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SM女王的媽媽
SM女王的媽媽

我叫麥克今年已經19歲了,而本文的另一主角,我的媽媽卻有好多的稱呼

,她的名字叫麥當娜(總不能叫明秀吧,一笑。),可是她的奴隸們有的管她叫

女主人,有的叫女王、女神、女皇、老師、太太、夫人┅┅總之,她的名字很多。

至於我的爸爸,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哪,也許在牢房裡鎖著,也許是在門口趴著看

門,他現在是媽媽的一條狗。



昨天,媽媽又收了幾個奴隸,現在還被拴在牢房裡,媽媽剛才又拿著皮鞭進

去了。其實,媽媽是一個很性感的女人,實在想不通人們那麼怕她,有的為了得

到舔媽媽鞋跟的機會,甚至不惜花費上萬美金送媽媽禮物,還有的是夫婦同來,

雙雙趴在媽媽的腳前,讓媽媽抽打。最有趣的是一位汽車公司的老板,每次來都

送媽媽一輛汽車,而且當媽媽把她的細高跟皮鞋的鞋跟插進他的屁眼裡面時,他

就像上了天堂一樣,還發誓要做媽媽的終生奴隸。



今天媽媽很高興,要和我去最豪華的希爾頓飯店吃午飯。噢!媽媽回來了。



媽媽今天穿的是黑色的高腰束胸的緊身皮裙,媽媽的每件衣服都是昂貴的真

皮做成的,而且大都是奴隸們搶著為她購買的。



「麥克,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媽媽可以走了嗎?」



正說著,一個奴隸光著屁股爬了進來,趴在媽媽的腳下,媽媽用高跟鞋壓住

他的臉,他的臉在地上開始變形:「女主人,我有一個請求。」媽媽先用皮鞭抽

了一下他的後背,「啪」的一聲過後,奴隸的背上又添了一道紅色的鞭痕。他開

始興奮的搖動屁股:「女┅┅主┅┅人┅┅請用力的打奴隸的身體吧,謝謝女主

人的賞賜!」每次鞭打後都有要說謝謝,這是媽媽的女王法令,並且無論多麼疼

痛,都不允許叫出聲來,應該擺出最適合主人調教的姿勢,而且要衷心的表達謝

意,否則將是更嚴厲的懲罰。



媽媽生氣的揮舞皮鞭,狠狠的打下去,一會,奴隸的身上就冒出了血,奴隸

的臉開始由興奮轉向痛苦,可他仍然在每鞭過後輕輕的說著謝謝。打了一會,媽

媽把皮鞭扔在地上,跺了跺腳,奴隸知趣的用嘴叼住皮鞭,搖晃著屁股,媽媽一

腳將他踢倒在地,一腳壓著他的後背,一手把皮鞭的把手捅進了他的屁眼。



奴隸興奮的向媽媽嗑頭,一邊輕輕的叫著:「謝謝女主人!謝謝女主人!」



媽媽罵道:「你這賤奴,主人賞賜你一個機會,你可以請主人用一下你的信

用卡,你聽到了嗎?啊?」媽媽嚴厲的喝問著。



「噢,謝謝主人的恩賜,我這就給您送來。」奴隸興奮的爬走了,一會他叼

著信用卡跪在媽媽的腳前。媽媽接過信用卡,用鞋跟紮了一下他的臉,命令道:

「賤奴,你可以回去了。」奴隸聽話的爬向地牢去了。



就這樣,媽媽解決了午餐的費用,她真有辦法,即給了奴隸快樂,自已也享

受生活。我接過信用卡看了看簽名,MR懷特?噢,天啊!難道這就是那整天為

人們所尊敬的大通銀行的行長?真沒想到!



來到希爾頓飯店,我和媽媽開始用餐。一會,一位衣冠楚楚的五十左右的先

生走了進來,站在媽媽的身旁,彎下腰,輕輕的問道:「請問,您是麥當娜夫人

嗎?」媽媽看了一眼這位先生,點了點頭。



接著我又看到了驚人的場面,他竟馬上在媽媽的腿前跪下。這時我才想起,

他不就是我們區的議員——大名鼎鼎的華萊士嗎?華萊士趴在地上,用眼盯著媽

媽的高根鞋。



「您要幹什麼?啊?」媽媽的聲音有些嚴厲。



「我┅┅我想請求麥當娜夫人做我的女王,收我做為您的奴隸。」



媽媽把一只腳踏在他的頭上,詢問道:「你有多想?我需要的是絕對忠誠的

奴隸,你做得到嗎,我的議員先生?立刻回答我!」



華萊士抬起頭,誠懇的說道:「我要做夫人永久的奴隸,我準備承受夫人給

我的一切賞賜!請接受奴隸的請求,女王陛下!」



媽媽看了我一眼,然後把華萊士的腦袋壓向地板:「很好,可是你剛才沒有

經女王的允許而抬頭直視女王的聖體,你必須要為此接受女王的懲罰。你現在去

買皮鞭和狗鏈,我要在這裡處罰你。」



「是的,女王,您需要的奴隸已經帶來了。」說著打開皮包,拿了出來。這

個老傢夥看來早就準備好了。



媽媽開始下命令:「脫下你的外套,只穿上皮背心和皮短褲。」



「噢,女┅┅王。在這裡?」他可能也怕侍者看到他的醜態。



「對,就是在這裡,女王要開始對你的懲罰。換好衣服後,把皮鞭和狗鏈叼

過來,聽到了嗎?啊?」媽媽大聲的訓斥著。



華萊士開始聽話的換上了衣服,叼來了鞭子和狗鏈,媽媽拿起鞭子,皮鞭一

下下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許是媽媽用力過大,他呻吟起來:「啊┅┅女王┅┅啊┅┅噢┅┅」



