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淩辱女友13
淩辱女友13


里閑逛,突然見到我妹妹小思的背影,身邊還有個健碩的男士,手搭在她的肩上,

兩個人親昵地在看著一些影音産品,咦,莫非這就是妹妹的真命天子?妹妹有我

媽媽的遺傳因子,所以生得算是相當漂亮,在中學的時候就聽聞有不少同學在追

求她,到進大學之后就有個聽說很要好的男朋友,只是她不肯帶來跟家人見面,

怕爸爸媽媽會罵她年紀太小就開始談戀愛。其實不算早了,現在還有哪個大學生

沒談過戀愛的?既然妹妹不想給我們知道,我作爲大哥,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

于是我側側身想走開,突然看到她男友的側臉,不禁叫出來:「阿彪!」他們聽

見就轉過身來,妹妹的男友忙跟我打招呼:「非哥!這麽巧?」哥哥!」妹妹有

點吃驚對他男友阿彪說:「原來你認識我哥哥?」世界就是這樣真是我是個壞孩

子,我應該去死!小,真想不到妹妹的男友會是阿彪!這個阿彪我早就認識,他

是我以前大學宿舍室友PAUL的學弟。各位色友還記得誰是PAUL嗎?就是

那個萬聖節帶我去「x泉地庫酒吧」那個識途老馬。



大學都知道大學里面有個相熟的學長,做起事來就會事半功倍,比如找PA

SSPAPER(以前的考卷)或是借個功課來抄抄都會方便很多。阿彪當然懂

得這種規舉,他知道阿PAUL這個人很好色,所以總是會帶些特別的禮物來我

們宿舍討好他,好像日本色情漫畫,禁版地下VCD等等。因爲他經常來我們宿

舍,所以我也和他熟絡起來。真想不到這家夥竟然會成爲我妹妹的男友,到底妹

妹的選擇會不會有錯呢?這家夥家境不錯,聽說他家住在市郊一座三層高的獨立

洋房(還不算是別墅),他的外貌還算是英偉,讀書也不錯,還是個學生會干事,

怪不得我妹妹和他才墮入愛河半年,就對他死心踏地,看來已經到了「非君不嫁」

的地步。但我覺得他和我妹妹不相稱,他是那種高大健碩型,我妹妹卻是嬌小玲

珑型,有點像朱茵那樣,被他的粗臂搭在她的肩上更形嬌小。還有,最最最令我

擔心的是,阿彪和阿PAUL一樣,不僅好色,而且經常拈花惹草,不乏有女生

喜歡他,妹妹要綁住他可不是那麽容易呢!



