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激情咖啡厅
激情咖啡厅

公司后面巷子新开一间咖啡厅,是两位姊妹惠玲及小惠合伙开的,另有一位大美女阿信在吧台帮忙。因为三各大美女的关系,所以生意好的不得了。当然我也是常客。有美食可吃,又有美色可看,我就几乎每天都去吃午餐。沒多久就与她们混熟了。
一日早上起的太早,就先去餐厅吃早餐。店里沒甚么客人,小惠与阿信就坐着陪我吃早餐。刚好报纸写一篇交换夫妻的文章,三人就讨论起来。她们完全沒经验,小惠还好,至少嫁过两过老公。
而阿信因为老公是古意人,所以更是沒经验。她两听的津津有味,听到我与老婆的风流事,两人都目瞪口呆了。尤其小惠更是离谱,双脚夹紧不断的磨榇。真是淫荡!
后来有客人进来了,他们就各自去忙了,我也进厕所小便。正在舒畅时,小惠探头进来,刚好看到我还沒收进去的肉棒。她哇的一声︰「不小喔!难怪有那么多的风流事。」看她两眼盯着我的鸡巴直看,好淫荡!我接着问︰「要不要试试?」
她说好,马上进来也将门关好。两人在厕所就热吻起来。舌头立刻就伸进她的口内挑逗她的香舌,我的双手也大胆的完全伸入短裤内,大力的搓揉两片细致的臀肉,小惠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略略挣扎了几下后,大概也被吻的春心荡漾吧,变成不停的在我身上蠕动,香舌也配合的跟我缠绵起来,胸前两团软肉磨的我心痒难耐.......吻了一阵之后,我们稍微分开一点,但我手上还是摸着她的小屁屁,她脸红红的趴在我胸前喘气,我低声问她︰『小骚货,又穿丁字裤ㄚ...』
哇~~好家伙,果然!是一条两边都是细带子的淡紫色丁字裤,前面沒有任何花纹,而是完全透明的薄纱,而且小小的沒办法完全覆盖住她的阴毛裤头还露出一小片呢,而再下面一点的阴唇也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还隐约看见小穴已泛漤成灾,淫光闪闪ㄟ...。
我兴奋的说︰『还说不骚,穿着这种内裤是想让男人兴奋来干吧!而且...湿答答了耶...』说完我就隔着内裤舔上她的阴唇,鼻子则顶在她的花丛里闻着阵阵的芳香,小穴也从沒受过这种刺激,整个身体颤了一下,双手抓着我的头说︰「哎哟~~你怎么舔那里ㄚ~~从来沒有人舔过那里ㄟ~~啊~~好刺激喔~~好痒喔~~不要、不要啦~~」,小惠嘴里说不要可手却一直按着我的头,阴户也一直往上抬,双脚也自动开的更开还把一只脚跨在我肩上,『还有更刺激的ㄟ』我说完把她的丁字裤拨到一边,着肉的舔着可爱的小花瓣,然后找到早已挺起的小肉芽,不停用舌头在肉芽上划圈。
这时小惠低声说︰「不行啦~~~喔~~好刺激喔~~我不行了啦~~你好坏喔~~要到了啦~~~~啊~~~」接着小惠身体一抖,双手大力的抱着我的头,阴户一股阴精狂洩。
这骚货还真容易高潮ㄟ,喷的我满嘴满脸都是,我站起来对小惠说︰「哇~~喷的还真多ㄟ,快帮我舔干净,小惠于是害羞的双手环着我的脖子,轻轻的亲着我的唇把我嘴上的淫水都吸掉,接着用小舌头把我脸上剩余的淫水都舔干净,舔完后,我问她︰『好吃吗?舒服吗?』小惠脸红的说︰「讨厌~~叫人家吃自己的东西,人家从沒吃过ㄟ~~阿雄~~你的舌头好厉害喔~~我从来沒被舔过那里,原来这么舒服~~」然后躲在我胸口,我一边搓着她的屁屁〈她的臀肉还真好摸!〉一边说『这样就舒服ㄚ,那等下不就会爽死掉』。
她一听,疑惑的看着我︰「等一下?什么等一下啊?」我奸笑了两声把她身体转成背向我,趴在门板上,将她的丁字裤扯下一脚,然后将我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掉,露出已经蓄势待发的大鸡巴顶在她的阴唇上,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现在才是重头戏呢!』小惠然知道我要干麻,连忙说︰「不行啦,我们进来太久了啦,要赶快出去啦,要不然被发现就完了。」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屁股还是缓缓的摇着,用她的阴唇摩擦着我的龟头,我不理会她的话,虽然我也很怕有人突然进来,但眼前的美肉比较重要,箭都已经在弦上了,岂有不发的道理,于是我将龟头沾了沾她的淫水缓缓的挤进她已湿淋淋的小穴里。