媽媽更加大了皮鞭的力度,用腳踢他的臉:「賤奴隸,記住,女王不允許你

叫出聲來。還有,要在女王每次恩賜皮鞭後輕聲的說謝謝,聽到了嗎?」



「是的,謝謝女王的恩賜。謝謝!」



媽媽在鞭打了幾下之後,把狗皮套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又把狗鏈拴在桌子腿

上,命令道:「賤奴,把女王鞋上的灰塵清洗乾淨,如果等一會兒我發現有一絲

灰塵,你今晚將在女王的門外渡過。開始吧!」



他用手捧著媽媽的鞋子,用舌頭開始清洗媽媽的高跟鞋,而媽媽和我談笑風

生的吃著午餐。吃完飯後,媽媽走在前面,手裡牽著狗鏈,華萊士在媽媽的屁股

後面爬著,在眾人的指點與噓聲下,我們走出了希爾頓飯店。



1999年12月12日西門春雪





二、白髮蒼蒼的性奴



在車裡,華萊士跪在媽媽的腳前,調教開始了。



「賤奴,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女王的專屬奴隸了,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媽媽厲聲的喝問著。



華萊士低垂著頭,輕聲的說:「我希望女王┅┅」



「啪」的一聲,媽媽用力的揮舞皮鞭,狠狠的抽在他的背上,華萊士一驚,

抬頭懦懦的說:「謝謝┅┅女王,我錯在哪兒了?」



媽媽用皮鞭抬起他的下巴:「記住,在女王面前,不能有你的希望,只有遵

守。」說著又是一鞭,「賤奴,你記住了嗎?」



「是的,謝謝女王的教育,我願服從女王恩賜的一切。」



「很好,趴下!」媽媽收起皮鞭,華萊士聽話的趴在媽媽的腳下,媽媽抬起

腳,用高跟鞋壓住他的腦袋,開始向他宣布女王法令:「第一、在女王的面前永

遠不能自由行動,一切事都要請示女王的批準。」



「第二、女王的話就是命令,要絕對的服從。」



「第三、奴隸的身體由女王所有,任由女王驅使。」



「第四、┅┅」



┅┅



「第十、自願做女王的終生奴隸,隨時聽從女王的調譴。」媽媽用力的往下

壓著鞋跟,華萊士的頭在擠壓下擺動著,「都記住了嗎?」媽媽用一種很誘人的

嗓音問道,鞋跟紮著他的臉。



「是┅┅的,女王┅┅請┅┅啊┅┅是的是的。」



「那好,在這上面簽上名字,按上你的手印。」媽媽把印好的契約書扔到腳

下,抬起腳,鞋跟敲打著車廂。



華萊士拿起筆,手興奮的顫抖著:「謝謝女王的批準。」然後在上面簽上了

名,滿手沾滿印油,印在契約書上,然後雙手高舉,「請女王┅┅收下。」他興

奮的請求著。



媽媽滿意的一笑,接過契約書放在皮包裡,然後用手抓住狗鏈,把華萊士拽

到膝前:「賤奴,開始幻想吧,等一會兒就會實現。」



華萊士面部紅紅的,兩眼閃著光:「謝謝女王,謝謝女王┅┅」



到家之後,媽媽用鞭杆點了點華萊士的頭,他會意的爬下車,跪在車門外,

媽媽把腳放在他的背上,從他身上走了下去。手裡牽著狗鏈,華萊士爬過臺階的

時候,由於動作慢了點,媽媽又教訓了他幾鞭子。



爬進客廳的時候,華萊士的身上已經滿是汗水,媽媽脫掉皮裙,只穿著網眼

的黑色絲襪,上身是緊緊的黑色束腰,白嫩的肌膚在黑色的映襯下更添性感。今

天媽媽竟沒穿內褲,我不敢再看,往自己的房裡走。



「麥克,你可以和媽媽一同去刑房嗎?」



媽媽誘人的聲音傳來,我扭過頭,媽媽那雪白的胸部就在眼前。「噢,媽媽

我願意。」沒等考慮,我應聲答到。



華萊士聽說我也要去,開口說:「女王,麥克先生能不去嗎?」



媽媽轉過身,抓起皮鞭朝他的身上狠狠的抽過去:「賤奴,女王的話你敢不

聽嗎?」皮鞭「啪啪」的響著,華萊士嚇得一動也不敢動,嘴裡仍然禮貌的輕聲

說著謝謝。



媽媽牽著他來到了刑房,裡面的四壁塗著血紅色,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刑

具,華萊士脫掉衣服,媽媽讓他坐在椅子上,用手銬鎖住他的手腕銬在椅子上,

由於椅子是用鐵製成的,即使他力氣再大,也無法解脫出來。媽媽又分開他的大

腿,把腳腕鎖好。華萊士的臉開始興奮起來,肉棒勃起了。



媽媽滿意的笑了,用很誘人的嗓音誇贊著:「這樣很好,好大的傢夥!」用

手捏住龜冠,另一手揉著睾丸,肉棒在她的扶弄下更加挺拔,華萊士忍不住輕輕

的哼出聲來「謝┅┅謝女王┅┅噢┅┅女王陛下┅┅謝謝┅┅」



「女王喜歡你的肉棒,這樣會舒服嗎?」媽媽用手套動著。



