美婦已被無數的高潮弄得筋疲力盡了,



快站不穩了,也就是她練過功夫,還能一直挺到現在,要不早就被幹昏過去了。皇上依舊精力旺盛的戰鬥,奮力耕耘著美婦的小穴。終於在一 陣如疾風暴雨的衝刺後,一股股有力的液體滾燙著射入美婦體內,男人發出滿足的狂野的怒吼,全身緊繃,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雞巴上,將精液一滴不拉的全數灌入美婦的身體,才滿足的鬆弛下來。



一起又溫泉了一會,洗乾淨的二人回到屋後,皇上從後面抱住美婦的身子,溫柔的愛撫著:



“寶貝兒,你真上天給我的恩賜,來,我們再到床上去,我們要爭取時間生孩子。”



說著,雙手抓捏住美婦堅挺豐滿的乳房,用力的揉動著。美婦輕輕嗯了一聲整個身子靠入皇上的懷抱。皇上笑著:“喜歡嗎?讓相公我再好好滿足你一下。”說著,一隻手已伸到美婦的下體,扣弄她的小穴。



美婦立刻激動的扭動身子,舒服的發出誘人的呻吟:“啊~~哦~嗯~小壞蛋~啊~~那裏~~不要啊~~嗯~~~嗯~ ~相公~~啊~~”



皇上不但調情技術一流,對美婦身體更是熟悉無比,只幾下,就將聰穎高傲的美婦變成了淫娃蕩婦。熟練的將美婦放到床上,那成熟的侗體再次輕鬆的落入皇上的懷裏,皇上饑渴的探索著這具誘人的肉體,品嘗著這絕世的身體。兩個已經是老夫老妻的戀人,熱情的擁抱在一起,熱烈的接吻。美婦嬌美的乳房被皇上無情的蹂躪著,她習慣的用小手抓住粗大的男根,溫柔的撫弄著。皇上興奮的喘息著,下體感受著曾經的武林第一美女嬌嫩的小手的服務,上邊親吻著美婦的小嘴,雙手肆無忌憚的愛撫美婦的肉體,這是何等的美事啊。美婦順從的跪在了皇上的面前,伸出舌頭,仔細的將男人的陽具舔弄了一遍,然後張大嘴巴,將整根雞巴塞了進去,她知道皇上喜歡看到自己的雞巴能完全插入女人的嘴裏,深深的頂在喉嚨的深處。



果然,皇上激動全身顫抖,發出舒服的呻吟:“哦!不錯,好蓉兒,你越來越會含了,啊~~對,就這樣,哦~~好舒服~嗯~~”



下體輕輕的在美婦的嘴裏攪動,感受嫩滑的香舌從龜頭及棒體上舔過的舒爽感覺。皇上慢慢的享用著美婦的小嘴,大手抓捏著她豐滿的乳房, 終於忍不住了,將美婦的身體一把拉起再推倒在床上,分開她修長的雙腿,大雞巴對準濕淋淋的小穴,用力的一插到底,二人同時發出舒爽的呻吟。



“蓉兒,我愛你~”



“相公,我也愛你~



一對極恩愛的夫妻,再次擁抱深吻著對方,以最傳統的體位,忘情交合起來。皇上技巧的抽插,節奏變換有度,抽插有深有淺,好像把美婦的陰道裏所有的地方都碰觸到了,而且把每一處的敏感度挑逗到最高潮,然後把每一處的高潮彙集在一起,從下而升,爆發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高潮重重疊疊,一波波連綿不斷。一時間,屋裏春光無限,傳出一陣陣女人騷浪的呻吟與浪叫,兩人也沒有換別的姿勢,只是愛戀地以正常體位一邊接吻,一邊交媾,射了又做,做完再做,一次又一次抵死纏綿,靈欲交融…………