当龟头刚挤进穴口时,小惠张大嘴巴惊唿︰「啊~~~好大喔~~~慢点~~太大了会痛~~」于是我放慢速度,先抽出一点再进去,这样来回几次终于完全插到底了,但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喔~~好爽喔~~又暖又湿还很紧ㄟ!,我沒有立刻抽送,小声问她︰『还会痛吗?』小惠︰「嗯~~比较不会了~~但是很胀~~你的好大喔~~」我一边缓缓的抽动一边问说︰『很大吗?喜欢吗?老公很小吗?』小惠习惯了我的粗大,渐渐有了美感,一边轻声的呻吟一边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大不大,两任老公都一样大,但是肯定沒你的大,你的又粗又大」。
我一听大为得意,心想︰哈哈,我的鸡巴自认打遍天下无敌手,用过的都说贊呢!你那个软脚虾老公怎么比的上我呢!我得意的想着,跨下的肉棒渐渐的加快速度和力道,把郁小惠的哀哀叫︰「啊...啊....然~~好舒服喔~~怎么会这么舒服ㄚ~~啊~~啊~~原来大得真的比较好~~啊~~」。
我看着小惠因为弯着腰弓起的背,心想︰上半身还沒玩ㄟ,于是我双手伸到她胸前的奶子上大力的搓揉起来,哇~~还真不赖ㄟ,饱满又柔软,于是我把刚刚他身上一直沒脱的T?往上拉到奶子上方,从背后解开他淡紫色的胸罩,两粒奶子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因为小惠是弯着腰的,所以两粒奶子就显得更大了,我一手握着一粒大奶,一边加快速度,还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插进去了,似乎突破了第二层,顶入了她的子宫颈,一边对她说︰『小惠,的奶子也不小啊,有C吧,一定是常被老公摸才会这么大吧!这么骚,老公一定常常干吧!』。
小惠感到我更深入了马上叫出声︰「啊~~谁说的~~人家才B而已~~啊~~~~~~~好深喔~~怎么你刚刚沒完全插进来啊~~我....第一次...被...插的这么...深....喔~~~~~我不行了~~喔~~要到了~~~~啊~~~~」话一说完小惠就高潮了,身体不停的抖,阵阵淫水狂喷,喷的我阴毛和小腹都湿了,心想这骚货的淫水还真多ㄟ......。
我停下动作让小惠喘口气,小惠一边喘着气一边回过头对我说︰「好舒服喔,然~~你好棒喔,我跟我老公做的时候最多才一次,你刚刚已经让我洩了两次耶,而且我们都很久才做一次,因为他太忙了,一个月才干两三次。」我笑说︰『嘿嘿,这样就满足啦,我可还沒结束ㄟ.........』。
说完就抽出我的鸡巴,把小惠转成正面先从腿弯处抬起她的左脚,把我的鸡巴狠狠的一插到底,然后再把她的右脚依样从腿弯处抬起来,然后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抱着她快速的干着她的小穴,小惠沒试过这样干,说︰「啊~~你要干嘛ㄚ~~~~啊...啊...啊....啊」这个姿势完全由我主动,小惠只有挨插的份,被我干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的哼着。
接着我马上风驰电击的勐干起来,因为时间有限,小惠也忍不住的叫出声︰「啊~~~啊~~~好快喔.....好爽喔...不行了又要洩了.......ㄚ然...你好勐喔....啊~~啊~~啊~~~~~~~」小惠第三次高潮又到了,这次小穴收缩的比前两次都还要激烈,一缩一缩的咬着我的鸡巴,终于我也快忍不住了『小惠~~要射了~~我要射了,要射在哪里?』郁敏︰「不行射在里面,我今天是危险期」『那射在你嘴里好了』不等她回答我就将她放下来,将湿淋淋的鸡巴插进她的小嘴,双手抱着她的头抽送起来,小惠也乖巧的吸吮着我的鸡巴,小巧的舌头还绕着我的龟头舔,怪怪!沒想到小惠的口技也不错,下次要叫她好好的含一含,不到几秒我将一股浓精射到小惠的嘴里,因为量太多了,怕会溢出来弄髒衣服,小惠只好乖乖的吞进喉咙里,然后还不停的吸,把我的精华都吸的一滴不剩。
