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色狼发威
色狼发威

华福修今年三十二岁,外号阿修,原本是一个临时工,但是因经济不景气,找不到工作,又爱好赌博,故把唯一的房屋也给输去了,只好流落街头,到处乞讨维生。
他正当壮年,又性情暴躁,所以流落在街头,就成为一颗不定时炸弹……
(第一章)
冬天一到,太阳也比较早下山,阿修正流浪在一条乡村小道,找寻一处可避寒风的地方。不久后阿修找到一间破屋,位于树林之中,大概是这树林的主人所盖,不过已经很久沒整理了,尽管再怎么髒乱,对阿修而言都一样,反正他也很久沒洗澡了。
休息的地方有了着落,再来就是晚饭的问题了,这里有很多房子,阿修准备前去乞讨。就在这时候,阿修看到一台脚踏车慢慢朝野这里骑来,是一位女生像刚放学回家,把手上还有吊着一个便当。
阿修看见机不可失,等她骑到他身边时阿修用力一推,把脚踏车给推翻,并朝女孩的后脑打了几下,那女生就晕倒了。阿修很快的将女孩拖到树林内的屋子里,也顺便把车子牵到屋子内。
阿修早已饿昏了,马上拿起便当开始吃了,也不去理会那女孩的情况。等吃完了便当,阿修才开始注意这个女孩,她依然昏迷不醒,身上还穿着学生制服,旁边有个书包。阿修打开书包才知道她是一位高中生,刚刚放学回家。
他搜一搜书包把里面的钱财都拿走后,再搜查这位女生的身上有沒有值钱的东西。阿修把她的手錶和一些硬币给拿走,总共才200多元,阿修不禁抱怨起来:“妈的,只有这么多!”又看一看那女孩,这一看阿修的慾望给激发了。
那女孩长的很清秀,丰满的胸部将白色制服撑得紧紧着,黝黑色的裙子下露出白晰的大腿,脚上还穿着黑色皮鞋。阿修吞了一口水,开始抚摸她的脸颊,然后脱去她的皮鞋。
那女孩此时正巧醒过来,看到了阿修,吓得尖叫起来,阿修赶紧用塑胶袋塞住她的嘴巴,又打了她几巴掌,警告她再叫就杀死她,这女生才安静下来。
阿修脱光衣服,扑到那女孩的身上,并把她压在地上,拔出女孩嘴中的塑胶袋,开始亲吻她的面颊、耳朵、脖子,到处都有阿修的口水。阿修又撕破女孩的白色上衣,褪去她的黑色裙子,一边抚摸她的胸部,一边摸着她的下体和大腿,又进一步脱落女孩的奶罩,用牙齿咬住左边的乳头,一手捏住右边的奶头,而阿修的阴茎则隔着女孩的内裤磨擦。
女孩拼命挣扎,大叫:“不要!放开我!”但阿修哪里会放手,用右手抓住女孩的内裤,用力一拉,那白色棉质内裤就给扯破了。阿修用手去挑逗女孩的下体,嘴巴仍然吸吮着女孩的奶头。
女孩看出阿修的目的,死命地挣扎,双手推开阿修的头,双脚用力舞动抵挡阿修的挑逗。这一举动把阿修惹火了,他抓住女孩的双腿,扛到他的肩膀上,用右手拔女孩稀疏的阴毛,又用左手的指甲刻划女孩的胸部。阿修的指甲很锐利,使得女孩的胸部留下一条条的抓痕,有些抓痕还流出鲜血,女孩因胸部的疼痛加上拔除阴毛的痛苦,不禁又晕死过去。
阿修停止他的凌虐,放下女孩的双脚,起身找寻绳子,来到屋子外,往树林深处找寻。阿修来到一条水沟旁,水沟内有许多垃圾,阿修从中找到几条麻绳,又带了一些水就往屋子走去。
回到屋子时,阿修看到屋后有一堆枯枝,此时阿修决定把女孩放到枯枝上面幹,阿修马上回到屋内,拿起女孩所有的衣服放在枯枝上,再把女孩抱到枯枝上平放好。此时女孩依然沒醒,阿修赶紧用绳子绑住女孩的手,一手各绑住一棵树上,使得女孩的双手平举成180度。
阿修看到这么性感的姿势,巨大的阴茎已经胀得疼痛不止了,于是阿修用刚才带回的水浇醒女孩。她一醒过来看自己动弹不得,只得再次用双脚舞动阻止阿修的侵犯。
阿修淫笑起来,用手抓住女孩的双脚,将她的双脚分开到最大,阿修把阴茎顶住女孩的阴道口,慢慢的推入。看着女孩的阴唇包住他的龟头,而女孩眼泪不停的流,等待贞操的丧失。
阿修此时已被处女紧密的阴道抵挡不能再深入,阿修已经忘掉自己是谁,他如同一只野兽,他搂抱起女孩的腰,用盡全力的插入,把女孩的处女膜给插破。只见女孩发出凄凉的哀号,阿修不管女孩的哀叫,他只管死命的插,女孩的身体被阿修插得不停的晃动,两个丰满的乳房摇摆不定,阿修的每一下都幹到底。