而在此時,一座歌頌皇帝夫婦的功德碑正在宋室祖廟緩緩立起,上寫:大宋聖賢皇后:黃蓉。



*********************************************************************





時間回到十年前,也是黃蓉剛穿越後一年,這時黃蓉生下郭襄姐弟不久,蒙古再侵犯中原,而當今天子沈迷女色,朝中官員庸碌,而且因為黃蓉穿越的蝴蝶效應,宋軍意外下連連失利,襄陽已經危在旦夕。而知道未來的黃蓉也極為內疚,但奈何要挽回局勢則只能以皇權出發,而能控制皇帝的辦法雖不少,但成效的時間均沒法力挽狂瀾,最終想來來去、唯有入主後宮操縱皇帝才有一線生機。在經過一段爭紥後,黃蓉最終揮別了傷心欲絕的郭靖,在呂文德幫助下在京城見到了年僅十六歲的皇帝,並很快被送入宮。



這是一個晴朗的黃昏,皇宮某院。



「美人兒,朕來了!」年輕皇上獨自來到黃蓉住處,見房門虛掩,就心急地推開門進入黃蓉房間。



一進房間,皇上就爲房內的景色所迷惑,這時從里間走出一位披著紗衣的絕色美婦,如雲秀發上掛著晶瑩水珠,雪白透明的紗衣掩不住美婦婀娜美妙的曲線,凹凸胴體若隱若現,玉乳高聳,雪腿纖滑修長,圓潤優美,纖纖細腰僅堪盈盈一握。那雙美眸似一潭晶瑩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鵝蛋形的線條柔美的俏臉,配上鮮紅柔嫩的櫻紅芳唇,芳美嬌俏的瑤鼻,秀美嬌翹的下巴,顯得溫婉嫵媚。在柔和的夜明珠光映襯下,她象一位從天而降的瑤池仙子,傾國傾城的絕色芳容,真似可羞花閉月、沈魚落雁,而那不經意間散發的美人體香、更令皇帝色心大起。



黃蓉羞澀地著了皇上一眼,然后優美地躺在床上。



皇上走到床前,直勾勾地欣賞起床上這朵絕色嬌美的鮮花。



只見床上的黃蓉花靨羞紅,酥胸起伏,玉體橫陳,秀眸緊閉。



當今天子本來由第一眼見到黃蓉時已被她深深吸引,即使黃蓉年紀已經三十有四,比天子大上一倍、而且已有三個孩子,但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瘡疤,反而是將她定格在最美的一剎那。而現在這嬌花蓓蕾般絕色美女就在身前任君採摘,令即使貴為天子的皇上都覺得有點不真實。



「美人兒,你真美呀,放心,只要你從了朕,我答應你抵抗蒙古,讓你做我的皇后。」



「皇上,蓉兒不是個下賤的女人,不稀罕當皇后,蓉兒只求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蓉兒。」



? ?? ???黃蓉用真誠而情深的眼神看著天子,看得天子心頭一震,一股說不出的感情在心中無限放大,彷彿這並不是一個有求於已的女人,而是跟自己山盟海誓的戀人。



「好蓉兒,我答應你,從今以後,你就是朕一輩子的蓉兒。」



說著,皇上便已吻上了黃蓉的櫻唇,並伸出右手輕撫著她的秀發,從頂而下,直撫發梢,慢慢將秀發撥向她肩后,而左手卻在玉頸旁輕撫,觸手只覺溫潤如玉,光滑潔瑩。



黃蓉主動環抱皇上後頸,輕吐香舌,跟他交換著彼此口水,身體任憑他擺布。皇上右手逐漸移向她領口,輕輕向下一拉,紗衣便分開直至胸襟前!皇上激動地雙手齊動,把她整個衣襟脫下,露出繡有紫鳳的鮮豔絲緞小肚兜!



唇分,黃蓉嬌羞溫柔地道:「皇上,……慢點!」



皇上褪下黃蓉的紗衣,露出了她那雪白嬌美的粉肩,一只雪白的胸兜下,高聳的玉乳酥胸起伏不定,在黃蓉的滿是柔情的眼神中,天子的手輕撫在那雪白嬌滑纖細如柳的玉腰上,觸手只覺雪肌玉膚,晶瑩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嬌嫩,嬌美如絲帛,柔滑似綢。



