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把赵姐骗上楼给我口交
把赵姐骗上楼给我口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这是房改后厂裏最后一次分房了,作爲技术骨幹的我很有信心在这最后的机会中获胜。可我忽略了关键性的问题,不懂搞关系的我最终因爲车间主任一个莫须有的借口,而与住房失之交臂。我一气之下向厂裏打了辞职报告,准备离开苦幹了十年的岗位。由于技术工作的原因,厂裏不放我走,但我与车间主任的过节已成事实,谁也不让谁。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一个女人及时的站出来化解这种僵持。
? ?她就是主任的妻子,厂裏上上下下都叫她赵姐。全名赵小诗倒不是因爲她年龄大,也不是碍于主任的淫威而尊称她个「姐」字,相反,赵姐不但年轻貌美,还是个热心肠,素质又高,是厂裏爲数不多的大学生。大家是发自内心的叫她赵姐.可私下每个人都在说,不知道主任这狗日的上辈子做了啥好事,人丑爲人差,居然骗了这么一个好女人回来。
1 (769).jpg (72.58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7-10-17 19:06 上传
? ? 的确,赵姐大学毕业刚分配到厂裏不到两个月,就闪电般和大自己七八岁还离过婚的主任结了婚,一开始人们都认爲她是爲了巴结领导而出卖自己,可后来不断的接触后,大家总结了一句话——赵姐,太单纯了。
? ?我一见到她就会紧张,从她劝说我到结束,前后不到五分锺我稀裏煳涂的就答应留下来,她走后,我才发现心跳之快,手心流了很多汗,暗自责怪自己怎么这么窝囊。自从那次「化解」事件后,厂裏便传出我与赵姐有私情的谣言,主任因此耿耿于怀越发的处处刁难我。我听到大家这么说时,表面上很生气,可心裏却偷偷的乐开了,好像真和赵姐热恋着,每每夜晚回到宿舍,便开始幻想着赵姐的身体,虽然这让我觉得有种自责感,但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淫思万千的欲望。
? ? 当听到她问我要什么样的女孩我才接受时,我沒经过大脑就失口说想找个象赵姐一样的就行,我看她立刻脸上一红,接着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不好意思便匆匆离开了。而此后她开始处处躲着我,正因爲如此,我最终毅然离开了工厂。
??最让我开心的事情,还是半年前爲了报复车间主任,高价向厂裏买了他楼上的房子,从此天天把他踩在脚下。再次回到厂裏,已是另一番景象,大半的厂房沒有了,「嗡嗡」地机器轰鸣声,千人的大厂人去楼空,昔日一脸霸气的主任也只能成天靠酒精虚度时光。
? ?我常常听到楼下醉酒的主任以我这个「老情人」回来爲借口向赵姐发难,接着就是杀猪一样的谩骂声,甚至还动了手。一切让我有种看着仇人落难的快感。几次白天在楼道裏碰到赵姐的时候,她总是神色慌张的回避开我,生怕被主任看到。
? ? 一天夜裏,我在厂外买了烟,刚到楼道口,便听到楼上很重的砸门声,接着有人不停的在敲门。我继续上楼,到了主任家门口时,看到只围着个白浴巾的女人在不断敲门,一股刺鼻的酒味弥漫在楼道中,毋庸置疑,正在洗澡的赵姐被赶出来了。想到外面风冷,赵姐这样被拒之门外,我心乱如麻,特別刚才听到她因哭泣而沙哑的声音时,我的心软了,毕竟我恨的只是主任,你先到我那去吧,別冷到了。她沒有转身,摇了摇头。我只能转换种方式对她说:主任现在一定醉得不省人事,你包着浴巾站在这裏,他醒来又要找你麻烦了。说完就回身上楼,果然这一招很奏效,我听到了她跟在了我后面也上了楼,看来赵姐还是沒变,一样那么好对付。
? ?那你以前爲什么躲着不见我?那是,那是因爲听了你的话,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赵姐上了我的鈎,说话有些激动了。我开始继续升级问题,「我让你讨厌我了,对吧?」不,沒有。赵姐开始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话在嘴边却又停住了。「知道吗?爲了能不让你见到讨厌的我,我离开了有着十年感情的工作和同事。」这也确实是我当时的心情,只是一直沒有机会告诉她,我爲什么要讨厌你呢?我其实很开心.赵姐思绪已经被我击溃了,终于忍不住说出了我想听到的话。我有家庭,我当时很害怕自己的这种感觉。