? ? 話要說回來,阿彪這個人倒很滑頭,懂得討好別人。自從那次在商場和我見

面之后,就「非哥」前「非哥」后叫得很是親切恭敬,還說:「我早就應該想到

小思是你的妹妹,有個這麽俊朗的哥哥才會有這麽標致的妹妹嘛!」果然是一石

二鳥,一句話里又稱贊我妹妹、又擡舉我,我明知他只是謬贊的口吻,但心里也

有三分歡喜,于是我和他就更熟絡更親近了。但他那種好色的性格一點也沒有改

變。有一天在大學里,我和女友走向學生餐廳時碰見阿彪,他遠遠就跟我們打招

呼:「非哥!少霞姊!」我女友和他打完了招呼之后,對我說:「非,你替我買

客炒米粉,我去找座位。」她很善解人意,讓我和阿彪繼續談話。阿彪盯著我女

友的背影,那天她有運動課,穿著清爽的黃色T恤和白色運動短褲,可能是布料

太薄或者出汗的緣故,她里面乳罩帶子和內褲的輪廓都能若隱若現地看見,加上

她的腰很纖細,走路的時候把圓屁股稍稍擺動,他看得吞了幾次口水,看來他已

經垂涎三尺了。他說:「非哥,你真行,你女友身裁可真是玲珑浮凸呢!」他一

見美色就很自然輕佻起來,我已經見慣不怪了,而且我也不介意女友被人家這麽

評論。我只是對他說:「我妹妹也不錯嘛,別總是覺得別人的女友比較好!」阿

彪只是嘿嘿奸笑,繼續看著我女友美好的背影。



? ? 吃完午飯,我女友見阿彪還是吊兒郎當,就問他說:「你不去找小思?」阿

彪抓抓頭說:「她今天下午有實驗課呢!」我妹妹讀心理學,一星期有兩個下午

要上實驗課。他有點發呆地看著我女友,特別是她那T恤上因爲天氣熱而解開的

鈕扣,過了一會兒,他才突然說:「我們三個下午都沒課,去打保齡球好嗎?」

我說:「保齡球場不是那麽容易預訂,你有辦法嗎?」他神氣地說:「別忘了我

是學生會干事!」果然給阿彪這個小滑頭拿到保齡球場最后一條線,阿彪打得最

好,最差當然是我女友,她把球一扔,「蓬,咕碌咕碌咕碌…」保齡球在木板滾

道上滑了不到一米就掉進溝里面去,幾局下來也只有十幾分,我真不忍悴睹。阿

彪站在她左前側,我女友每次打一局,他都會大叫:「嘩,好球!…有進步嘛。」

我走到他身邊,悄悄說:「少霞打得這麽差,你還大叫好球,好像有點諷刺她呢!」

他嘿嘿地悄聲對我說:「凡事不同角度都有不同的看法,你從我這個角度看看。」

然后對我女友大聲叫道:「別氣餒,開始有進度嘛。」我女友對我們這邊笑笑,

開始彎下腰準備扔球。我這時才發覺,原來女友穿的T恤領口鈕扣大開,她彎下

腰準備扔球這個姿勢,正好把T恤寬敞開來,兩個白嫩嫩的乳房形成一個很深的

乳溝,全映進我們眼底。



? ? 女友把球扔出去,一個扭腰的動作把她兩個大大雪白的乳房晃動起來,雖然

里面有個胸罩,但她這樣彎身姿勢,簡直是毫不遮掩,差一點連奶頭都看得見!

我的鼻血好像快要從鼻孔里噴出來。我耳邊又傳來阿彪的喝采聲:「好球!」然

后他貼在我耳邊說:「好球的意思是好一對奶球!」干,我這個小妹夫也真我是

個壞孩子,我應該去死!夠色,原來他一直在叫的好球是這個意思。我悄聲警告

他說:「你可別胡來,我們以后可能還會做親戚呢!」阿彪繼續他那種嘻皮笑臉

的性格對我說:「那我們可以親上加親嘛!」我女友這局只拿下兩分,女友嘴起

小嘴對阿彪說:「你還在喝倒采?我不打了!」阿彪笑笑說:「我來教你吧!」

他搖身變成我女友的教練,堂堂正正用手去校正她的姿勢。「來,腿再稍微彎前

一點。」他的手放在她的腿彎上,然后輕輕摸過她那誘人的秀腿,還在上面捏了

一下說:「少霞姊,你要多做些運動,你看你的大腿肉不夠結實!」真我是個壞

孩子,我應該去死!,我女友的大腿一直是這麽細嫩的,那里會像男人會脹起一

塊大肌肉呢?「屁股別這麽翹,低一點。」他還沒調校好我女友的角度,他的手

朝她白色運動短褲掃下去,在她圓圓屁股上按了幾下。我想他那手掌爽死了,能

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屁股上按摸。他還站在她前面說:「胸部伏低一些,哦,頭要

翹高,再翹高一些。」他的手把我女友的下巴輕輕托起來。干,站在他那個角度

正好從我女友的那沒扣鈕扣的領口看進去,甚麽都看光了!