皇帝低首向她胸前望去——紫鳳之下,高高隆起,美婦的玉乳豐腴無比,竟形成裂衣欲出之勢。嬌美如花瓣一樣的雪肌玉膚被當今天子肆意撫摩著,美豔不可方物的黃蓉又急又羞,芳心嬌羞萬般,冰清玉潔之身眼下卻無可奈何,嬌嫩的冰肌玉骨放被觸幾,立即不由自主地一陣輕顫,嬌美如花的絕色麗靨脹得通紅,芳心嬌羞無限。



在黃蓉低不可聞的呻吟中,皇帝再次吻上了她的唇,而他的手不住的遊動,漸漸地遊向黃蓉那高聳嬌挺的玉乳乳峰。黃蓉只感到他溫暖的手在自己玉嫩的肌膚上遊動,所過之處都留下了一陣陣麻癢,全身嬌軀都湧起一陣輕顫,芳心駭異,而當他的手漸漸移向美婦神聖而高貴的堅挺玉乳時,不覺陶醉起來。



「嗯……嗯……」在二人交換著彼此口水的期間,皇帝的手握住了那嬌挺豐滿的玉乳,揉捏著青澀玉峰,感受著翹挺高聳的椒乳在自己雙手掌下急促起伏著。



他輕輕把黃蓉放倒在床上,在她頸下肚兜吊帶輕輕一拉,再一抖手,拉開了黃蓉腰上至背后的系帶,整條小肚兜隨即與身體分離,掉落下來!呈現在皇帝眼前的,卻還有層層白色薄綢,動人遐思地緊緊裹纏著胸前那段緊要部位,露出上下兩截欺霜賽雪的肌膚,隱隱透出一股冷香。



黃蓉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玉乳脫盈而出,純情聖潔的椒乳是如此嬌挺柔滑,堪稱是他玩過的女人當中的極品。當今天子一怔,雖後宮三千佳麗,卻沒一個及黃蓉萬分之一,心神不覺全爲眼前景象所懾:黃蓉藕臂潔白晶瑩,香肩柔膩圓滑,玉肌豐盈飽滿,雪膚光潤如玉,曲線修長優雅。



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對雪白山峰,那巍巍顫顫的乳峰,飽滿脹實,堅挺高聳,顯示出成熟豐腴的魅力和韻味。峰頂兩粒紅色微紫的新剝雞蛋,如同兩顆圓大葡萄,頂邊乳暈顯出一圈粉紅色,雙峰間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溝,讓他回味起剛才手指在溝底滑過的感覺,不由心跳口渴!



「蓉兒,你實在太美了,你就是上天賜給朕的禮物,從今以後你就是朕一個人的蓉兒。」



「是的,蓉兒就是皇上一個人的蓉兒,求皇上好好愛蓉兒吧!」黃蓉羞澀地道。



黃蓉自小養尊處優,白嫩肌膚有如塗著一層油,光潤柔膩無比!天子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但見眉挑雙目,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櫻唇微啓,貝齒細露,細黑秀發分披在肩后,水汪閃亮的雙眸閃著羞澀而又似乎有些喜悅的輝芒,泛著純潔優雅的氣質。



當今天子輕輕撫摸著黃蓉的酥胸,只留下乳峰頂端那兩粒豔紅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乳尖上稚嫩可愛的乳頭,熟練地舔吮咬吸起來。



燈光將這密不透風的房間照耀得如同白晝,皇上滿佈血絲的雙眼,放肆的盯著身下美婦雪白半裸,玲瓏浮凸的軀體。勻稱優美的身體上,大部份的肌膚都已經裸露了,粉紅色的內衣褲緊貼在同樣高聳的前胸和臀部上,反而比一絲不掛更煽動欲火。那柔和曲張的線條不自覺的流露出誘惑和性感來,黃蓉潔白耀眼的肌膚展示給陌生的男子,透著美婦的羞澀同時也飽含著成熟女體的嫵媚來。



黃蓉美麗嬌豔的秀美桃腮羞紅如火,嬌美胴體只覺陣陣妙不可言的酸軟襲來,整個人無力地軟癱下來,「嗯………」嬌俏瑤鼻發出一聲短促而羞澀的喘息,似乎更加受不了那出水芙蓉般嫣紅可愛的乳頭在淫邪挑逗下感受到的陣陣酥麻輕顫。當今天子的右手抓住黃蓉的褲腰笨拙地撕扯,頓時外褲、小衣紛紛破碎掉落,片刻間已使她一絲不留精光赤裸!