「很舒服┅┅謝謝女王的恩賜┅┅噢┅┅」



「好大的肉棒,女王好喜歡它┅┅好傢夥┅┅」媽媽玩弄著肉棒,用媚聲刺

激著他的聽覺,俯著身子,雪白的奶子在華萊士的眼前來回的擺著。一會兒,肉

棒就顫抖起來,「┅┅噢┅┅女王┅┅我要不行了┅┅」在既將射精的瞬間,媽

媽把繩子纏在肉棒上,兩手用力一拉,精液被阻擋在睾丸裡。



華萊士痛得大叫:「啊啊┅┅啊啊女王┅┅啊啊┅┅」見他大叫,媽媽兩手

拉的更緊,聲音也嚴厲起來:「閉上你的嘴,要感謝女王的恩愛!」華萊士的肉

棒在繩子的緊裹下變成了紫色,睾丸膨脹起來,他叫一聲,媽媽就加一份力氣,

換來的是更鑽心的疼痛。他的臉上掛滿了汗珠,到後來他也不敢再叫了,變成了

輕聲的呻吟:「謝謝女王┅┅哦┅┅謝謝┅┅」完全臣服在媽媽的手下,痛苦似

乎變成了快感,「哦┅┅哦┅┅謝謝女王┅┅」



見到他的服從,媽媽興奮起來了,兩手來回的拉動著,她的光滑屁股扭擺起

來,在府身的時候,我竟然發現她的陰道裡流出了陰水。



我的眼睛開始留連在媽媽的屁股上,媽媽回頭發現了我的秘密,不但沒有責

備我,反而不時的往後撅著。我的肉棒不知不覺的大了起來,她是在挑逗我嗎?



媽媽玩了一會兒他的肉棒,給他帶上鐵制的貞操帶,鐵皮包住肉杆,下面用

繩子分開兩個卵蛋繫起來,呈現出紅紅的兩個肉球。「賤奴,女王要你記住,從

現在起你的肉棒由女王所有,你要保證它的貞潔,聽好了嗎?」



「是的,我願意。」華萊士高興的回答道。



「下面,要先鍛煉一下你的耐力,等著女王回來。」媽媽說完,轉回頭對我

說:「麥克,到我的睡房來。」



走在媽媽的後面,我心裡充滿了期待,她那被絲襪包裹的美腿、白嫩圓翹的

屁股,都刺激著我的感官,再加上她那要命的擺動,肉棒已經把褲子撐了起來。



「麥克,你興奮了嗎?」老天,想不到她這麼直接,「媽我┅┅」我用手護

住肉棒,「我的孩子┅┅」媽媽推開我的手,捏著雞巴:「別怕,我不會那樣對

你的,告訴我,你興奮了嗎?」



「是的,媽媽,我很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看到你興奮,媽媽很高興,這說明你長大了。」



「但是┅┅」



媽媽把胸部貼在我的身前,白白的雙乳夾成深深的乳溝,她用迷一般的聲音

對我說:「沒有但是,孩子,把它掏出來,讓媽媽看看是不是夠大。」我緊張的

不敢亂動,媽媽剛才的手段讓我心有餘悸。媽媽抽出我的皮帶,褪掉我的褲子,

雞巴撞在她的肚皮上,媽媽伸手握住:「它很大是嗎?孩子,告訴媽媽,你現在

想什麼?」

媽媽,我不敢說。」我低下頭,輕聲的回答道。



「你是想上媽媽嗎?回答我?!」媽媽的聲音突然嚴厲起來,手上也加了不

少力氣。她的手勁真大,雞巴微微發痛。「噢┅┅是的,媽媽!」我大聲的喊出

來。



「這才是媽媽的好孩子,來吧,讓媽媽教教你┅┅」



媽媽把我推在椅子上,用膝蓋壓住我的雞巴:「告訴媽媽,你想要嗎?」雞

巴上傳來鑽心的痛感,「噢媽媽,我不喜歡你的職業病,我好痛!」



「對不起,」媽媽放下大腿:「媽媽不想這樣的,來吧!」說著,小穴套在

雞巴上,「麥克,感覺好嗎?」



「很┅┅好!謝謝媽媽┅┅噢┅┅」



「來,吸媽媽的乳頭,我要和你好好的幹幹┅┅」



「嗯┅┅用力吸┅┅嗯┅┅」



┅┅



我發現了媽媽的秘密,她調教完奴隸後,心裡就充滿了性慾。





西門春雪於2000年1月18日





三、與我同歲的少年



***********************************

幾位仁兄提醒我應寫些母子間那種禁忌的心態,我把這幾個故事想了想,覺

得還是無法那麼做。因為這幾個主角的媽媽都是從事「特殊職業」的人,在行文

的有些地方和志仁兄的窺姦類接近,不同的地方,是志仁兄文章的主角是只看不

幹,而我這幾個故事的主角是又看又幹,而且是以幹為主;這幾位媽媽在性上都

是極開放的,倘若把亂倫、偷情那種羞愧的心態加入其中,可能文章就會有矛盾

了。



比如:在第一部中,媽媽可和兒媳共同與兒子做愛;在第二部中,媽媽連兒

子的同學都引誘;第三部中,泰國媽媽則把性服務的場所放在家裡,兒子每天耳

濡目染媽媽和客人的淫態;第四部中,媽媽每天連內褲也不穿。讓這些媽媽們在

做愛時聲音小好像就有點不合適,更別提只碰一下屁股就跑到房裡那種事了┅┅



他日假若將亂倫作品再做細分的話,我想我的這幾個故事應單獨劃為一類:

