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輪姦夜間部女大學生
輪姦夜間部女大學生

我叫丫比,最近想想自己這幾年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事,忍不住就PO上來吧。

那天世傑開車載我(丫比)跟丫寶、小黑出去玩。



玩完要回他家喝酒聊天時,下起大雨。車子開在狂風暴雨的道路上飛馳著,朦

朧的路面上看不見其他車子。突然!車後尾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大家都嚇了一跳。



「幹!是誰撞我的車!」



世傑下車一看狀況,原來是一個女的,穿著超商買來的輕便雨衣,站在橫躺在

地上的機車旁,手足無措地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會賠的。」



世傑火大地說:「妳賠?拿什麼賠?我才剛保養好耶!妳真的要賠,就拿十萬

來呀!」



「不然…還是先叫員警好了,到時看要賠多少我再賠。」那女生聽到世傑跟她

要十萬元,又不賠了。



世傑:「我幹你娘磊!你他媽沒事撞我的車,現在我全身都淋濕了!叫妳賠錢

又機機歪歪的,………」



世傑正要說下去,我們的軍師丫寶從車窗探頭出來「世傑,來一下!」

又轉頭向那女生說:「妳等一下喲,我幫妳勸勸他。」



那女生一看有希望脫身,就點了點頭。丫寶小聲地說:「大家都靠過來,我看

四周都沒人,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大家聽完都笑成一團。



「你他媽A片看太多了喲?」



丫寶:「機會不再,要做就要快,快就不會被抓,十萬塊不重要啦,到時你到

時想幹嘛就幹嘛!」



世傑聽完就回頭走向那女生:「好吧,雨那麼大,妳到車上留個資料,順便躲

雨,過幾天我再打電話給妳談修理費的事。」她就先上車,脫了雨衣要填資料,突

然小黑起動車子,車子很快地開離車禍現場。



「咦!為什麼開車?我要下車!」



那女生很害怕。我們只好抓著她不讓她下車,她一直掙紮,大叫:「你們放開

我,我要叫員警了!」



丫寶跟她說:「不要這樣,亂開車門很危險的。你長得好可愛哦,我們只是跟

妳做個朋友,外面雨那麼大,在車裏比較安全,等雨停就送妳回去了。對了,妳資

料填好了沒?」



「我要下車!」她很堅持。



「那也得核對一下妳留的資料是真是假呀?還是妳馬上去領十萬元,我們就算

了!」



她聽了,想了想十萬元畢竟不是小錢,說:「那就快點!」



我們看了她的身分證,她叫林桐姿(小姿),個子不高只有155,長的是可愛

型的,胸部不大,留著一頭過肩的長發。原來和世傑同一間大學,不過是夜間部的

。身上雖有被雨淋濕,白色短袖襯衫配短裙絲襪還是很迷人。我看了一下,單眼皮

、沒化妝的她,不說,還真像個單純的國、高中生。



最後她說:「我的機車呢?」



我打電話給世傑,原來他已經把車子騎回家了。我照實告訴小姿,她有點生氣

:「先讓我下車吧。」



「不行,這裏都沒車,妳一個人回去很危險。」她沒辦法,只好跟我來到世傑

租的房子。當她進入客廳拿了機車鑰匙要回家時,世傑和在高利貸公司上班的大胖

、當水電工的成仔早就在裏面了。小姿一進去大家就圍著她往沙發坐去「坐一下、

坐一下」,而我則是把門關好,站在門口。桌上擺了許多大家喝到一半的酒,小姿

明白了這一切都只是泡妞的花樣,什麼都不談了,打算直接離開。

「我…我要先走了。」



我擋在門口:「喝一杯再走吧。」



大家站在那盧了很久,她看不喝可能走不掉,成仔不耐煩就直接拿一杯Vadka



給她:「一口氣喝完,我送妳回去!」



40%的濃度…



她應該不知道吧,因為要一口氣一杯,她一喝完馬上人都站不穩的跌坐在沙發