女孩的阴道受到激烈的磨擦,已流出许多鲜血,而且女孩的身体是躺在枯枝上,又剧烈的晃动,身体已经有许多地方被枯枝颳伤。阿修仍然全力的插抽,他一直的幹,用力的幹,每一次的进出都带着鲜血,少女不断地哀求,阿修也不去理会,他的脑袋只有慾望。
插了100多下后,就把阴茎插入到阴道的深处,用力喷射出恶臭的精液,再拔出阴茎叫这女孩舔干净。
女孩的下体不断地流血,身上多处伤口的血已把白色制服给染红了。少女舔完了阿修的阴茎,阿修就趴在少女柔软的身体上睡着了,少女也累的昏睡去了。
隔日一早,阿修睡醒了,他解开女孩手上的绳子,然后洒了一泡尿在少女美丽的脸庞上,趁少女还沒醒之前,自豪的离去,继续到处去流浪。
(第二章)
自从前天强姦完那女高中生后,阿修就四处流浪。他来到一个市区,虽然可解决肚子的麻烦,但是住依然沒有着落,好在这市区内有一所国中,阿修早上四处乞讨,到晚上就躲在这所国中内避寒。
待了几天,阿修瞭解到这所国中自5:30之后就几乎沒有人了,除了几只野狗,野猫之外……不过由晚上七点至晚上九点半,这所国中的学生(国中三年级)会来学校晚自习,为了考上一间好高中。因此阿修不能在学校内乱逛,一定要等九点半之后才可到处闲逛。
于是阿修就会躲在女厕所内,一方面可避寒,另一方面可翻看女孩子用完的垃圾,阿修就以此作为自慰的物品,他会拿起用过的卫生棉磨擦他的阴茎,闻着经血的味道和磨擦卫生棉的快感,射出精液以消除自己的慾望。
今天是星期五,阿修已经待在这里一星期了,而今天也是这些国三生这星期最后一次晚自习……阿修仍旧在女厕所内,不过今天垃圾桶都已清除,沒有任何东西。
阿修愤怒的坐在地上,看一看手錶,这手錶是上一次那女孩的……“九点二十分……嗯,再十分钟就可到处闲逛。”顺便拿走教室内值钱的东西,然后再离开这市区到別地去。
阿修心里打定主意,刚好这些学生也下课了。
过了一会儿,阿修从女厕所内探头一看,就看到一位女学生走到厕所来,阿修赶紧躲在其中一间厕所。他听到那女学生进入他隔壁一间厕所,赶紧再次确认学校内还有沒有人在,“嗯!四周一片漆黑,就只乘这间女厕所的灯还亮着。”此时阿修的淫慾又起,加上今天找不到卫生棉可自慰,他淫笑几声,趴在地上由门缝观赏这女孩上厕所的姿势。
阿修一看,才知道女孩不是上厕所,而是月经来潮,大量的经血流出,卫生棉不够用,连内裤都染到了,正在处理。
阿修心想:“幹这么多少女,倒还沒玩过月经来潮的少女。妈的!今天就来玩玩看。”阿修再确认人都走光后,就等着少女走出来。
过了一些时间,少女总算出来了,一出来看到阿修想赶快逃跑,阿修赶紧抓住她的头髮。
少女开始尖叫:“救命啊!”阿修怕被附近的住家听到,就用手勒住她的脖子使她不发出声音。
过了一会儿,少女不再发出声音了,阿修赶紧放下她,并检查看她有沒有死掉,“嗯!还有唿吸。”阿修把少女平放在地板上,搜查她的书包看有无值钱的东西。
“哇塞!竟然有五千元,妈的!还是有钱的大小姐。”阿修把钱收好后,便开始色瞇瞇地看着那少女。
穿着紧身衣使得胸部紧绷着,下半身穿着牛仔裤,年轻少女的身体令阿修血液沸腾。阿修把少女拖至一间教室去,把二张课桌併列一起,再把少女的上半身放在桌上,并使她的双脚离地三十公分。阿修将少女安置好之后,便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扯破少女的紧身衣,拉下粉红色的胸罩,再顺便脱下牛仔裤和鞋子。
少女此时只剩下一件内裤,阿修不马上脱下,他先亲吻少女的脸庞,手摸着她的乳房和大腿,玩弄了一会儿才脱去少女的内裤连同卫生棉。阿修拨开少女的大阴唇,仔细观察内部的情况,阴道内部湿湿红红的,有微量的鲜血流出。阿修把手指插入,慢慢深入,只觉得少女的阴道很紧、很热。
插至深处他摸到少女的处女膜了,他不再深入,拔出手指,手指上沾染了少女的经血。阿修舔光这些鲜血,又趴下用舌头舔少女的阴道,阿修闻着血腥的味道并不觉得恶心,反而津津有味地吸取这些鲜血。
玩弄许久,阿修终于想上这个少女了。他把少女的内裤塞到她的嘴里,然后用水泼醒这个少女。
少女醒过来时,阿修的龟头已顶住她的阴道口,两条腿被阿修架在肩膀上,无法动弹,少女只好发出“呜呜嗯嗯”的声音和两行眼泪表示她的不愿意。