亂倫加窺姦類。



一家之言,還望指正。



在此重申:這個故事只獻給上元元站的朋友們,嚴禁轉載,尤其是廣告滿天

飛、靠元元站生存的幾個站,以免引起不愉快的事情。



本文含重度的SM、CBT、物神崇拜、亂倫,讀者請三思,心理承受能力

不強的朋友請停止,裡面做法切勿模仿,切記!(因為此類故事我僅寫一部,所

以要把最殘酷的東西也寫上。)



***********************************



一覺醒來,媽媽仍然抱著我,她那穿著黑色網眼絲襪的大腿盤在我的腰上,

兩個又白又圓潤的奶子輕抵著我,我忍不住把手放在上面撫弄起來,她的奶頭漸

漸的發硬,媽媽醒了:「我的孩子,你又在想麼?」媽媽用手夾住我的臉。



「是的,媽媽,昨晚我好快樂。」我繼續揉她的奶頭。



媽媽把手探向我的下身:「你的傢夥又硬了,好孩子,想上媽媽嗎?」她的

手套了起來。



「噢,是的,媽媽。」



媽媽用手揉捏了兩下卵蛋,翻身騎在我的身上,屁股一沈,雞巴頂開兩片陰

唇,被濕潤的小穴包住:「噢,媽媽,我好愛您,噢┅┅」



媽媽兩手撐在我的胸前,下身一面挺動一面低頭問我:「麥克,我的孩子,

把你想說的大聲地叫出來,哦┅┅你的雞巴好硬啊┅┅」媽媽的動作逐漸快了起

來。



「女王,飯做好了,您現在┅┅」一個男奴爬了進來,他是我們市最好的廚

師,也是媽媽最忠誠的奴隸之一,抬頭看到媽媽和我的樣子,嚇得低下頭,不敢

再說下去了:「女┅┅王┅┅對不起┅┅」他兩手扶地,頭撞在地板上。



「把皮鞭拿來!」媽媽仍然看著我,對他命令道。



「媽媽,我┅┅咱們┅┅」興趣被打斷,我想先起來穿衣服。



「別說話,不想來點刺激嗎?」媽媽興奮的對我說。



奴隸口裡叨著皮鞭爬了進來,跪在床邊,媽媽抄起皮鞭往他的身上抽去,他

顫抖著接受媽媽的處罰:「謝謝女王┅┅謝謝女王┅┅」



鞭聲「啪、啪」的響著,他的背上起了一道道的紅印。隨著抽打,媽媽的臉

上越發的迷人,她在享受這種遊戲。



「好了,你在這裡等著。」奴隸聽話的趴在地上,媽媽放下皮鞭,趴在我的

身上,看著我說:「孩子,我們開始享受吧!」



「媽媽┅┅我不能┅┅」奴隸雖然不敢抬頭,可我卻放不開了。



媽媽生氣的從我身上下來,把怒氣發在奴隸的身上,皮鞭重重的落在他的身

上:「你這個賤奴,女王要打死你!」媽媽大聲的咆哮起來。打了一會兒,奴隸

的身上已經滿是鞭痕,媽媽打的有些累了:「現在去準備吧,女王要用飯了。」

說完,用鞋跟狠狠的踢在他的身上,奴隸忍著疼痛,逃到廚房去了。



我們吃完了飯,媽媽照例巡視了一遍刑房,幾個要工作的奴隸謝過後走了,

其中的兩個人只是在刑房裡關了一晚,真想不到他能得到什麼滿足。華萊士議員

經過一晚的拘禁,徹底的臣服了,他趴在媽媽的腳前,又清洗了一遍高跟鞋才告

假離去。



今天預約的是一個名叫湯姆的男人,看他的簡歷是一個大學生,今年才十九

歲,和我同齡,他的申請信上說已經有五年的女權觀念了,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

男孩呢?