这回可是触及到了伤心处,她开始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 ? 她一哭可把我吓到了,一时找不到纸巾,只好抓起毛毯给她披上,然后两手轻轻地扶住她的双肩,一边轻柔抚摸好放松她的情绪,一边劝慰她,我错怪了你,你好好的哭出来吧,这样会好些。由于靠的太近,我感到她微热的身体随着抽泣声在我怀裏有节奏的抖动着。这样一来,我原已软下去的阴茎又开始跃跃欲试地擡起了头,一只手不听使唤的滑到了她的腰部,将她拥入怀中。她好像沒有察觉到我的动作,还在泪雨俱下地哭着。我试探性地把下颚接近到她耳边,让她从我的唿吸判断我的需要她的信号,然后不太刻意的去亲吻她的红腮。
? ?她开始用手隔着我的内裤来回挑逗。这样玩弄了几分锺,才缓缓地把我的鸡巴从内裤裏掏出,用右手紧握着我的肉柱子,刚好露出一粒油亮亮的龟头,她先用力的抓紧几下,然后缓缓地套动,我的鸡巴就变得比刚才更强硬了。
? ?小诗又慢慢改爲用食指中指和拇指合力将它拿住,这一来我鸡巴所受到的压迫力比刚才强,血液有进沒出,龟头胀得更大更亮。这时小诗凑嘴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鸡巴头含进嘴裏用,左手紧握住鸡巴上下来回套动。小嘴圈着我的肉根周围,缓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灵活的香舌不断地在我的肉索上挑衅,舌尖偶尔沿着鸡巴稜子伞缘来回划圈,小诗右手握着我那硬凶恶的阳具上下套动,左手本来紧环在我腿上,现在也弯过来帮忙,她用食指把马眼上的液体涂散开来。我的肉桿子被套得正美,龟头又受到她指头的挑逗,酸软无限,禁不住哦……的发出声音。
? ?我几乎快被她逼上高峰,忍不住大力地按住她的头,屁股大力地挺上挺下,狠狠的插她一顿小嘴。小诗彷彿得到赞美一样,吸舔套动的更卖力,让鸡巴在她双唇间忽长忽短,有时她还用齿端假囓它,两颊时鼓时凹,忙得不亦乐乎!我的鸡巴在她的嘴裏一进一出的,有时快有时慢,有时伸出舌头舔,不停地搞我的鸡巴。「喔……幹!操!真爽,你的嘴真会搞!幹爽死了!幹!」我爽得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快!告诉我的鸡巴什么味道?」「好大!好美味!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由于嘴裏还含着我的鸡巴,小诗费力地伊唔着。我感觉到龟头被她温软的小口包裹住了,舒畅得难以形容;小诗也觉得小嘴儿被我强劲的棍棒侵犯着,痕痕痒痒的不叫不痛快。「啊……进来嘛……全部都进来嘛……嗯……」小诗勐烈摇着头,一上一下地说。我手按住她的头往下用力一压,屁股狠劲地向上一挺,她「呃……」一声,吊起白眼,粗鸡巴就都全部进去了,只剩下阴囊还贴在小诗骚黏的嘴唇上。「哦……大卫……」小诗呻吟着,含含煳煳地说:「动一动……」沒等小诗交待,我早就在上下抽送了。她将我的鸡巴套动得更快速,嘴裏嗯哼不断。
「啊……大卫……啊……你……你现在在幹什么啊?」小诗趁我把鸡巴抽出到她嘴唇边时,用挑逗的语气问。「我在……嗯……我在你的嘴。」「小嘴好不好幹啊?」她又问。「好幹……又美……小嘴又紧……啊……又好幹……」我回答说,而且也问:姐在幹什么啊?「姐在……啊……啊……」小诗说:「姐在被……大卫幹着嘴巴……啊……好舒服……」「姐的小嘴喜欢被大卫幹吗?」我又问。「喜欢……啊……你好棒……」小诗说:「好会幹……啊……姐很舒服啊……啊……大卫好硬……好烫……好爽啊……姐喜欢被你幹……啊……于是我更撑直起身体,鸡巴凶悍的挺动冲刺着,侧眼看着她的嘴和我的鸡巴紧密的相接磨擦,不由得更加兴奋,鸡巴肏得无比的热烈与狂暴。「唔……唔……好大卫…姐浪死了……再用力啊……啊……真好……你真有劲……啊……啊……「嫂子你好骚啊……看我插死你……」「啊……啊……好啊……插死我……啊……算你厉害……啊……啊……哎呦……这……唉……用力……啊……姐有点……啊……啊……」「有点什么?」「有点……啊……有点快要爽出来了……啊……啊……大卫……啊……再多爱我一点……啊……啊……」我知道这淫荡的女人即使连插嘴都会发浪,哪敢怠慢,我的鸡巴有时不小心才刚滑出口外,她就狠狠的立刻又含了进去,直是让我无法短暂喘息。「哦……哦……快点……姐完蛋了……啊………啊……射出来啦……出来……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