注視著她赤裸的嬌軀,當今天子兩眼滿是欲火左手攬起她的腰身,三下五除二地脫去自己的衣服。



他身體雖沒法跟高手級的郭靖比,但也年青力壯,而且那龐然大物更是雄偉得出奇,足九寸有多,是郭靖的兩倍。



微弱光芒閃耀著,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體橫陳地上,曲線玲瓏,凹凸分明,肌膚晶瑩透亮,光滑圓潤,仿佛吹彈得破!兩座鼓圓的聖女峰硬挺高聳,小腹平滑細膩,玉臍鑲在圓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嬌香可溢,黑濃的茵茵芳草覆蓋其上,罩著神秘幽谷,整個赤貝粉紅清幽,一條誘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這高挺唇肉一分爲二;鮮紅閃亮的嫩穴在芳草底下若隱若現,門戶重疊,玉潤珠圓,輕張微合,一如處子,卻比那些未經人事的處子更多了幾分嬌媚!香臀渾圓,玉腿修長,纖臂似藕,腰細如折柳!喘息羞惱著時,黃蓉渾身顫抖,酥胸玉乳,起伏不定,玉腿纖臂,抖動生波,更顯嫵媚豔麗!



盈盈一握的腰身繼續延續到臍下,外側和瑩白的大腿相連,向下向內則過度爲雪白的小腹,小腹有一個緩緩的向上的曲線,在和兩條大腿交合的地方,是每一個男人都想看到的隆起的陰阜,這迷人的維納斯的山丘。



黃蓉的陰阜顯得光滑而飽滿,烏黑的陰毛更是襯托出小腹和大腿肌膚的潔白。她的陰毛十分的濃密,在恥骨上3、4公分的地方開始,向下沿著兩側腹股溝的內側呈三角型的分佈,細黑柔軟的陰毛不能完全遮掩住陰阜的飽滿和潔白,令她的小腹呈現出一種極爲誘惑人的奪目來。



皇上看得呆了,當然不忘記撫弄一下陰阜,撥動一下陰毛。



黃蓉的兩條雪白雪白的大腿輕輕的交叉在一起,擋住了陰阜之下,兩腿之間黑黑的樹林里,那可愛的神秘園的入口,那里是進入她身體內的唯一通道,也是他快樂的源泉。



他的雙手從黃蓉潔的腰部一路滑下去,經過雪白的大腿、圓潤的膝蓋、優美的小腿,最后停留在光潔的足踝。



他抓住她的踝部用力地往兩側拉開,隨著黃蓉兩條玉腿的慢慢張開,兩腿保護著的黑森林里的神秘花園慢慢顯露出來。



皇上的呼吸不由得沈重起來,目光順著光潔的大腿內側往上望去:隆起的陰阜向下延續,在兩側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條狹長的三角區,兩側是隆起的豐滿的大陰唇,像兩扇玉門緊緊關閉,只留下一條小小的深紅色的縫隙,縫隙的中間還隱隱可見一個小小的圓孔;縫隙的上緣是粉紅的陰蒂,烏黑的陰毛只分佈在陰蒂的周圍和大陰唇的上緣,大部份的大陰唇原本的粉紅色都暴露無遺,顯得很鮮嫩的樣子;大陰唇的下緣會合后變成一條細細的系帶,一直連續到菊花輪一樣同樣緊閉的菊蕾口,這里是一條險要的峽谷,皮膚的顔色恢複了晶瑩的白色,兩側是圓渾豐腴的小山一樣的臀部,潔白柔軟如凝乳一般。



當今天子轉移目標,將撫摸著黃蓉修長玉腿的手漸漸移向神密茵黑的大腿根部,摸索挑逗著,順著柔軟無比的微隆陰阜上柔柔的幽幽芳草輕壓揉撫。並且不理會黃蓉美麗可愛的小瑤鼻中不斷的火熱嬌羞的嚶嚀,手指逐漸侵襲到了美婦那嬌軟滑嫩的玉溝。



