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陪表侄的女友去按摩》(全本)作者:未知【txt】
《陪表侄的女友去按摩》(全本)作者:未知【txt】

自从上个月请表侄的女友蓝琪来辅导糖糖的功课,糖糖进步明显。自从我和糖糖妈离婚后,再没见到糖糖像现在这么开心了。



为了感谢蓝琪,我特意请她去了一家高档按摩会所放松一下。



这家按摩会所,说起来我还真有些尴尬。上次我们医院体检科的老丁说这家会所有特别服务,还送了我几张打折券,我还以为是那种色情服务。可一进来才知道,原来老丁说得特别服务是盲人按摩。只能怪自己色迷心窍,白白花了几百块钱。



现在还剩两张打折券,正好做个顺水人情。而表侄因为学校有课,所以只能由我带她去了。



蓝琪只是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当然没有接触过这种上层消费,心情又好奇又忐忑。在旁坐一直问正在开车的我,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别到时候出了糗。我说我也很少去那里,也不太清楚。



隔着墨镜不时低头偷瞄一下蓝琪牛仔短裤下白皙纤长的大腿,我不禁又想入非非,可转念一想,那可是侄子的女友,自己怎么可以有邪妄之想呢。赶紧专心开车吧!



会所的前台小姐接待我们时还出了个小插曲,“三号房是双人间,很受情侣们欢迎的,两位看看可以吗?”



“啊……那个,我们不是情侣啊。”咕!我竟然被当成了吃嫩草的老牛!



我转头看看蓝琪,她也是一阵脸红。



单人房是VIP的特权,我觉得多花那几百块也没什么用,最后选了一间容纳三人的普通厅。



我还是第一次真么直接地观赏到蓝琪的身材,虽然上半身披着浴巾,修长光洁的一双大腿却展露无遗,年轻少女特有的好身材真是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哎,看看自己的大肚腩,真是感叹岁月不待啊!



蓝琪穿成这样,再面对光着上身的我,自然觉得不好意思。赶忙按照按摩师的要求躺好,不敢乱动了,头也不敢乱扭,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



我倒不停地跟她聊天,借机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她光洁的身体。



不过第一次看到女生做按摩,原来比男人麻烦多了。一会抹护肤油,一会加除皱霜,还在双眼上敷上冬瓜片,说是除眼袋。哎,那些眼袋、皱纹、蓝琪可都没有。几百块钱就这么用掉了,这行业真是比我们医院还暴利啊!还是我这边的盲人按摩来得实在,穴位找得准,力道也足,服务态度也是毕恭毕敬。过了一会儿,要在蓝琪身上涂护肤油,我本想有机会欣赏一下蓝琪的好身材,没想到给蓝琪按摩的姑娘却一伸手,把我和蓝琪之间的帘子拉住了。



我对按摩真的没什么兴趣,在这也就不多做描述了。



中间的时候又进来一个戴眼镜的胖男人,四十多岁。躺在一边按了一会,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特殊服务吗?”



给他按摩的盲人毕恭毕敬地答道:“我们这里都是正规的服务,而且从您的穴位反应来看,建议您适当减少房事,纵欲过度可能影响到您的心脏。”那男的尴尬的笑了笑……



按摩结束后,盲人毕恭毕敬地离开了,并让我休息片刻,什么时候休息好了就可以离开。那边那男的也失望的离开了,离开之前还扭头看了一眼蓝琪,无奈地笑笑,带着一副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的表情走了。



给蓝琪做护肤的女孩估计是个新手,做好后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这时候屋里只有我们两人,按摩师都走了。



我起身叫蓝琪走,拉开帘子一看,蓝琪还不知道按摩已经做完了,还在那里等着,双眼上还覆盖着除眼袋用的冬瓜片,冬瓜片是用线穿起来从脑袋后面绑住的,像眼罩一样。大浴巾盖在她身体上,只有胳膊和脚露了出来。



看着她那白洁光滑的皮肤,我不由得产生了一个想法:摸一下,就摸一下就好。



我默不作声地轻轻把手伸向她的胳膊。年轻活力的体温隔着空气传到我的手上,那种温热似乎勾起了我一点离婚以前的记忆。马上就要摸到了,我心砰砰跳得厉害。



“吱……!”门突然开了,我的手一颤,忙缩了回来,躺回原处,假装睡着了。



我眯起眼睛一看,进来的是之前那个胖子,原来他忘了拿眼镜了。我吓个半死,还好没有被他看到,我们做医生的可是最需要名声,这要是传出去……自己一时糊涂,竟然对自己侄子的女友有非分之想,真是龌龊!



