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悲伤的幼女又被轮奸
悲伤的幼女又被轮奸

微寒的冷风飒飒的颳起,卷过破落残旧的大厦天台,也卷过她的脚,一双危站于窄
窄的墙上的脚......
怀着极度破碎、伤透得无可再伤的心灵,这一刻,身上还穿着校服、十三岁的雯雯
已决意寻死,永别这个不值得她留恋的世界,永别那个极之可恨,刚将自己无情地甩掉
的男友"亚政"......。
但她却不知道,冥冥中早已注定了她命不该绝,今天她是绝对死不掉的,但......她
却要遭受一次比死更难受的惩罚!这是上天对她糟塌生命的惩罚吧!
荒凉的天台上,其实并非空无一人,在幽黑的暗角中,两名无聊而颓废的不良少年
阿华与阿杰,正躲在那里以狂饮咳药水来逃避不平的现实。
当药力将脑袋冲得虚虚浮浮之际,竟让他俩发现那在低声哭泣着的雯雯,瞧见那条
被风吹起的校裙下,纯白而细小的内裤!
啊......这一眼着实不得了,非但勾起两人本已红红欲发的性欲,更为雯雯带来一场
比死还痛苦的恶梦......。
"小妹妹,怎么哭得一对眼睛都红了呀!"像喝醉酒、脚步浮浮走近的阿华语带轻
佻地说。
"呜......关你甚么事呀!你们这些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人的!"
"喂,阿华,看她这个样子好像是想跳楼哦!"阿杰说。
"是呀!我是要跳楼呀!你们可不能阻挡住我!"雯雯激动地向前踏了一步。
"小妹妹,妳冷静一下!妳要死的话,我们倒是阻挡不了妳,不过......"
阿华突然冲向雯雯身前,双手一抱,已强行把她拉回地上。
他涎着脸说道:"不过,妳这么酷的女娃儿,在临死之前好应该让我们玩一玩,否
则岂不是太浪费了,嘿嘿......"
"哇!你们想干甚么呀!"本来连死也不怕的雯雯,此刻她的面上反而流露出恐惧
的神色了。
"想干甚么?横竖妳等一会跳下去之后,都变成肉酱了,还不如在妳那只美味鲍鱼
未变浆煳之前,先让我们尝尝滋味,大家享受一下啦!"
阿华二话不说,就扯下一条别人平时用来晾衣服的"尼龙绳",将雯雯双手捆绑起
来,接着开始在她身体上下其手,扯下内裤大肆淫辱......
"阿杰,先别顾着摸她下面啦!这个美媚的胸围扣得好紧呀!我解不开呀,过来帮
帮手啦!"
"干!你有你玩,我有我玩......她下面才过瘾啦!你看!她的毛生得多整齐,就像
个'T'字一样,哗!爽呀!"
"救命呀!救命呀!"雯雯拼命求救。
"妳没有发神经吧!哪有人既然来自杀,还要叫救命的?"
阿杰一边挖弄她干涩的阴道,一边责骂她。
"你们才神经啦!快放开我呀!救命呀!"
"不准叫!"阿华唯恐雯雯的叫声惊动附近的人,便用刚才脱下的白色纯绵内裤塞
进她的小嘴里,然后继续凌辱她的身体。
两人各有各忙的,阿华从后抱着雯雯,伸手由校服里摸上她乳房,勐力地抓着她两
个肉球,还不时的用手指揉捏着两粒乳头,痛得雯雯眼泪直淌。
而阿杰则更狂放,像个车房技工似的蹲在雯雯胯下,抬高头拼命狂舐她那只幼嫩的
鲜鲍,舔得"雪雪"有声。
当阿华认为自己已经玩够了雯雯的肉球,觉得是时候和阿杰掉换位置之时,阿杰却
完全陶醉地埋首舐着这只美味的鲍鱼,对阿华的要求置若罔闻。
"喂,阿杰,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一会儿我们终究要干她的,这地板太硬了,不
如另找个地方,大家干起来舒服,不如抬她到那个地方去玩吧!"说时还使了个眼色。
阿杰似被一言提醒,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瓜说道:"对!怎么我就没想到呢!那里
还有好多"设备",用来对付这个美媚就最适合啦!"
于是两人再次同心合力,把雯雯蒙头蒙面挟着到阿杰的家中......
雯雯被两头禽兽推入客厅,转眼间身上遮盖肉体的布料已被脱过清光,她心知今天
是劫数难逃,反抗也是没有用的了,只好放软身躯,像一条死鱼般任其鱼肉了......