? ? 我女友也覺得他有點過火,正想說他一句,但他立即發出命令:「好,這樣

子對準就用力扔出去!」說也奇怪,竟然真的給我女友打中八分,她忘記剛才阿

彪那種色迷迷的樣子,高興得跳了起來,兩個乳房更是他面前抖個不停,阿彪幾

乎看呆了,我也看到他褲子里隆起一個小帳蓬。我們離開保齡球場之后,阿彪拍

拍我的肩說:「非哥,這個周末你有甚麽節目?我爸爸媽媽周末不在家,不如你

和少霞姊一起來我家玩玩好嗎?小思也會來的。」反正這個周末也真的沒甚麽地

方好去,我看看女友,她也點點頭說:「去玩玩也好。」周末,我們一行四人一

起去到阿彪那市郊獨立洋房的家里,果然很漂亮,一樓是停車位、大廳和廚房,

二樓是阿彪的房間和一間客房,三樓是他爸爸媽媽的套房。阿彪去整理一下客房

給我和女友住,留下我妹妹在客廳招呼我們。我妹妹已經不是第一次去阿彪的家

里,所以她變成半個主人的樣子,到廚房沏茶給我們喝。我女友笑她說:「看來

小思就快要成爲羅太太(阿彪姓羅)了!」妹妹臉全紅了,笑著說回我女友:「

嫂嫂,你真會笑人呢,你甚麽時候要來我家做胡太太呢?」我女友和妹妹的感情

不錯,她們有時也會一起逛街、去書店打書釘,自從妹妹進大學之后,她們見面

的時間也多了,感情就更好,一見面就會「吱吱喳喳」說個不停,我插不上嘴,

于是走去二樓看看阿彪他家豪華的屋子。



? ? 「不錯吧?」阿彪已經整理好客房,走出來對我說。我走進去,對我來說,

這種客房當然是相當不錯,裝修很像酒店的房間,除了有張KING-SIZE

的大床之外,還有簡單的梳妝桌、衣櫃,還有個露台呢。我點點點頭,有點羨慕

說:「有錢人的屋子就是特別不同!」阿彪拍拍我的肩說:「別這樣說我,你看

這是最特別的。」他指指那衣櫃,櫃門鑲上全片鏡子,當櫃門關上時,就變成一

張全身落地大鏡子,而且正對著那張大床,他露出色淫淫的笑意說:「這面鏡子

今晚一定替你和少霞姊增加不少樂趣!」阿彪說得沒錯,鏡子確實會增不少造愛

的樂趣,我和女友如果住酒店時,也會在大鏡子前做愛,一邊享受著肉體的樂趣,

一邊看著鏡子里兩條肉蟲在纏綿,簡直是雙重享受。我想有不少色友會有相同的

感覺。我也去看看阿彪的房間,他房間的擺設方式和客房差不多,只是面積大些,

但有不少雜物,所以空間也不顯得很大,當然也有個大鏡子衣櫃。我也笑他說:

「你也和我妹妹有不少樂趣吧?」他對我眨眨眼說:「你明白就是了。」那晚我

們在阿彪家旁的私人會所吃了晚飯,相當高級,吃完當然由他付帳。當他在結帳

時,妹妹笑著說:「彪,你慢慢結帳,我們先回去!」阿彪對她嘻笑道:「有本

事你就躲起來,我這次進門十分鍾就會找到你!」妹妹叫我和女友快快跟她回去,

我們還不知道他們玩甚麽遊戲,原來她和阿彪童心未泯,喜歡玩捉迷藏。哈哈,

這有甚麽好玩的?妹妹和阿彪兩個還真像小孩,不過也說明他們平時還很有情趣

呢!