等那眼镜男走了我也赶紧和蓝琪走吧,太尴尬了……



那眼镜男去戴好眼镜以后朝门外走去,回头看了看蓝琪。他看到蓝琪被蒙着双眼,而四周除了熟睡的我就没有别人了,突然停了下来。



难道……



果然,那家伙蹑手蹑脚地朝蓝琪走了过来!好啊,难不成这瘪三也想揩油?



我把阿健的女友领出来,当然有责任保护她,可不知为什么,自己竟然一动不动,想要看看这眼镜男会玩出什么花样?



不行,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快把那傻叉赶走啊!



正当我做思想斗争时,蓝琪突然说话了:“师傅,那个,您还在吗?”



原来被蒙双眼的蓝琪感觉半天没有动静,猜到是不是按摩结束了。



那男的吓了跳,但见蓝琪还躺在那里等着答复,也没有摘下眼睛上的冬瓜片。



眼镜男定了定神,说道:“您好,刚才的护肤按摩已经完成了,下面是经络按摩。”



蓝琪一听,诧异地说道:“啊……师傅您是男的啊?”



那男的说道:“我是专业的盲人按摩师,请您放心。当然,如果您对我的职业……或者说对我个人有看法,也可以拒绝我的服务,请您考虑一下。”



“啊,那个……”蓝琪有点言语失措,“我……我没有歧视您的意思,请您开始吧……”



未经世事的蓝琪太过善良了,不懂得如何去拒绝,生怕伤害到别人的内心。



那男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了看还在眯眼睡觉的我,拿起我的墨镜换掉了他自己的眼镜,这样蓝琪就算摘下冬瓜眼罩也不会怀疑他不是瞎子了。怕我醒来看到,眼镜男顺手又拉住了帘子。混蛋!这下他在里面做什么事情我都看不到了。



透过帘子只能隐约看到人影,眼镜男似乎是在握着蓝琪的胳膊,在她手心按摩着。



“小姐您平时有没有觉得身体哪些部位容易疲劳呢?”



“有时写东西多了肩膀会疼,还有就是上个月游泳的时候左腿抽筋了。”



“好的,等一会按到那里时我会帮你调整一下。”



眼镜男双手握着蓝琪的胳膊,一边按摩一边慢慢往往上移动,在肩膀处多按摩了一会儿。这时他握住蓝琪的肩膀问道:“这样疼吗?”一边问,手一边发力,用力钳住了蓝琪的肩关节。



废话,这样谁都会疼啊!我暗暗骂到。



“啊!好疼!”蓝琪疼得叫出声来。



“看来我的判断没错。”眼镜男说道,“总写字的原因,您的双肩经常前倾,长此以往,可有患肩周炎的危险啊!不过没关系,我帮你调一调。”



眼镜男让蓝琪坐起来。从后面揉着她的肩膀,还让蓝琪把双臂平举起来,因为擦护肤油的原因,女士的按摩是不提供胸围的,只有一条一次性纸内裤和一条浴巾。这样一来,盖在蓝琪身上的浴巾就会掉下来,蓝琪开始不太愿意,眼镜男告诉她隔着帘子不会被人看到。



见蓝琪还在纠结,眼镜男说道:“小姐,我一个什么都看不到的瞎子,您还这样扭捏,不是开我的玩笑吗?”



“啊,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对不起……”蓝琪一边道歉,一边顺从地按照眼镜男的吩咐把双臂平举起来。



隐隐约约我能看到蓝琪裸露的上身,虽然隔着帘子看不清楚,却能看出是那种比较挺、略微往上翘的类型。



按了一会以后,眼镜男把蓝琪的双臂都扭到她背后,然后让她躺下来,“这样压一会儿,肩膀就会得到舒缓。平时睡前也要做十五分钟哦,慢慢肩膀就恢复健康了。”



妈的,这臭小子说的跟真的似的,不就是最近写字多,肩膀疼嘛?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最近蓝琪给糖糖辅导功课的画面。突然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蓝琪,本是为了感谢蓝琪带她来按摩,没想到现在却让她被一个陌生男人摸来摸去的。



我撩开帘子,打算结束这场闹剧。



但就在我撩开帘子的一瞬间,我愣住了:蓝琪两眼上还是贴着冬瓜片,没有睁开眼。双手背在身后躺着,一对乳房毫无保护地露在外面。太美了!雪白圆润的乳房没有一点赘肉或松弛的地方,由于双臂在背后,胸部更显得挺立。透过半透明的纸质内裤甚至能看到蓝琪不太茂密的黑森林。