上,口中一直問這是什麼酒?大家看到她連站都站不穩,小黑和成仔就扶她到廁所

要讓她吐。我先出去確保附近沒人後,回到客廳就看到小姿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小

黑正抓著他的腰不停的抽送,小姿不停的流著眼淚,一頭長發淩亂的被汗水黏在臉

上肩上,一對小小的乳房在小黑衝撞下搖晃移動著。小姿拼命的搖頭,一邊嗚咽的

哀求「不要…不要看…」



但小黑還是邊幹邊把她推過來讓大家看得更清楚,小黑見小姿的樣子,生氣地

說:「我操!我幹妳是讓妳爽耶?笑一個,妳要當女主角了啦!成仔,還不拍!」

身為觀眾的大胖說:「推過來這裏,我要看她的表情!」



小黑一路推到桌子前,讓小姿的臉面對坐在沙發上的大家,瘋狂在她體內抽送

。他們的身影隨著抽送顯得更淫亂,小姿的陰道被插了幾分鐘後,處女膜破掉的血

及因疼痛而滲出的尿稍稍潤滑了陰道,慢慢習慣了肉棒的插入,一抽一送間,發出

空氣進出的「剝…剝」聲響。



成仔拿著攝影機拍她,小姿把臉左躲右躲「不要拍啦…不要…」



成仔索性起身轉動DV,一邊拍她的臉一邊拍他們交合的畫面。成仔:「小姿

,我在拍了喲!」



大胖則是幫忙把小姿的頭發撥向另一邊綁成馬尾,讓她的臉能被DV拍得清楚

。之後大胖倒了一些油在小姿頭上及全身,小黑一手抱著她的腰,另一手從小姿腰

部、胸前、背部之間滑來滑去,好像在擦傢俱一般。



小黑:「從腰到胸可以滑來滑去耶!A罩杯的女生也是很好玩的!」



然後愈磨擦愈起勁!後來又去拉小姿被油集成一團的馬尾,讓她頭不得不仰起

來,DV因此把她的臉拍得更仔細,淚水汗水也一直滴到地上。世傑一聽也動手去

摸她油油的胸部,證明小黑的話是真的。我注意到地上,白色短袖衫、牛仔裙、褲

襪,還有許多卷毛散落一地。仔細一看小黑和小姿的交合處,小姿陰部光禿禿的,

而且還流著血及她不時閃出來的尿。



小姿一直嗚嗚地哭一直躲DV,用著嗚咽的聲音求饒「走…開啦…你們不要看

啦…嗚嗚」,她的雙腿不停的顫抖,身體不斷抽蓄。



小黑問著:「妳的血是月經來了還是處女膜破了?說呀,不然射進去懷孕了,

不要怪我!」



「不要…不要…不要這樣」



小姿轉頭哀求小黑:「如果是生理期,我就要射進去了!」



「是…丫…不是~不是…」她不知道要說什麼才是正確答案。



小黑兩手捏著小姿充滿油的雙乳說:「真的幹到了處女噢,真爽!丫~丫~要

射了要射了!」說完下身緊貼著小姿的陰部,上身環抱著小姿,一抖一抖地十幾秒

,看來是全射在裏面了!小黑離開後,小姿整個人倒在客廳的桌上不停喘氣。陰道

流著血及小黑的精液。



大胖看得心癢癢,說道:「小黑用過的地方好髒!要先處理一下。」用裝滿水

的瓶子及毛巾把小姿的陰道衝一衝、洗一洗。之後叫我脫衣服從後面抱起小姿,D

V拍到她的屁股和陰部被洗過水水亮亮的。



大胖說:「丫比,一起來!」



說完,從腰部抱起她,跟她說:「妳好油喲,腳要夾緊我!不然掉下去,我打

斷妳的腳喲」職業是高利貸的大胖,動不動愛恐嚇人家要打斷手腳。



無力的小姿雙腿只好勉強夾著大胖的腰,「放…放過我吧,我給你們錢…」話

沒說完,大胖的陽具用力瞄準一頂,陽具就全部被剛開發的小穴吞進去了。

小姿「呀~」的一聲。我在陰莖上抹了一些油再加上小黑之前在她身上抹的油

潤滑,倒是花了一點時間從後面頂進她的屁眼。



世傑放了片音樂說:「來跳舞吧!」,讓大胖和我跟著音樂節奏一上一下地幹

著小姿,小姿雙手被綁在背後,雙腿夾著大胖。因為她身上真的很油,一會向前倒

一會向後倒,大胖用雙手撐著她的腰上下運作,我就撐著她的屁股。成仔一直在拍

。世傑進了房間不知在找什麼東西,丫寶邊看電視節目邊欣賞現場春宮秀。

「噢~胸口貼著胸口可以感覺對方的心跳耶,噢,好緊!」



大胖和我試著一前一後夾著固定她,我也附和:「對呀,她的…她的…也好緊

!」小姿則是邊被幹邊哭!