喔~~~真是太爽了,人生的最高享受莫过于此ㄚ~~小惠用嘴将我鸡巴清理干净,然侯抬头看着我说︰「你的....肉棒真的好大喔....我还含不到一半ㄟ....」我将小惠拉起来亲了她一下说︰『小亲亲,这次先这样,下次再给更爽的!』小惠听完打了我一下说︰「讨厌!」。
我们赶快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
在外面踫到阿信,她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与小惠说︰「生小孩喔!上个厕所上那么久?」我尴尬的边离开边说︰「沒有啦!肚子不舒服。」我急速的离开时,小惠跟着出来,轻声的说︰「中午记得来吃饭,我煮东西帮你补一下!」我说好,就赶紧上班去了。这时候面却传来阿信的笑骂声︰「狗男女,骚货!你叫了太大声了。还好客人沒听见。」真糗!阿信知道了。
中午我硬着头皮去吃饭,小惠热情的拿好吃的东西给我吃,而阿信站在柜台里暧昧的对我笑。我只好害羞着低头吃饭了。
吃饱了,店里也只剩我一个客人了。惠玲直接坐在我身边,这时阿信端一杯咖啡过来放着,然后瞪着我说︰「情圣!喝杯咖啡提提神吧!不然太累了,有人会心疼的。」说完就摇着屁股离开。惠玲一看,哈哈大笑的对我说︰「你惨了!谁叫你早上在厕所将小惠干的那么爽,而害阿信在外面哈的要死。別说她要,我也要试试。小惠说你好棒,这辈子她沒那么爽过。真的吗?」我正支支ㄨㄨ的不晓得怎么回答时,小惠刚好出来帮我说︰「別欺负他了!不然待会们被他干的爽死了,不要喊救命喔!」说完就进柜台与阿信笑鬧着。这时惠玲又说︰「反正沒客人了,我们去隔壁唱歌吧!」我也沒事了,四个人就高高兴兴的唱歌去。
四个人边唱边拼酒。小惠喝到躺在我怀里,我的手当然就不安分的挑逗她。这时阿信正与惠玲在合唱,小惠就趁机拉我进厕所。我与她热烈的亲吻起来。接着我拉下她的内裤,蹲下来舔她的阴穴。经过我的舔、吸、插、小惠爽死了。
「哥...好舒服喔...喔....人家要飞上天了...喔...喔...受不了..我出来了..喔..喔...」
才舔几下,小惠竟然高潮了。我回头一看,哇!门沒关好,被看光了。这时外面的情景更让我吓一跳。惠玲将阿信压着,两人也热吻着。只见惠玲白净净的屁股对着我摇摆着。我忍不住了,走出厕所,抱住惠玲的肥臀抚摸起来。接着我也将她的内裤拉下来,掏出我的鸡巴,用力的插进她那淫水泛漤的阴穴里。
「喔!...好大...好粗....哥...用力点...我里面痒死了...喔....喔.....」惠玲呻吟着。
我开始展开功力,拼命的抽插。而惠玲亦配合着我努力的摇。
「啊......啊......轻一点......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哟......真好......啊呀......轻......哦......好好......我......又......啊......来了......来了......」
她淫水不断的喷出,阴道阵阵紧缩,浑身大颤不停,又高潮了。
「好深......好深......插死人了......好......啊......啊......」
她越来越声音越高,回荡在房间当中,也不理是不是会传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浪叫。
「啊......亲哥......亲老公......插妹妹......妹妹好......舒服......好......爽......啊......啊......我又......完了......啊......啊......」
她不晓得是洩了第几次,「噗!噗!」的浪水又沖出穴来,我的下身也被她喷得一片狼籍,鸡巴插在穴里头,觉得越包越紧,鸡巴深插的时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弹得非常舒服,于是更努力的插进抽出,两手按住肥臀,腰桿直送,刺得惠玲又是「老公、亲哥」的满口胡乱叫春。
这时我看到仍压在下面的阿信,看到她的美唇,我毫不犹疑地亲下去了。这时我鸡巴插着惠玲的肥穴,嘴巴却与阿信热吻着,真是好爽啊!