當他到來的時候,我吃了一驚,這是一個很英俊的小夥子,高出我半個頭,

微微的捲髮,看起來充滿了活力。媽媽也很興奮,翹起高高的鞋跟,對著他點了

點,她對長得帥的男人是格外關照的。



男孩在媽媽的腳前跪下,兩手撐著地板:「您就是麥當娜夫人吧?」媽媽把

腳放在他的頭上,往下用力一按,他的嘴貼在地板上:「您┅┅嗯┅┅嗯┅┅」

媽媽的力越來越大,他漸漸的發聲有些困難。



「不要叫夫人,要叫女王,知道了嗎?」他的臉被壓平在地上:「是的,女

王,是的女王┅┅」



媽媽把腳放下來,用鞋尖挑起了他的下額:「看來你還需要一些調教,跟我

來。」媽媽的兩眼裡閃著興奮的神情,轉頭對我說:「麥克,你也和媽媽一同去

吧。」



「好的,媽媽。」不知媽媽要怎麼處置這個少年,我很高興的站起來。



「你給我跪著!」或許是還未經過訓練,湯姆站起來往前走,媽媽一腳踢在

他的陽具上,「噢!是┅┅」他痛得捂著下身,直挺挺的跪下來。



「跟在女王的後面爬,要快點!」媽媽大聲的發出命令。



湯姆不敢怠慢,兩腿夾著往前爬去,臉上滲出了鬥大的汗珠,但卻有種滿足

的神情,顯然,他也在興奮。



來到刑房,媽媽坐在椅子上,命令湯姆脫去衣服跪在她的腳前,轉身把狗皮

套套在他的脖子上,媽媽一手拿著皮鞭,一手拉著狗鏈,用皮鞭的把手頂著他的

臉:「告訴我,你現在是什麼?」



「我是您的奴隸,您是我的女王!」湯姆兩手背在背後,虔誠的說道。



「很好!」媽媽用皮鞭的把手敲打著他的腦袋:「希望你記住,女王的所有

命令必須服從,而且對女王的調教要真誠的感謝,不可大叫┅┅」媽媽一邊敲打

一邊給他講女王法令:「┅┅如果這些你都記住了,我們就開始。」



湯姆趴在地上,腦袋貼向地板:「請┅┅女王開始┅┅調教吧!」



「賤奴,你等不及了嗎?」媽媽輕笑著,脫去身上的衣服,只穿著黑色的束

腰,兩個乳房在皮革的擠壓下越發突出了。媽媽拽著鏈子,把湯姆拖到交叉的鐵

架前,湯姆分開雙腿,腳腕被媽媽鎖在鐵架上,然後往上拉緊他的手臂,用扣環

扣好。做好這一切後,媽媽轉頭對我說:「脫掉你的衣服,我的孩子。」



「媽媽,您是想┅┅」我不自然的往後退,「到這邊來,媽媽只是想看看你

的反應。」媽媽是在尋求刺激,這個想法也很吸引我,我走到媽媽的身旁,心裡

一股異常的感覺升騰起來。



媽媽脫掉我的衣服,用手指彈了彈我的龜頭:「我想看看你這裡的變化,你

站在這兒看著吧!」



「好的媽媽。」



媽媽拿起兩個夾子,用手抬起湯姆的頭:「小奴隸,先試試你的耐力。」說

完把夾子夾在他細小的奶頭上,「啊啊┅┅啊啊┅┅」湯姆大聲的喊起來,媽媽

不為所動,反到一手彈動著夾子,一手捂在他的嘴上:「不許叫!」媽媽嚴厲的

警告他,湯姆眨了眨眼算是明白了。



媽媽鬆開手,湯姆疼痛中夾雜著快感:「謝謝女王,謝謝您的恩賜┅┅」媽

媽愉快的笑起來:「你學得很快,只要聽話,女王會給你更多的賞賜的。」湯姆

會意的點頭:「請女王盡情的調教吧,謝謝您┅┅」在這麼說的時候,我發現他

的雞巴漸漸的挺了起來。



媽媽用皮鞭掃了掃他的雞巴,鼓勵道:「嗯,好強壯的雞巴,女王要專門訓

練它,你想嗎?」肉棒在鞭鞘的掃動下逾發堅強,「是的,求女王快點┅┅」湯

姆興奮得喘起氣來。



媽媽用手來回的套動肉棒,「真是強壯的東西,這麼調教舒服嗎?」



「是的,女王┅┅請您快一點┅┅」



「好吧!」媽媽轉身拿起一個口球,往湯姆的臉上套過去,「女┅王┅┅」

「張大你的嘴!」媽媽命令道:「為了怕你打擾女王的興致,你需要這個的。」

說完,紅色的口球已擠滿了湯姆的嘴。



「麥克,把蠟燭拿過來!」



我不知媽媽要做什麼,拿起兩枝大紅蠟燭送到媽媽手裡。媽媽點起蠟燭,舉

在湯姆的眼前,湯姆的眼裡恐懼夾雜著期待,朝媽媽點了點頭,「看來你是喜歡

了?」湯姆又點了點頭,「很好!」媽媽笑著用手握著他的雞巴,搓弄了兩下之

後,滾燙的蠟油滴在肉棒上,湯姆的身體開始扭擺。



「這樣很舒服吧?」媽媽抬臉看著湯姆,他臉上已經滿是汗水,搖了搖頭,

「那好吧,既然你喜歡,就要保持它的硬度,這是命令,記住了嗎?」說完,又

一次滴了下去。



湯姆瘋狂的晃動腦袋,媽媽開心的笑著,一次一次的對著雞巴滴下去。



媽媽背對著我翹著屁股,她兩股間濕濕的,白嫩的雙臀時而分得很大,褐色

的菊花蕾開開合合,媽媽細心的調整角度,湯姆的雞巴被蒙上一層厚厚的蠟油,

讓人驚訝的是它仍然保持著堅挺的狀態。



媽媽每滴一下就看看我,而我的肉棒在不知不覺間也硬了起來,一種無法描

述的慾望燃燒著。媽媽似乎無視我肉棒的請求,依舊轉動著她那誘人的身體,不

慌不忙的滴著蠟燭。



「麥克,你覺得怎麼樣?」媽媽把屁股朝向我的位置,大腿向兩邊分開,粉

嫩的小穴輕輕的夾著,我差一點射出來:「哦┅┅媽媽,我說不出。」



「是興奮的嗎?」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



媽媽又燃起另一枝蠟燭,用手托著湯姆的肉棒:「小奴隸,記著,要保持水

平!」然後把蠟燭筆直的粘了在上面。



湯姆似乎已經麻木了,禮貌的點了點頭,肉棒上紅紅的火光讓他迷失在另一

個世界裡。



媽媽把我推在椅子上:「現在該我們了,是嗎,我的孩子?」



「哦┅┅是的,媽媽!」



***********************************



一點說明:朋友問我:你為什麼要同時開兩個故事?而且幾乎總是交替著貼

文?你不怕給讀者造成不便嗎?