阿修根本不管少女的心情,双手抓住少女的屁股,藉由经血的润滑,使出全力一下顶破处女膜直插到底。少女因为疼痛,阴道缩得更紧,眉头深锁、紧闭双眼、泪流满面,鼻子发出深沉的声音。
阴道的紧缩令阿修死命的用力插抽,阿修看着鲜血由阴道口不断流出,分不清是处女膜破裂的鲜血还是经血,阿修也不去理会,仍全力以赴的幹着那少女,每一次插入都插倒底,只见鲜血已流满桌面,连地上也沾染了一大片。
阿修在最后一次冲刺插入少女阴道的最深处,射出大量的精液。拔出阴茎后把少女嘴中的内裤取出,叫少女舔干净上面的血液,再抓住少女的头髮朝她的脸蛋洒尿,然后离开,往下一个市区前去。
(第三章)
阿修自从上次姦污了那名国中女生后,已经三个星期沒碰到女生了。这天傍晚来到这一个社区,阿修四处闲逛,他看见某一户人家全家人外出,屋内沒有任何灯光,阿修就兴起当小偷的念头。
他绕行一圈,见到一面窗户沒锁好,便钻进去了。屋内一片漆黑,阿修不敢开灯,摸黑找寻财物。
他来到二楼进入一间房间,忽然发现有人躺在床上,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女生,身上还穿着制服。那位女孩发高烧正在休息,阿修见有一个年轻少女就在他面前,慾火焚身,找出一条童军绳火速把女孩的双手绑住,两手分开各绑在两旁的床柱,少女此时惊醒,但已逃不掉了。
阿修脱光全身的衣服,打开房间的灯光,便扑到女孩的身上,抓住少女的双脚抬举至他的肩上,再趁机脱掉少女的黑色裙子,然后把她的白色上衣也给撕破,少女全身上下只剩内裤和奶罩。
少女急着大叫:“救命!放开我!”
阿修不理会她,又扯破她的胸罩,两只污浊的手揉捏着她的奶房,阿修一边捏着少女白皙、细嫩的乳房,一边亲吻少女清秀的脸孔,少女的脸上全是阿修的口水。
阿修又脱去少女的内裤,少女知道阿修想要幹什么,却又无力挣脱,只有默默无言地流下泪水。
阿修把少女的双脚放下,并将她的大腿分开,少女此时不断地挣扎,阿修不理睬她,把阴茎抵住在少女的阴唇上,不断地来回磨擦,少女感受到一股舒畅,挣扎的动作减缓了,阴道也渗出淫水。阿修此时抓住少女的屁股往上一拉,阴茎用力穿透到底,少女大叫疼痛,便晕倒了。
阿修只觉得肉棒被夹住,便使出全力用力狂抽,插入、拔出,再插入、拔出……幹了一会儿,阿修拔出阴茎将少女反转,抬起她的屁股,拨开两团肉球,找到了少女的屁眼。
此时少女的阴道流出淡红色的液体,是少女的淫水及处女血,阿修用手指沾满这些液体,再将手指插入少女的屁眼,充分涂抹后,就抱住少女纤细的腰部,将阴茎插入少女的屁道中,死命的狂飚。
少女及阿修的身体激烈地晃动,少女此时也醒过来,发觉自己已被姦污,而阿修此时正在幹着自己的屁眼,少女全身无力,沒有办法反抗,只有任凭阿修的暴行。
但阿修仍以兇残的方式幹着少女的屁眼,少女也因疼痛不停的哀叫,阿修发现少女醒过来了,便拔出阴茎,让少女平躺,然后向少女说:“我要听到妳叫床的声音。”马上又将阴茎插入少女的阴道。
少女的阴道因阿修再度侵入而又流出鲜血,少女不断哀号,阿修却抽插得更爽,不久便将白浊的精液射到少女的子宫内。
少女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息,看到阿修那副模样,便骂阿修是色狼、变态,阿修听到觉得很不满,阿修此时兴起了虐待这位少女的念头。他找寻四周,发现一棵仙人掌,便拿起它,爬上少女的身体,将仙人掌抵住少女的阴唇。
少女害怕起来,不停的颤抖,苦苦求饶。只见阿修淫笑一出,便将仙人掌狠狠的推入少女的阴道。少女的阴道受到强烈的破坏,少女也发出凄惨的尖叫,阿修开始抽动仙人掌,少女也晕死过去了。
抽动了几十下以后,阿修拔出仙人掌,只见仙人掌已布满鲜血,少女的下体一片血腥,床上一片血迹。
阿修决定杀人灭口,阿修又拿起仙人掌往少女的屁眼刺去,肛门极为狭窄,阿修使出全力推进,少女的屁眼也裂开了,鲜血狂喷,少女的大腿鲜血淋漓,少女也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阿修便趁四下无人,赶紧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