这次,阿华坚持要攻雯雯下体,并且一始就用脚趾撩她的阴毛,雯雯对于他这奇特
的行为,着实非常呕心,可惜能够做的,只有闭着眼、咬着牙,默默地强忍。
她连唿叫的声音也没有了,这与奸尸无异的感觉,阿华顿时气上心头,发狂地使劲
紧握着雯雯白里透红的肉球,抓得她的乳房深深印上一条条赤红的指痕,继而又以牙齿
出力咬她那细小坚挺的乳蒂,犹如吃口香糖一般......
如此的粗暴行为,实在是使雯雯相当难受,但为避免自己的痛苦反应会给对方带来
官能上的快感,唯有继续强忍痛楚,任凭泪水如泉般从眼角涌出。
见到雯雯仍然毫无反应,阿华便出动了他必杀技,竟然在厨房取出衫夹,强硬拉出
雯雯的阴唇,狠狠地一夹而下......
纵使雯雯如何坚忍,但此刻雯雯也实在抵受不住阿华这变态的必杀技,自然痛得她
掩着下体,惨叫地翻滚着。
看见雯雯死去活来的样子,阿华仰天大笑,继而抬起她的屁股向着自己,以手指挑
弄她的阴唇,轻挖阴道。
但即使阿华如何卖力,怎样满足手指之欲,雯雯的鲍鱼仍然如往昔的干旱,活像没
浇水的泥土一样。
干了这么多把戏,却仍挑不起雯雯半丝性欲,连所谓的必杀技也使出之后,他唯有
认命地采取最基本的爱抚技术,伸出尖尖的、长长的、像毒蛇般的舌头,在距离她桃源
洞约两寸的位置,呈螺旋形状的对洞口钻了进去。
即时逗得雯雯全身一颤,看来这一招大有成功的机会了,于是阿华不停的舔、钻、
吮后,只见有淫水开始缓缓地从本来干枯的肉洞中渗出,一番努力渐见成果,阿华当场
如获至宝,大口大口地狂吞勐饮这道珍贵的玉露甘泉,喝得津津有味!
阿华这要命举动更加剧了雯雯的反应,令她那不争气的身体,在未经雯雯本人同意
之下,如颱风后的暴雨般,倾泻出更多更多的淫水来,一时间,阿华竟承接不下,淫水
灌注口内,满泻了便连口水从口角慢慢溢了出来。
这份无法自控的生理反应,着实令雯雯既羞且怒。
突然间,一股不知从何而生的勇气忽然涌现,重新给她灌注力量,手脚勐地狂伸乱
撑,欲将身上这头人狼推开。
可是她愈反抗,愈脱离不到两头淫兽的魔掌,反而激怒正欲火澎湃的阿华,只见他
冲进厨房取出菜刀,二话不说就往雯雯的胸膛刺下!
刀尖刺入雯雯左边的肉球大约两分深及时停住,血沿着刀尖流过雪白的肌肤,相映
成一抹娇艳而诡异的情景。
望着雯雯乳房赤红的血,阿华神色狰狞地说:"乖乖的听我话,要不,我就一刀对
这里插下去,横竖妳现在这个死样子,和奸尸没有甚么分别。"
当亲身感受到死亡带来的恐惧戚觉时,雯雯终于领略到生命的可贵,在另无更好的
选择下,她只好苦苦哀求道:"不、不要杀我,我听话了!"
一直坐在旁边欣赏整个过程而等得发闷的阿杰,听后雀跃地说:"好!是妳自己说
的!现在我们叫妳含,妳含不含呢?"
雯雯哭着点了点头。
"呵呵!好了,你先含他的吧!现在我这支'无敌大碌棒'终于可以出场啦!"
说完,阿杰就得意忘形地在纸皮箱内找出一支蓝色的电动自慰器,不由分说,就往
雯雯的阴部插去......
"啊......"一声凄厉无助的惨叫响起,那条自慰器已插进雯雯的阴道之内,虽然只
没入一半,但已痛得雯雯按着下体不住哭着打滚。
阿杰恐怕弄出人命,情非不意的把自慰棒抽出,怎料一抽出来,自慰器竟黏着点点
的血丝,吓得阿杰即时翻看她的阴道是否被弄伤。
"怎样呀?"阿华紧张的问道。
"哦!她就没有事,不过我就打死自己好了,原来这个美媚还是个处女!"