眼镜男被我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假装没看见我,继续在蓝琪锁骨上按摩着。



嘿!这死胖子竟然还要继续装瞎子,你还想把我也骗了?对哦,他不知道我和蓝琪是认识的,把我当成偷窥狂了。



听到帘子的响动,蓝琪紧张地问怎么了。



眼镜男说道:没有啊,隔壁早就睡着了。



一听说我睡着了,蓝琪说话声音也变小了,生怕把我吵醒。



眼镜男这时候双手已经游走到了蓝琪的胸前,口中还说道,胸部的穴位比较多,很多人老了得乳腺增生,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缺乏按摩。



眼镜男仗着自己是个“瞎子”,手和胳膊时不时在蓝琪乳房上碰一下,蓝琪双臂被压在背后,根本没有办法做出保护,又怕伤到盲人师傅的自尊,所以只能红着脸默默忍受。



而眼镜男却得寸进尺逐渐地加大自己的动作,最后竟然明目张胆地低下头来,用嘴唇轻轻触碰着蓝琪的乳首。



竟然在我面前堂而皇之地大肆揩油,真是有想法!我下体早就勃起了,可是却也只敢这么躲在一边看着。



按到肚子的时候眼镜男更是大胆,时常把手伸进纸质内裤,但他始终掌握着分寸,没有往深处的敏感部位触及。



按完上身又从脚开始往上按,最后在蓝琪的左腿大腿内侧停了下来。“小姐,您是说这里抽筋吗?”



“嗯,上次游泳的时候不小心抽筋的,疼了好几天才好。”



“抽筋不是小事,我帮你按按吧,免得以后复发。这样吧,请您坐起来,然后脚心相对贴紧。”



蓝琪害羞地按照眼镜男的要求坐好,因为双腿打开,只好用双手护在两腿之间。眼镜男却继续说道:“然后请用手抱住双脚。”



眼镜男绕道蓝琪身后坐下,说道:“现在按摩两条腿根的经络,可能有些疼,还请您忍耐些。”



人家好心帮自己,蓝琪当然不敢再提出什么要求,乖乖地让这老胖子双手从自己腰后绕过来,放在自己大腿根部。



这样一来成了在眼镜男从背后抱着蓝琪。眼镜男的肥胖的肚子紧紧贴在了蓝琪的腰上。



眼镜男嗅着蓝琪的头发,手的动作也不停变换,用不同的手指按摩、揉捏着蓝琪两边的大腿筋,手指也不时地隔着内裤碰在蓝琪阴唇上。



蓝琪羞于开口,只好把这一切归咎于按摩师傅双眼看不到,才出现的正常失误。



见我到这时还无动于衷,眼镜男似乎是放下心来,又跟蓝琪说腰部需要调整,让蓝琪做出趴跪的动作。



蓝琪做好后,眼镜男又要她尽量把双腿打开。蓝琪没有做过按摩,虽然觉得害羞,但以为这是正常的穴位按摩,只好照做。



眼镜男把蓝琪像母狗一样摆好以后,就跪在蓝琪的背后,双手按摩着她的脊椎,眼镜男裤裆下的帐篷不时轻轻地碰到蓝琪高高抬起的臀部。



按着从上往下的顺序,当按到最后时,眼镜男说道:“你腰部的不适是久坐引起的,让我来重点按摩一下你的尾椎骨。”说着,竟然将蓝琪的内裤往下拉了一小截,把蓝琪的臀沟露了出来。



蓝琪慌忙伸手遮挡,却碰到了眼镜男的手,眼镜男说道:“小姐,大家都是这样按摩的,没什么好紧张,再说我又看不见。”



蓝琪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乖乖把手收回去。



这死胖子见蓝琪没有反对,紧张的咽了一下唾沫,说道:“我现在要用拇指从后面按摩你的尾椎骨。”一边说着,他竟然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了自己粗短的阳具!



真是大胆!难道他要在蓝琪的臀沟上打手枪?



果然,这家伙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的阳具,放在了蓝琪的臀沟里,龟头正好从后面顶住了蓝琪的尾骨下端。



他小心地来回动着,享受着蓝琪臀沟处的细嫩柔软和温热。还用有些发颤的声音问道:“小姐,我拇指的力量会慢慢加大,现在还不疼吧?”