「好痛…好痛…放我下來…」



不久,大胖說:「丫比,一起射吧…!」也不等我說話,就抱著小姿的腰三兩

下後就射在體內了。我則是再抽插一分鐘,也受不了而射進去。兩男一女定格一分

多鐘顯得很無聊,只好在小姿耳邊相互接話……



我:「小姿,你知道為什麼我們不動了嗎?」



大胖:「因為要讓精液停留在妳體內久一點呀」



丫寶看著電視的綜藝頻道插話:「不知到時我們當爸爸的感覺會如何?小姿妳

呢?早點當媽媽也不錯呀!」說完又轉去看新聞台。



「你們!」小姿淚流滿面咬著牙說。我們倆說完就把陰莖拔出來,把滿臉淚水

汗水、不斷喘氣的小姿放在地上,世傑拿著一條狗鏈出來,一頭栓著她的脖子,另

一頭綁在桌腳上,我想她雙手被反綁著,也就不用管她了。我和大胖就去洗掉一身

的油。成仔、世傑在房間看著輪奸小姿的DV,洗好澡的小黑去買吃的東西和一些

其他有的沒的。之後小黑解開小姿的雙手,帶她去洗澡,讓她穿上簡單的衣物。為

了怕她逃跑,把她脖子一端用狗鏈系著,另一端銬在我和丫寶睡覺的房間床柱上,

她則睡在我和丫寶中間。隔天早上,小姿回到了客廳,她站著吃三明治,吃著吃著

,身上依然在發抖。



「…什麼時候要放我回去?我家人會報警的!」她試探的說。



丫寶坐在沙發上說:「因為昨天妳陪我們玩,所以車子的錢就不用賠了。妳也

可以回去了。不過,我們要把妳昨天拍的輪奸紀錄片和精彩照片都賣出去,因為我

們沒錢了。」



「你們犯罪還要……」她有點生氣。



「不然,我們也不要讓妳丟臉,只要妳以後當我們的女朋友隨傳隨到,影片照

片就不會流出去。」



她:「強姦是犯法的!」



我大笑:「妳的身體現在不用,以後還不是要給男朋友用。丫寶算了,還是把

東西賣一賣吧!淑女,妳可以回去了。」



她怯生生地說:「可不可以先讓我回去想一想?」



丫寶說:「OK呀,我們就等妳一個月。不管妳選那個,一個月後的晚上十二

點整,妳要自己過來給我們答案。妳如果讓任何人知道我們的事,只要我們有一個

人沒被員警抓到,二個願望都可能會實現喲。」過了平靜的一個月,深夜小姿回到

了這裏。



丫寶問她說:「如何?」



「我不要選,你們敢怎樣,我就報警抓你們。」



我站在門口淡淡地說:「那妳就回去吧,影片的收入我們就不客氣了,到妳學

校門口賣,不知生意好不好?」



小姿看著我:「你!」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喲!是要當我們女朋友?還是要賣掉影片照片?」小姿一