其實這是不得已而為的,因為我覺得自己老進行一個故事會不知不覺的走入

胡同,而在兩個風格中切換要好得多,至於讀者方面,則要多多諒解了。



本來這部分是要留到《媽媽是AV女星(八)》後面的,可時間上是無論如

何也趕不出來了,光這一篇,就是一天敲幾百字完成的,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

從現在起直到五月初,敲文的時間基本上是沒有了,一是隨時可能出差;二是要

為全年的工作打好基礎,從早到晚都得集中精力,但一有時間,我還是會連上元

元,有朋友們在,我是打也打不走的。 ^_^



這兩天準備的東西有:碧羅春一筒;紅塔山十條,哈哈!這是至愛,到哪去

也不能少的。第三至愛就看旅途的緣份了,或者將來能獻出一章「遊春記」也說

不定┅┅



想來再貼文的時候,林兄的「檀島」應該正熱,尼玉兄的「小依」應該還在

哀羞之中┅┅這麼一想,好像兩個月馬上就過去了。



向朋友們問好!!



2000. 3. 2 西門春雪於家中





四、錯亂的感覺



***********************************

現在又有時間了,以前欠的帳小弟會一一補回來,這個故事還有很長的章節

要寫,也就是說母子的這種關係不是最終的結局,事情總是曲折發展的,請給我

時間,希望到最後您別罵就成了,當然,何時才能寫完也是個未知數。



在此重申:這個故事只獻給上元元站的朋友們,嚴禁轉載,尤其是下面的:

(即《黃色圖書館》),而且以後所

有小弟劣文都不要往這個站轉載,如果誰轉,就是狗娘養的(講粗話不好意思,

只是這個站太氣人了!)。



本文含重度的SM、CBT、物神崇拜、亂倫,讀者請三思,心理承受能力

不強的朋友請停止,裡面做法切勿模仿,切記!(因為此類故事我僅寫一部,所

以要把最殘酷的東西也寫上。)這個故事的大致題目也已擬好,不過更改的可能

性很大。



五、夫婦奴隸

六、七、野外騫馬

八、想成為媽媽廁所的人(持保留態度)

九、嚴歷的女王

十、顛狂

十一、群體調教

十二、令人羨幕的母子

十三、反叛十四、媽媽的第二個秘密

十五、幸福的生活

***********************************



媽媽用手套了套我的肉棒,眼睛直視著我說道:「剛才看的興奮嗎?」



「哦┅┅哦┅┅有一點┅┅媽媽快上來吧┅┅哦哦┅┅」肉棒被媽媽抓得很

緊,在她的手裡逐漸膨脹起來。



媽媽把雞巴緊貼在我的小腹上,媚惑的看著我:「和媽媽做個遊戲好嗎?」

媽媽把雞巴往上用力一提。



「什┅┅什麼遊戲┅┅」我已被她挑逗得要忍不住了,只想讓她快點上來才

好。



「或許你需要一點別的。」媽媽走到刑房的角落裡,提著一袋東西過來,裡

面放的都是她常用來調教奴隸的東西。



「媽媽┅┅我不要┅┅我只想要您┅┅」我有些害怕了,媽媽的手段很多,

她想做什麼?



媽媽把提袋放在旁邊,兩腿分開坐在我的大腿上:「不要怕,也許你會喜歡

的。」她隨手拿起一個皮頸圈,兩手圍在我的脖子上:「來吧,我的孩子,先把

這個帶上。」我茫然的看著,脖子上有些發緊,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媽媽熟練的把皮扣扣好,用食指挑起皮圈上的鐵環,貼著臉對我說:「帶上

這個後,你就是媽媽一個人的了,媽媽想永遠的擁有你,你同意嗎?」媽媽用奶

子蹭著我的下額,紅艷的奶頭不斷的刺激。



「我當然同意,媽媽┅┅我願意┅┅請您┅┅」我把兩手伸向媽媽的屁股,

撫摸著她光滑的臀肉,想促使她快一點套進去。



媽媽移開我的手,輕輕的說:「孩子,沒媽媽的允許,是不能摸媽媽的身體

的,記住了嗎?」



不能摸可不行,我兩手又抱在她身上:「媽媽我做不到┅┅我需要您┅┅」



媽媽無奈的一笑,手拉鐵環:「那好吧,不過下一次就沒這麼隨便了。」說

完,她又把手握在雞巴上,手指撩著龜頭:「看來你是喜歡這種方式,你看它硬

的樣子。」



「媽媽┅┅請別再摸了,我要您┅┅您的身體┅┅哦┅┅」我扳著媽媽的屁

股。



媽媽像在欣賞我著急的樣子,仍然慢慢的摩擦著:「現在把你想的說出來,

大聲的告訴媽媽。」



「哦┅┅媽媽┅┅我要您快點套上來。」



媽媽的手更加用力的捏緊:「孩子,你的話裡有一點錯誤,也許你需要強烈

一點兒的東西。」說著她把手又往袋子裡伸過去。



「哦┅┅不要┅┅請媽媽快點套上來。」



媽媽笑了:「你學得很快,還能讓媽媽聽得更清楚些嗎?」媽媽的手逐漸加

快。



感到再過一會兒就該射了,我大聲的喊:「請媽媽快點套上來吧,麥克需要

您┅┅」



湯姆聽了我的叫聲,兩眼睜得大大的,他的肉棒抖動起來,蠟油快把他的傢

夥糊住了。



「很好,」媽媽鬆開雞巴,把兩腿大大的分開,眼裡充滿了誘惑:「把你的

雞巴扶好。」我對準了她的小穴,媽媽緩緩的搖著屁股把雞巴吞入穴中,她的小

穴裡早就滿是淫水了。



媽媽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隨著我的手勢上下吞吐著:「感覺怎麼樣?