蓝琪真的以为他是在用拇指按摩,红着脸说道:“嗯,不疼。”



随着这死胖子动作的加大,阳具也越陷越深,大半个龟头都埋进了蓝琪的臀部里。



我早在一旁打起了手枪,眼镜男觉得把我当成不存在的样子,继续着他的行动。



“小姐,您最后一节尾骨的位置有些靠前,我可以帮您调整一下,让它往后复位。”



“好的,谢谢您。”



“我需要把手指伸进您的肛门里,从内侧按住您的尾椎,把它往上提。”



“这么?这怎么可以……”蓝琪显然不愿意把菊花露出来让人用手捅。



死胖子继续说道:“您的尾骨位置不正,以后有压迫神经的危险,如果按我说的方法调整的话,只要这一次就能永久调整回来,以后您只要保证良好坐姿,就能一直保持健康的腰椎。好多人做完这项以后都推荐朋友来做呢,您不必多虑。”



妈的,老子就是骨科医生,这混蛋说的前半句还像那么回事,可哪有只按摩一次就能调整好腰椎的好事,再说我看蓝琪的腰椎十分健康,根本没有按摩的必要!



见蓝琪还在犹豫,死胖子说道:“您不必觉得难堪,我会戴上塑料手套。这样吧,我们先试着开始,您随时可以让我停止。”



面对眼镜男的百般劝说,蓝琪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建议。



眼镜男从裤兜里拿出一个安全套,套在了自己的阳具上,然后伸手把蓝琪的内裤往下一拉,露出了她漂亮紧绷的小菊花。



“我先抹一些护肤油来润滑,”说着,竟然伸出舌头在蓝琪的菊花上舔了几下。



我想蓝琪这时候的感觉一定是又痒又麻,但怕自己出糗,又不敢出声。



“我要把拇指插进来了,请把屁股再抬高一些。”说着,死胖子用阳具抵在蓝琪菊花上,腰用力一挺,把阳具插了进去。



“啊!疼!不要!”蓝琪疼得叫出声来。



死胖子才不管蓝琪的抗议,兴奋地让自己的鸡巴在蓝琪菊花里来回用力地抽插着,只是注意不让自己的肚子和腿碰到蓝琪的屁股。



“疼啊!师傅您快停下来啊!”蓝琪喊道。



“别喊,小心把隔壁吵醒!”胖子说道。嘿!明明我就坐在他俩人身边打着手枪,这胖子竟然这么聪明。



果然,蓝琪一听他这么说,怕吵醒了我,自己裸体的样子被我看到,马上不敢做声了。可菊花处传来的疼痛却让她不由自主地喊出来,只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眼镜男一边抽插一边说道:“稍微忍耐一下,疼痛是暂时的,调整好了以后对你以后很有好处。”



我看的头晕目眩,可爱的蓝琪竟然在我面前被陌生人干!真是太刺激了!我下身一紧,终于把持不住,一股精液射了一地。



没几分钟,眼镜男也射了,他心满意足地摘下避孕套,穿好裤子。蓝琪却趴在那里,喘着热气,一脸羞红。



眼镜男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射了一地的精液,露出了一副可怜我的表情,说道:“小姐,我这里有些专门强化筋腱的中药,现在涂在您的腿筋上,可以起到预防抽筋的作用。”



说完,他指了指我射在地上的精液,又指了指蓝琪。



我明白了,他是让我也过过瘾!



此时的蓝琪内裤被拉下一半多,通过缝隙,能看到她略微湿润的粉红阴唇。我把精液抹在手上,伸手涂在了蓝琪大腿内侧的筋上,顺手在她阴唇上也抹了一点。



而眼镜男则在放按摩油的物品箱中找了一个小玻璃瓶,把自己避孕套里的精液倒了进去,说:“我再给您一些这个药,回去以后您可以自己涂。”



说完,这死胖子放下药瓶,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我拿出手机来,偷偷拍了几张蓝琪的裸照,也退出了帘子。过了一分钟,我假装刚刚睡醒的样子,大声伸了个懒腰,说道:“蓝琪,我们该走了哦!”



……



临走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死胖子把我的墨镜戴走了,他妈的。



在回去的车上,我问蓝琪:“怎么样?按摩舒服不?下次还来吗?”



蓝琪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没有说话,我又问了一遍她才反应过来,忙说道:“不,下次不来了……”



我又故意问道:“是按摩不舒服吗?”



蓝琪说道:“不是了,盲人师傅很辛苦啊。只是我自己不太习惯这种消费……”



真是个善良的小傻瓜……



第二天上班,抢救中心的老陈过来问我是不是丢了副墨镜。



我一看,正是被那死胖子戴走的那副。



老陈说是昨天晚上抢救了个心脏病人,一帮人手忙脚乱的,等结束以后发现抢救室有一副墨镜,好像是我的,就拿过来问我了。



我顺便问了一下那个心脏病人情况怎么样了,老陈告诉我说,那胖子归天了,不过表情似乎挺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