直不回答,大家僵持在那裏。



世傑說:「我猜妳一定是有男朋友了,所以不能當我們的女朋友,對吧!他叫

什麼名字?是妳同學嗎?」



「……是我同學,叫張心誠,」



「不然另一個條件也可以」大胖提議。



她:「什麼條件?」



「妳動不動就說要叫員警,我又不是被嚇大的。我明天就去找那個叫心誠的,

先把他打得半死,再告訴他,妳被輪奸又被射在裏面,他一定會對妳很不爽的,會

不會分手呢?呵呵。」



「如果不想有女朋友的名義或賣掉片子,就改為陪我們上床一年,一年以後妳

就自由了。不然,妳想走就走吧。」我說完,轉身去開門表示送客。



小姿低頭想了又想抬頭說:「如果我………影片真的可以……。」



丫寶拍拍手:「都作廢,都拿去作廢。不過,以後我們如果要求什麼,妳都要

老老實實回答,做得到嗎?」



「如果你們說謊呢?」小姿不放心地問。



「那我們還問妳選什麼幹嘛?問妳就是會守信用呀!」



丫寶說:「決定好了,就去把門關上,不然妳就走吧!」小姿緩緩地關上門。

成仔問:「妳月經來沒了?」



「…還沒…」



大胖和小黑都很高興地說:「我好像要當爸爸了!」



小姿似乎反悔了,急著說:「你們…你們就放過我吧。強姦是要坐牢的」

「妳又想不守信用了嗎?」我說「我……」



丫寶:「夠了!妳老家在台東是吧。妳打手機回去告訴家人,學校很忙,你有

一陣子不會回家,會常常住在同學家。」



小姿照做之後,丫寶:「很好,妳就暫時搬到這吧!」假日,小姿身體趴在矮

桌上,臉孔朝前,雙手被反綁、桌緣剛好在腰部位置,腰部系著狗鏈圈的一端,鏈

子由桌底穿過,另一端鏈圈環著小姿的脖子,我們把鏈子調得緊緊的,形同把她固

定在桌上。雙乳在桌上壓成扁扁的她雙腳剛好半跪在地上。這樣讓大家邊看電視邊

幹她。大家在幹小姿時,不時發出了撞擊臀部的啪啪聲。大家胡說胡鬧著小黑把菜

盤放在小姿背上,一手拿碗,另一手夾菜吃飯,下半身接著小姿下身,不停搖動著





「我拷!邊幹女人還要吃飯,會不會消化不良?」



「今天不吃飯,吃美女喲?」



「一直灌漿,奶會不會就A升級到B?」在大家都射進去一次之後,小姿的陰

部、大小腿、地上都是精液。而她也從有哀求聲,到最後好像放棄了不再反抗。以

後小姿展開了馴養的過程。在家不準穿衣服的她,全身光溜溜的作菜、打掃、幫大

家按摩。



帶去診所檢查後又確定懷孕了(丫寶不準她墮胎),就不用怕月經弄髒了地板

,真是賞心悅目。一頭長發也已慢慢長的超過腰部。有一天,大家坐在客廳看電視

,只聽見叮鈴~叮鈴叮~交錯響聲,小姿碎步過來,。因為丫寶在她雙腳腳踝銬上

一條相連的鏈子,配上一串金色鈴鐺鏈子。盡頭則銬在我們特製在各處的不鏽鋼把

手上(像是在客廳、浴室,現在銬在飯廳那)。我們不怕她跑,只是為了好玩而已





丫寶:「鈴鐺我裝的呀,有什麼好處大家知道嗎?一個是知道人現在在那?一

個是…嘿嘿…幹起來的時候,會叮叮作響耶!聽聽聲音,就知道有沒有人在幹她了





成仔:「站好我看看!」光著身子的小姿手貼在大腿旁像是在立正。



成仔:「真的愈看愈興奮!轉過身去,小穴朝向我們,雙手自己把小穴掰開讓

我插!」小姿面對註定的結果只好雙手自己去掰開陰唇。



成仔急著說:「那我要上了!」脫掉褲子後直挺挺的陽具跳出來,他走過去,

雙手按住小姿肩膀,「哼」一聲就插進去,只見陽具又被小穴包起來,小姿則是叫

出「ㄦ」一聲,停留幾秒後,成仔便自顧自的快速在小穴內抽插著。



成仔又叫:「把手撐在地上,屁股翹高。」小姿只好照做,一抽一插不斷發出

「唧唧唧、啪啪啪」的節奏聲。我看到小姿皺著眉頭接受成仔的抽插。成仔每一頂

,小姿就向前一傾,要倒要倒的,更好笑的是,每一次向前插,就會帶動小姿腳銬

的鈴鐺動人作響。



大胖說話了:「成仔,你這樣幹她都沒表情耶。」



「幹!不然是要怎樣?」成仔一臉不悅的問著,但是仍沒有停止動作,小姿依