? ? 妹妹開門讓我們進去,原來她有阿彪家里的鑰匙,可見阿彪和她的關系已經

很深了。她一進門就拉著我女友向三樓跑去,說有個很好的躲藏地方,還回頭對

我說:「哥哥,不準你告訴阿彪!」我才沒氣跟他們玩這種幼稚的遊戲,我走到

那間客房里,把從背包行李袋把今晚要用的睡衣褲內衣褲拿出來放在床上,我看

見女友把那件我送給她的半透明絲質睡裙帶來,就知道今晚又可以和女友纏綿一

番。我突然想起妹妹沒有帶甚麽行李來,莫非她的睡衣褲內衣褲已經放在阿彪這

里?雖然妹妹不想給家人知道,但我總想知道一下她到底和阿彪已經到達甚麽程

度的關系。我見阿彪還沒回來,而妹妹和我女友又跑去躲起來,于是就偷偷進去

阿彪的房子里看看。情侶的深入關系其實有些指針(好像化學里的INDICA

TOR)。



? ? 指標一:有沒有女朋友的照片,照片放在哪里?呵呵,我看到阿彪和妹妹的

合照是8R那種大相,放在床頭櫃上。



? ? 指標二:衣櫃里有沒有女朋友的私人衣物,比如內衣內褲之類。我把阿彪的

衣櫃打開一看,果然是有,當然我不能確定是我妹妹或者其它女生的。



? ? 指標三:有沒有保險套?我一打開阿彪的床頭櫃抽屜,果然有不少,不過正

正經經的不多,反而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保險套,好像是果子味的、發熒光的、奇

形怪狀的倒是不少各位網友不妨用這些指標看看你們和女友的關系是不是已經算

是很深入的。還有一個指標:有沒有密藏的照片,比如是一些女友的性感照之類?