忽然我发觉龟头暴胀,每一抽插穴肉滑过龟头的感觉都十分受用,知道来到射精的关头,急忙拨翻开惠玲的屁股,让鸡巴插的更深,又送了几十下之后,终于忍受不住,赶快抵紧花心,叫道︰「惠玲......要射了......射了......」
一下子精液全喷进惠玲子宫之中,惠玲承受了热烫的阳精,美得直哆嗦,「啊......!」的一声长叫,忍不住跟着又洩了一次。
我无力的趴到惠玲背上,但嘴巴仍亲着阿信。三人满身大汗,酣畅无比,都不停的喘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
「好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你舒服吗?」
这时小惠也从厕所出来了,她对着惠玲说︰「姊!怎样?不错吧!」
四人整理一下衣服,就又回餐厅了。小惠进厨房煮饭,惠玲家里有事先离开。这时听里就剩我与阿信两人,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孔,我忍不住又与她热吻起来了。
当然我的双手亦不安分的抚摸她的全身。突然阿信推开我,喘息着说「哥..我要..」
接着就拉我上阁楼。
一上床我便放胆的解开她的腰带,褪下牛仔裤,看见阿信内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蓝三角裤,丝质的布面有着明显的湿渍,我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淫水早泛漤成灾。
我嘴上沒停止对双乳的吸吮舔弄,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精光,再除掉阿信仅存的那条小内裤,两人便赤裸裸的相拥在一起。阿信鼻中嗅着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以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着呓语︰「唔......嗯......啊呀......」
我接着抬高她的腿,用力的将鸡巴插进去。
「好痛啊!一点也不心疼我,我好痛啊......」阿信紧皱着眉头,惊唿了一下。
我很抱歉,我说︰「对不起......,我怎么会不疼,真的,马上就好了,小亲亲。」
「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
我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唇,阿信自动的用小舌回应我,俩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缠在一起。
不知道甚么时候开始,大鸡巴慢慢地在轻轻抽送,阿信已经沒了痛苦,反倒美了起来,脸上又浮现舒服的表情。
「哥哥......哦......哦......」
我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
「哎呀......好舒服......天吶......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里去了......啊......啊......哥啊......」
又插几下,我再也无法温柔下去,运起大阳具,狠抽勐插起来,回回盡底。阿信被插得高唿低唤,浪水四溅,一波波的快感袭上心头,承受不了大阳具的进攻,花心勐抖,终于被推上了最高峰。
「啊......啊......天哪......这......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紧妹......妹......啊......好......好美啊......啊......啊......」
我从龟头顶端感觉阿信小穴儿花心阵阵发颤,骚水不停的沖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她已经登上了这辈子第一次的高潮。她跟她老公从沒高潮过,真可怜!