然配合著他的抽送。小奶一直在我們眼前微微搖晃著。



大胖說:「成仔,你先暫停一下!」成仔聽了就先拔出來,陽具上充滿水水的

亮光。大胖叫我把小姿的眼睛用眼罩蒙著,並且叫她跪在桌子上。世傑則又把她的

雙手反銬在後面。我在想到底要幹嘛?我突然看到裝滿剛從廚房溫好熱豆漿的針筒

準備注入小姿的屁股。



大胖:「幫忙壓一下,不要讓她動喲!」注入幾百CC的熱豆漿到她屁眼裏,

再馬上拿肛門塞塞著她的屁眼!小姿被注入時想要掙紮,但是被大家壓著,之後成

仔馬上把陽具接回去陰道裏。成仔叫她跪在桌上,陰道剛好配合老二的高度。大胖

笑著說:「比賽開始了喲,有沒有覺得她的小穴緊了起來?因為她想要大便呀!」



小姿被罩著眼睛,肚子痛得滿身大汗:「我要…要…去廁所」(她的鏈子如果

沒有卸起來的話,長度不夠到廁所)可是誰理她呀!小黑拿著DV在拍,其他人則

比賽誰造成的叮當聲可以最大聲!大胖威脅她說:「跪好!不然下次叫妳在外面被

幹!」



小姿只好聽話跪好!這次大家都努力衝刺比賽,深怕鈴鐺沒有響聲,也幹得小

姿「丫…丫…」大叫,輪到我的時候,我叫世傑把她兩腿抱起來,然後向兩邊分開

,這樣小姿兩腿之間的小穴全暴露在大家面前連肉縫都能看見,更有之前的精液不

斷滴下來,我想嘗試新鮮的,就把塞子拔開,用陽具插進她的屁眼裏,這麼清楚地

看到自己的陰莖插在她的屁眼裏,又感到她屁眼強烈的一收一收,所以很快就射在

裏面了。



我一射完拔出來,小姿的屎馬上從肛門半流半噴出來。大家看的都覺得很新奇

。小姿每天會陪不同的人睡覺,只是鏈子一定會銬在房間裝設的把手上(成仔施工

的),腳銬的一端銬著她的右腳踝(當然也有鈴鐺)。世傑租的房子有兩層樓,我

們是用房客的名義住在這裏。像我睡二樓靠樓梯第一間(我喜歡摸她的小乳,總是

叫她側睡,我從她背後貼著她,摸著她的乳睡覺)丫寶睡著距離二樓樓梯較遠的那

間,丫寶在我們幾人之中不算很好色。



他常常會叫小姿把認識的人、事、物一再一再重復回憶,寫在丫寶的筆記本上

之後,就讓她上床睡覺。世傑住一樓走廊最底那間,因為他是大學生,睡覺前,會

讓小姿在他房間看看書櫃的小說再睡。成仔喜歡和小姿一起看最新的日本A片,叫

她要好好學習學習。



小黑和大胖在小姿跟他們睡時,都會兩人一起和她睡,他們也喜歡看A片,不

過都是小姿擔當演出的(每次小姿做愛,我們都有拍下來),所以小姿很不想輪到

跟他們一起睡。小姿一樣每天正常上課,一樣有和男朋友見面。大胖看她的男朋友

很不爽,就找個酒店小姐去勾引他上床,說要跟他在一起。所以兩人不久就分手了





暑假,小姿表示想要回去台東看家人,丫寶私下找大家:「我看,不能讓她再

出去了,我要再想想辦法。」



丫寶跟她說:「妳還是生完孩子再回去吧,不然兩個月肚子大起來,要怎麼跟

家人交代?」小姿也不想自己名聲被破壞,就打電話說暫時不回去了,他家人雖然

很生氣,直問為什麼?但我直接把她電話拿來掛掉。於是我們叫世傑在深夜搬家,

搬到一個更沒人的地方。雖然花了很多金錢和時間,總之比以前更安全了!



搬家期間,小姿也一直無助地問「是不是生完孩子就會讓我回去!」



丫寶和我們一直在敷衍她,她也沒辦法說什麼。後來,小姿的肚子愈來愈明顯

,她的家人其實找她很久了,但是連員警都找不到人。只好報失蹤!搬家開始新生

活,也開始新花招。大家在床上一起玩7P,成仔躺在床上幹著小姿的陰道,她凸

出的肚子剛好靠著成仔的肚子,長發整個披在A罩杯的胸部及成仔身上,後面則是

我聞著她的發香,邊幹著她的屁眼邊捏著她的雙乳。



在我和成仔衝撞下,小姿的陰道及屁眼也傳來「撲滋、撲滋」聲響。右手和左

手則是握著小黑和丫寶的陰莖套弄。大胖則站著小黑身邊,享受著小姿的口交,不

時有「恩、恩、恩、恩、恩、恩……」的聲音,小姿配合著大家的進出節奏悶哼,

被幹著小穴和屁眼的感覺,想叫出聲音的嘴巴卻被陽具塞滿!