我知道這個指標不容易找,所以隨便四周看看。相片沒找到,我卻看到阿彪那部

計算機屏幕的影像輸入線從計算機分叉出去,插在牆上的一個插座上,是電視插

座嗎?我于是開啓那部計算機屏幕,咦,真奇怪,沒有開計算機也會有影像呢,

影像似乎呆呆地播放一個房間的情形,我再一看,啊!那角度剛對準一張床,床

上還有一些睡衣褲,天啊!那些睡衣褲就是我剛才從行李袋拿出來的,那就是說,

阿彪有個閉路電視在偷窺那客房的情形。我立即回客房里,果然找到衣櫃上有個

小暗格,還有一個小孔,剛好對準那張KING-SIZE大床,如果我們真的

對著大鏡做愛,那麽就會像正對著那個閉路電視表演。干!這個阿彪,竟然想偷

看我和女友,還叫我們今晚玩開心一些。不過從那個安裝情況來看,那閉路電視

並不是專門爲了偷看我們,因爲已經是固定在那里,來住過客房的人都給這小子

偷看過呢!我知道了這個秘密之后,心里就特別興奮,總想早點去睡。阿彪回來

后,果然只用九分鍾就找到我妹妹,然后我們玩鋤大2打鼻子的遊戲,我心不在

焉輸了好幾次,而阿彪也可能想早點回房偷看,所以我們那晚沒到十一點就開始

準備睡覺。阿彪和我妹妹就去三樓他爸爸媽媽的鴛鴦浴池去洗澡,我和女友就在

二樓浴室里洗澡,然后各自回房。



? ? 「你是不是喜歡我穿這件睡裙?」女友對我說,露出很可愛很嬌柔的笑容。

她穿著那件半透明絲質的睡裙,里面沒穿上乳罩,兩個圓圓大大的乳房把那輕柔

的睡裙胸口支撐起來,所以我能看到她整個奶子的輪廓,還能若隱若現地看到她

兩顆乳房的蒙影。我坐在床上,吞吞口水,還說話都有點吃力:「對對對…我就

是喜歡你這樣穿,很好看嘛。」女友慢慢向我走過來,我的心開始撲通撲通跳著

:女友這麽性感,不只是給我看呢,還給阿彪這個小色狼看呢!雖然我想他現在

可能不再立即偷看,因爲我妹妹也在場呢,但會錄像起來,然后有空的時候才偷

偷看。女友聽我贊她,嘻嘻嘻撲在床上說:「哇,好大的床呢!我們今晚可以從

這邊做到那一邊去。」說完把床頭燈關掉。我又把床頭燈再打開,而且調校到最

亮,說:「霞,我們別浪費這面大鏡子嘛。」女友羞紅著臉把身子轉過去說:「

人家才不要這樣,看到自己很害羞嘛!」說是這樣說,她也是順從我的意思,繼

續讓燈光照亮著大床,我心里狂樂:這樣我女友等一下豈不完完全全暴露給阿彪

看?我興奮不已,撲到女友嬌柔的身上,開始親吻著她的小嘴,女友閉起眼睛,

張開嘴巴,讓我的舌頭鑽進她嘴里,卷弄她的小舌頭,親得她咂咂有聲。



? ? 我的手也沒空閑著,當然是從那件似有若無的輕薄睡裙上撫摸她的兩個大奶

子,啊,好柔軟,雖然已經是摸過很多次,但仍然使我兩個手掌酥酥麻麻,那種

感覺使我對她如癡如醉。我的手掌輕輕來來回回地在她乳房上滑摸著,使她兩顆

小乳頭脹挺了起來,從睡裙里凸起來,輕刮著我的手掌,女友不禁「哎嗯」輕歎

一聲,把胸脯挺起來,迎合著我的愛撫。我的手慢慢摸下去,從她短短的睡裙下

擺伸進去,摸她的小內褲,也是絲質的,滑不留手,我的手從她兩腿之間插進去,

摸她大腿內側的嫩肉,她最初夾得緊緊,但我伸出大拇指,扣進她內褲胯間的部

位,尋找小小的凹位就按弄進去,女友輕輕「啊」一聲,兩腿自然地放松,讓我

的手指可以自由地摩擦她內褲胯間那個凹進去的部位,女友根本經不起我的調情,

沒幾下我就感到她內褲那部位已經濕了。我看看那面大鏡,女友的睡裙已經給我

翻起來,她背對著鏡子,我就能看到她從睡裙外露的小內褲,被我撫弄下,那件

小內褲已經滑下一大半,兩個圓圓滑滑的屁股露出來,連屁股溝也能清楚看見。

我又想起阿彪那個閉路電視,他看到的情形和我在鏡子里看到的是一樣吧?干,

你要看就給你看個夠!想到這里,我把女友的小內褲往下一拉,她兩個嫩白富有

彈性的屁股全顯在那面大鏡子里,我還要在她屁股上摸了又摸,捏了又捏,干我

是個壞孩子,我應該去死!,他肯定會看得噴出鼻血!



? ? 「你脫人家的褲子,你自己卻不脫,不公平嘛!」女友推著我,叫我要脫褲

子。我心里有點報複的想法,阿彪,干你媽媽的,你既然想偷看我女友,我也把

雞巴給你看看,讓你惡心一下也好!我就對著鏡子,脫下自己的褲子,把大雞巴

挺出來,我的雞巴按東方人來說算是挺大的,這里已經興奮得直立起來,差不多

挺成90度直角,我知道那閉路電視鏡頭的方向,就對準那方向撫弄一下自己的

雞巴,還要把包皮套弄幾下,然后才把保險套戴上去,嘿嘿!阿彪日后在看錄像

時,看到我這一幕,夠他惡心吧!我回過身又再次把女友壓在床上,她也很配合

地抱著我,知道我開始要和她打起真仗來。我又看看鏡子,鏡子里只看到自己赤

條條兩條毛毛的大腿和不是很好看的屁股,而女友的風光給自己遮住了,這樣子

就不能把女友美妙身裁暴露出來。我說:「霞,給你做主動吧!」說完后把她身

體反轉過來,讓她伏在我的身上。「又要人家主動,好羞人嘛。」女友嘟起小嘴,

但還是很興奮,讓我把她推坐在我的身上,這樣子她整個身子都照在鏡子里。我

伸手在她胸脯上撫摸,還一邊說:「你看看鏡子吧!」女友看向鏡子,看到自己

大胸脯正給我撫來搓去,羞得臉紅紅的說:「非,你就是愛這樣,弄得人家很淫

蕩那樣。」我說:「我就是喜歡你淫蕩嘛,我希望以后的妻子能夠在外能溫柔賢

淑,在床上能夠放蕩淫賤。你看著,像這樣。」我說完就把她睡裙的肩帶向兩邊

拉開,睡裙滑了下來,她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抖露了出來,我還故意挺動自己的

腰,使她那兩個圓嫩奶子一顫一抖,煞是好看,然后我的雙手就撫摸上去,把她

兩個嫩奶子擰得扭來捏去,我還故意從旁邊摸捏她的奶子,使她的兩個乳頭完全

沒有遮掩地露在鏡子里。「你好壞呀,把人家弄得很淫蕩啊…」女友嬌嗔著,我

就把她的纖腰放好位置,讓她的私處正好在我的大雞巴上摩擦著,她的小穴嫩唇

給我雞巴上的硬毛摩擦幾下,已經忍不住呻吟起來,我更是感到她小穴已經水汪

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