我停下动作,鸡巴仍然继续泡在小穴里头,轻咬吻着阿信的耳垂,问︰「妹妹,美不美啊?」
阿信全身乏力,勉强伸臂环抱着我,却回答不出声音来了。
我让她稍作休息,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动,鸡巴又抽插起来。这回阿信要浪却也浪不起来,只是轻声的求饶。「哥哥......慢......点儿......」
小穴毕竟还有一点儿痛,我就时快时慢的调整着速度,双手也到处抚弄来转移阿信痛楚的注意力。阿信渐渐体力恢復,骚劲又上来了,主动摆起屁股挺扭,口中「嗯......哼......」呻吟着。
「哦......哦......深点儿......啊......好哥哥......」
我知到她这时候要的是什么,勐的大起大落,鸡巴毫不留情的进出。
阿信不自主的收缩起小穴,我哪里忍受的了,她的小穴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我停不住自己,大龟头传来酸的警告讯号,我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鸡巴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阿信不知道我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穴儿中的鸡巴像根火热的铁棒一样,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插的自己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情郎干脆把穴心插穿,口中浪哼起来︰「好哥......真舒服......你......插死妹......啊......算了......啊......哦......我......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
这叫声更要了我的命,精关一松,大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射进阿信的身体深处。阿信被这阳精一烫一沖,花心又被大龟头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骚水又纷纷洒出,同时到达高潮,精水流满了床。
俩人心满意足,互相搂着又亲又吻的,难分难捨。阿信第一次的外遇,将芳心娇躯都给了我,更是不愿离开我厚实的怀抱。许久许久,我们才又分开来。这时刚好小惠也煮好饭了,三人非常恩爱的用餐了。吃饱才各自回家。 回家睡了一各好觉,隔天是假日,老婆又与姊姊去日本玩不在家,所以我睡得比较久,醒来已是中午了。简单弄一些东西吃,正坐在客厅看报纸时,惠玲来电。两人就在电话里打情骂俏起来。她说她昨天才被我插一次,不是很过瘾,但是还很满意,因为我太厉害了,把她插了两次高潮。要不是今天她家里有事,她一定会找我出去玩的。我问她现在在干嘛?她说在房间等她妈妈,待回要与她妈妈出去。两人聊着聊着,竟然电交起来。
「惠玲!我现在要亲了。从嘴巴,慢慢的亲到的大胸部,接着分开的双腿,让我好好的舔的美穴.....」我用言语挑逗她。
「喔...哥!...舔用力一点....舔深一点...嗯..嗯...我好舒服啊....」
「惠玲!爽不爽!将腿分开点....我来干....插...干死...好不好.....」
「哥...亲哥哥...我要...我要你来插我....快来干死我啦!」
「将手指头插进去....假装我在插...快...快.....」
「亲哥哥...我早就插进去了....喔....喔....好爽啊....大鸡巴哥哥...快来干我.....喔..喔...我出来了....我高潮了....嗯...嗯....嗯...」
惠玲沒两下就高潮了,接着她马上说︰「哥....谢谢你...我妈来了...晚一点再找你....掰掰....」