晴天霹雳,阿杰后悔己太迟,而就算阿华用手上的刀杀死阿杰也于事无补。既已成
事实,阿华惟有接受,只好叫雯雯替自己口交。
雯雯既然尚是处女,自然从未和任何男人做过这回事,心中万分抗拒,但仍无可奈
何地张开小口,勉强的张开小嘴,含着阿华的"大肉肠"。
除了技巧较为笨拙之外,雯雯在口交方面几乎亳无破绽。嫩薄的嘴唇含在包皮上,
像两片软绵绵的面包夹着香肠一般,整齐洁白的牙齿,给予人干净的感觉,却又不至于
在吸吮中刮伤龟头。
充满了唾液的湿润口腔,似是把阳具塞进沾湿满了暖水的年糕中,好不舒服!
加上雯雯用口来回不停的吸啜,这种在一刹那的时间,就由黑暗地狱飘升至极乐天
堂的快感,只维持了十多分钟,阿华便随着雯雯的不停吸吮而觉得要射精了,所以他飞
快地拔出在她口内的炀具,可惜为时已晚。
阿华第一注泄出的精液已激射进雯雯的口中,接着射出的却正正溅在雯雯的面庞之
上,有些甚至渗入她眼睛内......
接力时问到了!一直苦候得差点想自慰泄欲的阿杰,终于可以品尝眼前这个虽被自
慰器破了处,但仍然未被任何大肠侵占过的阴道......。
阿杰比阿华来得温柔,先慢慢的舐匀她全身,再细心地抚摸她的肉球,轻轻的搓捏
着,像抚弄着刚出生的小猫,阿杰是这样的温柔!比起阿华的粗暴,以及他刚才用自慰
器强硬插入雯雯阴道的行为,简直判若两人。
可是,不论阿杰如何温柔,雯雯依然如一些没有职业道德的妓女那样,只懂脱光衣
服、分开两腿,任由客人随便玩弄而已。
雯雯的不愿意,阿杰哪会不知,只是现在又不是与自己女朋友做爱,自己开心便可
以了,所以也不太介怀。
一个翻身,阿杰把头钻进雯雯胯下之间,再次品尝她的鲜鲍,舌头鬼马地撩动她的
阴毛,接着阿杰沿着雯雯的阴核舐至尿道口,又再由尿道口舐回桃源洞,之后在她肛门
停下来,再由肛门反复地舐吮阴核,不断地来来回回,终于弄得雯雯的阴道再次湿润起
来了。
差不多可以进入了,阿杰把安全套戴在自己的性器上,但却未有即时插入,只是在
桃源洞边撩拨"探路"......
看过"警讯",知道精液可以作DNA"科学鉴证",阿杰戴着避孕袋的阳具终于
插入雯雯的阴道内。
那紧窄迫狭的桃源洞,夹得阿杰的阳具几乎透不过气来,两者之间完全没有空隙存
在,即使阿杰稍为移动一下,阳具也被她挤得像在繁忙时间身处载满乘客的地铁车厢中
一样。
别以为这种情况会有快感,被压得这样辛苦,加上避孕袋套着的压力,阿杰只感到
每一次抽插,都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至于雯雯方面当然亦绝对不好受,分泌不足与安全套的胶质表面,每一下的磨擦,
就像受着火烧酷刑,烫炙着阴道中的每条神经。
终于,阿杰强把雯雯的腿分成接近"一字马",方才减轻那特别厉害的逼迫感,直
至雯雯阴道习惯了他的抽插,自然地分泌得愈来愈旺盛之后,阿杰才可真正领略到享受
处女的快感,他突然又忍不住把安全套扯掉,把坚硬的阴茎赤裸裸的插进去。
逼迫感消失了!阿杰只听到自己抽插她阴道的"滋滋"声,他愈是抽插得快,声音
就愈加频密,有时候,阿杰抽插得过快,包皮也会被她阴道内的嫩肉挤至吐露龟头。这
情况,好比阿杰自己用手捉紧阳具上下套弄有趣百多倍。
将近要泄出精液的时候,阿杰更如着了魔似的疯狂抽插,大腿连环拍击着雯雯臀部
的声音,亦相应急促响亮。
进入忘我境界的阿杰,很快地感到龟头一阵酸麻,接着浑身一颤,赤红的大龟头终
于宣布抵受不了磨擦,喷射出满藏着千亿精虫的白色黏液。
被阿杰干得满身乏力、手脚酥软的雯雯,活像死尸般软躺地上,而那渗出殷殷血丝
的阴道,亦失去了阿杰的阳具。
但是,在旁观战的阿华又欲焰高炽了,他并不嫌雯雯的阴道里洋溢着阿杰的精液,
只把它当成润滑剂......
雯雯终于失去知觉,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又置身在天台上。
恶梦终于完了!原本想着寻死的雯雯,最后带着疲倦伤痛的身躯,一拐一拐的步回
家去,至于她那块被强夺去的处女膜,就只好当成是领略生命的意义而支付的学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