世傑猜輸了,就只能邊拍DV邊打手槍,不久,小黑射了,精液射在小姿右耳

及頭發上,丫寶和世傑則射在她的身上。一場大戰下來,搞得小姿全身上下裏裏外

外都是精液。



有次特地帶著小姿出去兜風,因為大胖的高利貸同業到我們這借大胖錢周轉,

他看到小姿這麼漂亮,就跟大胖問:「下次帶來讓大家爽一下,你借錢的利息就照

行規一半算就行了!」



所以我們罩住小姿的雙眼載著她去找大胖的朋友,讓他們在公司桌上幹她。我

們沒跟小姿說是別人在上他,因此限制那些男人幹她時不能說話。小姿則是躺著,

雙手被綁著拉向頭的那端,所以兩個奶整個露了出來。那些陌生男子一邊摸她的肚

子一邊用傳教士體位幹她,通常沒兩下就泄出來了。



剛開始小姿還不知道是別在幹她,結果發現輪奸她的人好像有點多,她罩著眼

慌張地叫著「走開,你是誰,走開!」



我們嚇了一跳,趕快衝進去壓著她讓男人上完她,由大胖向他朋友道歉趕快離

開。上車後幾個人在後面不讓她大吵大鬧,我則是飛車回家。回家後,大家火大之

下也就開始無賴起來。我們把小姿關在房間,小姿氣得混身發抖,肚子痛了起來,

雙手摀著肚子。



丫寶平靜下來:「大家養妳這麼久,妳一點忙都不幫,那麼一年的約也不用守

啦。門就在那,到明天早上之前不會有人來擋妳。妳自己想一想吧。」



小姿坐在床上,因肚子莫名疼痛不停呼氣。這一天,大家出去夜唱了一晚,回

來見到小姿坐在沙發上看著大家。我輕輕地問:「妳不走呀?」



小姿:「有什麼好說的,你們死後一起會……」她把頭回過去表示不想看我。



丫寶:「會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妳要留下來是吧?」



「即然沒什麼一年約定了,妳以後只要好好陪我們,頂多幫我們生孩子帶孩子

,不會再有什麼拿妳去賺錢的事了。」



丫寶叫小姿打電話回去給父母,說是已經結婚懷孕了。父親是我。要他們不用

擔心。



至於他父母一直問她在那,丫寶要她說「不用擔心,我怕我和丫比會被你們罵

,所以等一陣子再回去!」



就掛了電話。幾個月後,房間多出了一張嬰兒床,床上躺了個女嬰,長得像誰

呢?



2、



小姿懷孕八個月後身體常常很不舒服,所以我們答應她在孩子出生後幾個月之

內不再碰她。丫寶讓她自己住一間房間。為避免麻煩房間內只有一張床、廁所、一

些書及一台裝有幾天份食物的小冰箱,其他都不放。



小姿的限制只留下在右腳系上配著鈴鐺的鏈子(一端鎖在固定在牆壁的鋼架上

)長度讓她可以在房內活動而無法到客廳,畢竟能減少一個外人看到就少一分危險





過幾天從外地收錢回來的大胖知道了這件事相當生氣,拍著桌子:「丫寶,你

讓她休息!大家以後要「幹」什麼,你作事他媽的都不會問人哦!」



因為之前小姿在大胖朋友那的不配合,讓大胖覺得很不開心。



丫寶冷靜的說:「你是在講什麼,她只要活著,有一天她如果真的是我們的人

了,大家就皆大歡喜。你把她搞死了,一屍二命不用說,大家通通都要陪你去死!