黃蓉本是一個美麗絕色、千嬌百媚的美人,可是那被異性碰觸過的稚嫩乳頭、陰阜玉溝被他這樣淫弄、挑逗,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肉欲狂潮湧上芳心,嬌俏可愛的小瑤鼻不自覺地呻吟婉轉,雪白肉體蠕動扭彎著,美麗眩目的翹楚雪臀隨著他在下體中的手的抽動而微妙地起伏挺動。



嬌羞萬分的芳心被那銷魂蝕骨的肉欲快感逐漸淹沒,嬌美清純的小臉脹得通紅火熱,秀眸含羞緊閉,瑤鼻嚶嚶嬌哼。



皇上將黃蓉的雙腿曲起,雙手扶著她的兩膝,順著她大腿的內側一直向上滑去,直到停在大腿的根部。



他伸出兩只麼指,小心地放在黃蓉兩片嬌羞的大陰唇上,薄薄的嫩膚吹彈得破,其余的手指則在狎玩黃蓉的陰阜和陰毛,他甚至想過要把她的陰毛拔下來。



皇上又輕輕的把大陰唇往兩邊撥開,玉門緩緩的打開,他驚異於這女體的結構。



粉紅色的門內還有一道小門,那是一雙小陰唇,再深入,圓圓的蜜壺開口終於顯露,這迷人的伊甸園,將要迎來一位新客人。



皇上只覺得下身的巨棒已堅硬異常,躍躍欲試的想鑽進這小小的洞口,直搗玉宮。



他伸出左手輕輕捏著黃蓉的陰蒂搓起來,右手食指則在大陰唇上畫圈,然后慢慢伸進黃蓉的蜜壺里……黃蓉此時的身子平臥在皇上身前,雙手拉著兩條玉腿曲起,然后再把她的兩膝盡量的向兩側拉開、壓低,貼近水平,使雪白的大腿最大限度的被分開。



黃蓉的小腹由於這個緣故變得明顯的向上隆起,而整個會陰部則清晰的顯露。



這個姿勢的全裸女體,正是表達一種求歡的請求。為了令皇上更好的愛上自己,黃蓉研究過很多交媾的方式,但還是最普通的姿勢最容易在高潮中令人產生愛意。而作為二人的第一次,當然要用最直接的方式。



皇上半跪在床邊,捉住黃蓉纖巧修長的十指握緊自己通紅粗大,青筋暴現的肉棒不停摩擦,冰涼的玉手不帶一絲濁氣,令他狂暴的肉棒不由的頂禮膜拜。然后肉棒觸摸楊潔的秀發,發絲刺激龜頭的麻癢感覺像過電一般。



火熱的肉棒劃穿過烏黑的森林,跨過粉紅的峽谷,對準了黃蓉鮮嫩的玉門。他的色手停止了挑逗,情深的注視著眼前的黃蓉。



「皇上,我以後就是你的了,請好好愛你的蓉兒吧!」黃蓉羞澀地道,黑濃秀發披散在黃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襯托出沾滿水珠的幼嫩肌膚益發宛如白玉。她藕臂平放,可以看到淑乳圓滑的弧線沈甸甸的,在胸前怒放,曲線盡顯玲瓏浮凸。完全赤裸的胴體正面向皇上呈現,美若天仙的臉,曲線玲瓏、浮凹有致的身軀,玉雪柔滑的肌膚,未盈一握的柳腰,雪白修長的大腿,胸前對峙著兩座軟玉山峰,大腿中間突聳著叢草茂盛的丘陵,上面兩扇緊閉的肉扉,洞口上半還隱現著黃豆大小的陰蒂,這一切構成了一幅美麗絕倫的原始圖畫。



黃蓉仰著修長脖頸,伸出一雙光滑潔白的玉臂這個姿勢更加凸顯出她白皙堅挺的玉乳,雙峰動蕩有致,上面那兩顆豆大櫻紅蓓蕾微微上翹,鮮紅的乳暈美麗誘人;纖纖細腰和飽滿酥胸有著鮮明的對比,盈盈不堪一握,玲瓏曲凹有致。平坦雪白的小腹、滑潤背肌和隆挺豐臀均一覽無遺。而她的下半身分外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