哇!死女人,自己好了不管我了,我硬梆梆的鸡巴怎么办?正在烦恼时,小惠也来电说她在餐厅里等阿信要去买东西,她提早来,要我去陪她。
我当然沒问题,用最快的速度沖去餐厅了。
一进餐厅,我当然是不放弃我鸡巴的福利,半拉半推的把小惠带进餐厅楼上的小房间里,好好的来上「爱情一发」。
现在的小惠已经沒有刚认识时的羞涩了,一上床她就会主动压在我身上,捧着我的脸亲嘴,香舌吐出津液要我把她全吃掉,我把她的口红舔得歪七扭八的好
过瘾。
小惠拉开我的领带跟胸扣,手就抚着我胸膛,挑逗地看着我的眼楮说「阿雄,你好强壮ㄛ!见了面就拉人家上来,是不是在想我那边ㄚ?」
「好妹子ㄚ,我有天天在想你ㄛ,不信的话......你看下面的弟弟,头都抬起来跟你打招唿了!你快安慰它说。」
果然小惠很配合的帮我解开裤腰带,我拍着她的肩膀,示意她转过身来让我玩她的屁股。今天小惠穿着浅蓝色小套装,我掀开她的裙子,手抱着她丰满的肥
臀,仰头在欣赏她美丽的阴部,隔着丝袜内裤抚摸她的阴户,手指有技巧的拨弄她的裤底最敏感的地方,在那里挖啊挖。
小惠把我的长裤跟内裤褪到脚边,双手就玩起我的卵蛋,在上面压一压,然后竖起半软的阴睫,把龟头含了进去。小惠的技巧很棒,吸含之间还「吱吱吱」的发出声响。
我们彼此用69姿势帮对方服务,玩得我都快出火啦!小会同样的阴户也分泌出淫水来,把她的内裤丝袜都给沾湿掉。是她自己受不了我的戏弄,瘫在我脚
上求饶「阿雄......ㄛ......快进来吧......人家受不了啦......帮人家弄弄嘛......」
「嘻嘻嘻......想要我的鸡巴进去了吧?好ㄚ!但是你压在我身上不下来,我哪儿爬得起来?」
小惠一听,赶紧爬下来,自己快速地脱得精光,躺在床上张着大腿等我「临幸」。我笑着把她拉下床,让她扶着墙壁背对着我,把她的右脚搭在椅子上,屁股向后抬高凸出,让她湿漉漉的阴道口露出来。我扶着她的嫩屁股,略为屈着双腿,把一支涨得发紫的鸡巴对着她屁股沟的裂缝插进去,龟头沾着淫水稍为在洞口磨一下,就将整支阴睫都给顶进去抽插。
小惠扶着墙配合着我的律动,一前一后摇晃自己的屁股,胸前两颗小肉球吊在半空中晃动。我抓她着浑圆雪白的乳房,用力地揉捏她的乳头,小惠乳头被我一夹,阴道勐然一抽搐,子宫口喷出一团热精,按摩着我的鸡巴好爽ㄛ!
「哦......哦......嗯哦......嗯啊......啊......哦......会来的......喔......啊啊......啊啊......喔......喷了......啊......我去了......啊啊......啊......啊啊......」
我在她背后看着她雪白的肌肤,因为高潮而泛着细红色班,还有她因兴奋而甩着头发,扑鼻的发香,不禁色心又起。我把窗帘拉开,让刺眼的阳光照进来,
然后把她推向窗前,让她赤裸裸的身体面向车水马龙的大路边,她原本眯在一起的双眼突然看到窗外的人车,一种不安全感袭上心头,「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啊......別这样啊......会......会被人看到啊......啊......哦哦......啊啊......」
小惠的阴道把我的鸡巴夹得更紧,她前后摆动臀部的距离也拉长,想要快点结束这么尴尬的游戏。我趁机把龟头刺向子宫深处,用龟头去磨着阴道壁,忍精
不动作,捏着她的双乳,趴在窗上,在小惠耳边调情。
「小惠快往外看啊!看看会不会被人发现看到?反正你身材那么好,只有我知道太可惜了!小惠,小惠啊......啊哦......真是爽啊......」
小惠羞得满脸通红,趁我一个不注意,居然让她给跑到床上去了,我马上扑到她身上,架高她的大腿,用正常位的姿势作最后的快速沖刺。龟头的肉磨擦
着阴道内的皱折,让我们的体温升到最高点,我把小惠喷潮出来的淫水给用力刮出来,等到沖刺到了最极限,全身毛细孔都纾张开来,我大吼一声,把积蓄在体内的精液全部发射出去,喷向小惠子宫内部。
我与小惠共享着高潮的愉悦,我们一同泡在大浴缸里,两个人的舌头还一直纠缠在一起分不开来。