小黑從沙發上跳起來,大叫:「我可不要死!大不了就…就…不要玩了!」小

黑心想玩到的都是賺的,賠本可就不好了。



大學生世傑倚在牆旁推推眼鏡:「我同意丫寶讓小姿休息,但是…斯德哥爾摩

症候群?我列,你騙肖ㄟ!」



成仔還在外面加班,我則是到小姿房門外注意她的動靜,希望不要因此影響她

的情緒。



在大家一陣你來我往之後,丫寶說:「夠了!你(大胖)因為在朋友面前沒面

子,? ?? ???就拿這件事跟我吵!你呢(小黑)平時幹女人時說自己金槍不倒,現在有

事就倒在沙發上像個爛泥!你~(世傑),他媽的大學生,青年守則教你助人為快

樂之本不懂哦,也不幫我一下。你你你(丫比)……算了我無話可說了~」



丫寶接著說:「總歸一句,我不準小姿出了問題。要女人是吧,那就再找呀!

不過要想好,爽,大家一起爽,出事,兄弟們要一起扛。不然就忍到小姿生完!」



丫寶的理性遠遠超過了好色,表明了打手槍也可以,找女人也可以,總之安全

最重要。



我見大胖不說話:「丫寶說得對呀,再漂亮的女人也會有幹膩的時候,你不覺

得膩嗎?」



「所以呀,就這樣決定了!」平定了這場風波。沒有女人的日子總不能白過,

在大家為了小姿吵架的兩周後,大家開車到處走走,車子行駛在大街上,月色昏暗

,我們的心情也很低潮。



「如果幾個月什麼事都不能做真的會悶死,不知能不能再找另一個女人來上。

」小黑抱怨。



水電工成仔說:「那有什麼問題,我有學過開鎖,咱們去碰碰運氣,如果用的

是普通門鎖,說不定可以進去。」後來幾天,世傑和我去觀察學校女生的居住情況

和位置,丫寶計劃整個過程,其他人去買其他所需用品。我們在大學宿舍四周觀察

了很久,鎖定了一間學生套房,成仔試著打開門鎖,結果一試就開了!

開了門後,只聽見:「是小嘉還是小桐回來了?剛好,幫我把新買的沐浴乳拿

進來」



我們五個人知道有人在洗澡(丫寶表示他要守在樓下,以防萬一),老二就直

接硬了一半,全部悄悄地走進來,把大門門鎖鎖上,再脫光衣服。



她又問了:「幫我拿一下沐浴乳進來,在桌上!」



等了幾秒,「到底是誰在外面呀?」



我暗數一、二、三,叫聲:「色狼在外面!」用力打開浴室的門,二個人先衝

進去制服那個女生。



她大叫:「你是誰…嗚~」馬上被我摀住嘴,一聞到她剛洗好頭的香味真令人

受不了,她又想再叫,我馬上給了她一巴掌,捏住她的下巴!略帶威脅的口氣。另

一手則摸摸她被打的臉。



輕輕地說「妳好漂亮喲,打你我也很捨不得,但我說話你聽話,照做就好了,

乖……聽話…不然等等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她說:「不要…。你不要這樣…。拜託你…」大家都聽到她的哀求,她光著身

子,? ?? ???邊懇求著我們放過她,一邊想用手遮住胸部和下體。我裝著沒聽到,小黑

和世傑拉著她的手把她從浴室裏半拖半拉出來。



成仔從床上丟了個枕頭在地上:「躺在地上,用枕頭墊住腰部。雙手放在頭頂

上。」



她搖著頭「我求你不要這樣~~」



成仔一拳打在她的乳房上,痛得她蹲下來:「躺在地上,用枕頭墊住腰部。雙

手放在頭頂上。」



她一邊哭又慢慢地倒下來,雙手放在剛洗好的頭發上。我目測那個女生身高

167左右,胸大概是B罩杯,留著一頭長發,身材和模特兒差不多,有著修長的腿

。此時,成仔二話不說就壓在她身上,手握著陰莖頂在她的陰道口摩擦幾下,因為

她身體還沒幹,所以陰莖滑了一下就直接被小穴套了進去。



她哀求和嬌喘的聲音就伴隨著她的頭發香氣和後來的流汗味道不斷傳來「好痛

…丫…不要…嗚…」,她的叫聲加上味道,比催情劑還有效果。成仔更賣力地抽插

著,而那女的哭的更厲害,雙手卻不敢從頭頂上放下來,世傑擔心她的叫聲會引來

外面可以經過的人注意,用買來的膠帶封住她的嘴,我則按照慣例拍著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