媽的好孩子?┅┅」



「我很舒服,媽媽,哦┅┅小穴吸得很緊┅┅」



媽媽加快了速度,也跟著叫了起來:「啊┅┅好樣的┅┅好孩子┅┅」她的

腰前後扭擺,我的手快支撐不住了。



「哦┅┅媽媽┅┅不要太快┅┅我要放手了┅┅」



見我吃力的樣子,媽媽放慢了動作,兩手拖住我的臉:「你的體力┅┅還不

行,這樣媽媽是不能滿足的。看來你需要幫助。」媽媽打開袋子,從裡面拿出一

個手銬來。



「哦┅┅不!您要幹┅┅」我把手從她的身後縮出來。



「真是傻孩子,不要怕,」媽媽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後面,「這樣的話

就不會把媽媽摔著了。」說完,把手銬拷在我的手腕上,現在媽媽已經完全坐在

我的懷裡了,被拷住的兩個手臂夾著她的身體,媽媽擺了擺身子,我的手臂被拉

得很直,手腕也微微發痛。



「慢點動好嗎?我的手可能受不了┅┅」



「手雖然會痛,但更多的還是快樂,是嗎?媽的好孩子。」媽媽又開始拋送

了,右手的食指勾住我的頸圈:「現在,你介意叫媽媽一聲女王嗎?」



「哦┅┅女王┅┅您是我的女王┅┅媽媽┅┅」我現在完全被媽媽控制了,

但卻有一種從未體會過的刺激。



看到我的反應,媽媽也跟著亢奮,兩眼直視著我喊著:「你┅┅真的不介意

嗎?┅┅啊┅┅媽的兒子┅┅」媽媽一邊叫著,身體劇烈的套起來。



「只要和媽媽┅┅在一起┅┅哦┅┅別動,太猛了┅┅」



「好兒子┅┅啊┅┅媽媽太高興了┅┅啊┅┅往上挺┅┅」媽媽拉動著我脖

子上的扣環,像騎馬一樣的動著,我的兩手被媽媽的屁股頂得更痛了,脖子隨著

她的牽引前後搖擺。



「舒服嗎┅┅孩子┅┅告訴媽媽你的感覺┅┅啊┅┅好壯的雞巴┅┅」



「哦是┅┅真的很刺激┅┅小穴夾住了┅┅哦┅┅謝謝媽媽┅┅」我仰著頭

看著媽媽的臉:「哦┅┅我的女王┅┅」



「很好!┅┅我的小傢夥┅┅再往上挺┅┅」



我拼命的迎合著她的小穴,媽媽把我摟在懷裡,大屁股一下一下的往下衝擊

著:「啊┅┅麥克┅┅好好幹┅┅媽要很多┅┅」



我舔著媽媽的乳縫,兩手緊抱著她的身體,在頻繁的抽動中,我已處在崩潰

的邊緣。



「媽媽┅┅我要射了┅┅哦┅┅」



「好孩子,射到裡面去┅┅射在媽媽的體內┅┅啊┅┅好孩子┅┅」



媽媽打開手銬,從我的身上下來,用毛巾輕輕的擦著我身上的汗:「媽媽是

愛你的,麥克,你明白嗎?」



「謝謝媽媽,我真的很快樂!」



這時湯姆身上的蠟燭即將燃盡了,媽媽走過去,湯姆兩眼在媽媽的身上掃描

著,眼裡充滿了性的渴望,媽媽把蠟燭從他的肉棒上取下來,兩手摩擦著他的胸

膛,一字一句的命令道:「剛才看見的不允許告訴別人,知道了嗎?」



湯姆用力的點頭,不眨眼的看著媽媽裸露的奶子。媽媽笑了,用手一拉湯姆

脖子上的扣環:「看來你還需要一點別的東西。」轉身拿起一根細長的皮鞭,用

力的抽在他的身上。





十五、幸福的生活(完)



***********************************

請原諒我先把這個故事的結尾敲出來,諸兄應能明白我的用意,至少轉起來

不是很舒服,而且就算是中間的不補,也算是有個結局,只是給林兄添麻煩了。



現在告訴大家我行文的選擇:第三種,母子複雜的性錯亂。



還有一點:此文極度另類,對此類敏感者馬上退出,否則後果自負!!



再說一遍:不適者勿讀,否則可怪不得我!!接受度不高並且嘴巴不乾淨的

網友請立刻退出這一頁,為了大家都好!謝謝!!



此文只獻給上元元站的廣納色文的朋友們!

***********************************



經歷過上次的風波,媽媽和我的關係有了新的內容,在有奴隸的場所,媽媽

是威嚴的女王;而在我們的二人世界,我們的角色是複雜的,有時媽媽是我的奴

隸、有時她是我的女王。



有了上次的經驗後,在奴隸面前我們不再做愛,以免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

而我美艷的媽媽,有時也會在調教奴隸的時候給他們一點刺激,諸如舔舔下體、

親親屁股什麼的,這往往還能促進我們的性快感。



今天是周末,晚餐後,媽媽把所有的奴隸都放回去了,她的眼神告訴我,今

晚一定是個精彩的周末。



我們先徹底的洗了個澡,身上的每一個部分都做了清潔,這樣碰到哪裡都不

會有問題了,根據媽媽的提議,我們沒有到床上去,而是去了刑房。



媽媽讓我坐在她的女王座上,在我的腳前跪了下來,「媽媽,想要我怎麼幹

你?」媽媽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兩眼飢渴的盯著我尚未勃發的雞巴,舌尖勾掃

著紅唇,她的食指挑著乳環,「為什麼不說話,您想來點兒別的刺激嗎?」聽到

我似是而非的威脅,媽媽的呼吸有些急促,這是她興奮的前兆。



「那好吧,淫蕩的女人,你到我的腿前來。」媽媽挪動著雙腿,美麗的大眼

一眨一眨的向我瞟來,我的好媽媽,你真有趣。我伸出食指勾住她的乳環,媽媽

皺了皺眉:「麥克┅┅能輕一點拉嗎?我的那裡有些痛。」一邊說,媽一邊握住

我的手。



「但也有些舒服是嗎?」我鬆了一下後,又往前一提,媽媽抓緊了我的手:

「麥┅┅我真的很痛。」我放開拉乳環的手指,兩手交叉在胸前:「媽媽你犯規

了,再這樣就沒法玩下去了。」



見我一副認真的樣子,媽媽用手抓住我的卵蛋:「孩子,不要逗我,你淫賤

的母親需要你的調教。」她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環上:「只要你想做,什麼都

由你。」



我牽扯著她的乳頭,媽媽的眼睛告訴了我她的期待,我把她的頭按在大腿中

間:「現在,你先讓她硬起來,用你的淫嘴挑逗它。」



媽媽會意的低下頭用嘴包住龜頭,舌頭一下一下的舔著,雞巴在她專心的服

侍下昂然而起,我興奮的抓住她的頭髮:「騷貨,睾丸也要好好的舔一舔┅┅」



她的舌頭滑向下面,用右手向上扳住肉棒,牙齒輕輕撕扯著皮襄:「嗯┅┅

嗯┅┅主人舒服嗎?嗯嗯┅┅」



「你做得不錯,看來你很會這一手兒。」我拉扯著媽媽的頭髮,把兩條腿架

在她的後背上,雞巴上傳來麻麻的快感。



媽媽用右手套著肉棒,舌頭漸漸的往下移動,她的左手伸向後面,探索到後

庭,一下給我刺了進去,我的腿輕輕的晃動起來,一把拉起她的頭髮:「你這個

淫女人,誰讓你這麼做的?」



媽媽一手套動肉棒,後面的手指一下下的抽拉:「這樣快活嗎?我的┅┅小

主人,要不要再往裡一點?」說話間,媽媽的手指壓住龜頭,後面的手指一下抽

了出來。



「我要你現在趴在椅子上,我要幹你的浪穴。」



媽媽跪伏在我的身前,兩手扶住椅背,雪白的大屁股向上翹起,「啪啪」我

忍不住拍了拍她豐厚的臀肉,媽媽明白了我的意思,兩手分開陰唇,她紅嫩的小

穴已在淌水了。「再往上翹你的屁股,自已慢慢的頂進來。」我兩手捏住她的肩

膀,她的腰往下沈,臀部自然的上挺,穴肉包住龜頭後輕輕的扭動。媽媽的這種

浪樣迷住了我,故意不讓她套進去,不滿的說:「快點,再進不去就要開始懲罰

了。」



「兒子┅小主人,我┅┅這就行了┅┅」她動得更快,腰臀大幅的波動,穴

裡的淫汁滴落下來。幾經努力之後,肉棒被她裹了個密密實實,我轉手拉動她的

乳環,一下下的刺激著。



媽媽的身體隨著我的動作而努力著:「大肉棒幹得好深,媽媽就欠兒子的大

傢夥幹,哦┅┅再用力,用力拉┅┅啊┅┅!」



我一邊拉著她的乳頭,一邊揉捏著她的奶子,媽媽的皮膚很光滑,屁股撞在

身上「啪啪」的響。用力的幹了幾百下後,我一下從她的裡面拔出來,媽媽一聲

驚叫:「啊┅┅我還要,再進來。」



當然會再進去,我擺正雞巴,對準她的屁眼,她正往後頂的屁股一下撞個正

著,大雞巴直入肛門內。



「啊┅┅好,好,漲的裡面好緊,哦┅┅孩子┅┅小主人┅┅啊┅┅!」



我狂亂的插入其中,顫抖中媽媽扭過頭來,喘著氣說:「用力,用力幹媽媽

的屁眼,你真是媽的好孩子,啊┅┅再猛一些┅┅」



我拍著她的臀部,白白的屁股上微微范紅:「噢┅┅你的屁眼也要用力,越

緊我才會越舒服,夾得緊一些,噢┅┅我愛媽媽的屁股┅┅噢┅┅」



刑房裡充滿了我們快樂的聲音,我緊抱著媽媽的身體,迎湊著她的挺動大力

的操著,在即將射精的一瞬間,我拔了出來,火熱的陽精噴在媽媽的背臀上,真

爽!



休息了一會兒,媽媽穿上了皮內褲,用指尖挑弄我脖子上的扣環:「現在你

是我的,幫我把假陽具拿來,要長一點的┅┅」



「是!」我跑著把她要的東西取來,慢了的話,媽媽的調教會是嚴重的。



「把它繫在我的小腹上。」媽媽兩手插腰,又回復了她女王的神態。



我小心的做好,媽媽一把把我推在地上:「現在先給它做一下潤滑,要細心

的舔好!」做好這一切之後,媽媽讓我趴下來,用清水仔細的清潔我的××,指

頭漸漸的插入其中,抽動了兩下之後,用力的拍打了兩下××,擺正了姿勢,橡

膠棒頂在××上:「孩子準備好,快樂的時候到了┅┅」



(就此打住。以上部分個人不喜,所以用××代替。)┅┅



這真是個美妙的夜晚,我和媽媽都得到了性的最高享受。



如果有人到美國來,遇見一個脖子上帶著皮圈、手腕上套著鐵鏈的年青人,

那可能就是我了,那是媽媽擁有我的標記。



同樣的,如果看到一個40左右歲的性感女人,假若有幸看到她的乳環或是

腳上的金環的話,那可能就是我的媽媽——我的女王、我的奴隸、我的愛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