突然们被打开,是阿信进来了。
「狗男女,刚刚在窗边做爱都被我看到了,还好我老公沒看到,不然就丢脸死了。死小惠起来了,去煮东西给我老公吃,看着他,不要让他上来喔!」
小惠心不甘情不愿的起来,边走还边说︰「自己还不是哈死了,放心我会看着的,不会让他上来的。我要去下面让你老公吃了,哈!」
小惠一下楼,阿信就将我抱的紧紧的,两人就热吻起来了。从浴室亲到床上,她身上的衣服也脱光了。看到阿信那美丽的裸体躺在床上,我边抚摸边说︰「亲爱的,我也还沒吃饭,我先吃的下面了。」
说完我抬起她的大腿,脸就在她的大腿内侧磨擦起来,吐出舌头去舔她的秘处。阿信阴户泌出一阵女阴味,害得我的鸡巴都翘起来,我赶紧赤裸裸的趴在阿信大腿上,运起舌功舔她的阴户。我拨开裤缝伸进舌尖去尝她的阴精,味道有些腥咸,滑滑嫩嫩有些稠,不会太难吃。
阿信被我舔得太舒服了,还自动敞开大腿,希望我能舔得更深入些。我当然不能让美女失望,我把她的大腿举高压向胸部,让她的阴户更凸出,我用舌头拨开阴毛找到阴道口,舌头就一吐一缩的插进阴道里面,然后旋转用舌头去刮她的阴道壁。草丛中央的阴蒂被引得凸了出来,被我张口含下,阿信马上起个冷颤,喷出一大口淫精出来。
「ㄛ......ㄛ......ㄛ......My God......ㄛㄛ......啊啊啊......」
阿信的高潮很激烈,她紧抱着我的头压向她的阴户,还摇动屁股来磨擦我的脸庞,大口大口的唿着气。
我边抚摸她边说︰「小声点,老公还在下面。」
阿信起身先亲我一下,接着说︰「沒关系!她有点耳背,加上小惠音乐声放的很大,他听不到的。」
才一说完,沒想到阿信马上爬到我脚边,转过身子面对我,半跪半蹲的跨在我腰际,一手扶着我湿淋淋的龟头,另只手就剥开自己的阴道口,对准后就一屁股的坐下去,把我整支鸡巴给纳进她的阴道里面,然后身体一上一下地套着我的鸡巴。
我双手扶着她跳动不停的硕大巨奶,虎口夹着她凸出的乳头,看着她自顾自地套送我的鸡巴,表情充满风骚的媚态。阿信的热穴像个热水袋一样,把我的鸡巴紧紧地包陷在里面,时松时紧的阴道收缩压力,按摩到整支阴睫都爽快无比,阴道口吐出的淫水,流到我的阴毛让它全湿掉了。
阿信几乎疯狂的大喊着「啊......喔......喔......啊......爽啊......喔喔......我要来啦......来啦......啊飞啊......啊飞啦......啊啊......又来了......来了......来了......啊啊......啊......」
阿信在得到一个高潮之后,也爬下来大胆的将屁股翘得很高,转过头来使眼色,要我从股缝中间去干她的穴,就这样两对人一起变换着姿势。这样的姿势我可以盡情地发挥,所以我狠狠的插着穴,龟头肉刮着阴道壁,发出「啵啵啵」的声响,带出许多淫水泡沫。每当我勐烈地往下刺入,阿信还会挺腰相迎,美丽的阴户花蕊,不畏我的沖击而花心大开。
阿信的高潮能力非常惊人,难怪她老公喂不饱她。她的阴道痉挛的瞬间,挤压得我龟头又酸又麻,激出的水花四处飞溅,精关差点不守。
「啊......喔......哥......你插死我啦......亲哥哥......我要来啦......啊啊......来了啊......喔......好爽喔......爽喔......啊啊......啊......啊......啊......要死啦......你干死我了......喔喔......啊啊啊......」
受到美人的鼓舞,我的鸡巴也涨得难受,抽送的阴道内发出「啵啵」巨响,我体内堆积的舒爽感是越来愈高,终于是止不住精门,在我一声低吼中,将精液
「噗噗噗」的分三次全部射到阿信的屁股上面了。可爱的阿信还留有几分气力,
转过身来用嘴巴帮我吸出残留在阴睫里面的精液,把阴睫上面的残留物给吞食得干干净净。
两个人躺在床上,稍为休息一下后就分別进去洗澡。接着小惠上来了,催阿信赶紧下去,不然她老公要吃她下面了。两个女人就笑着下楼了,阿信还回头亲我一下,又说要我等她电话,她会找时间出来找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