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贖罪母!無雙戀曲第1一2章
贖罪母!無雙戀曲第1一2章

第一章要讓你落入地獄,媽媽!



「啊……好疼……好難過……」



在空曠的房間?回蕩著女人痛苦的呻吟。



年紀大約四十歲的女人雙手被捆起後用繩子吊起來,繩子的高度被故意調整

到腳尖踮起來以後剛好勉強挨得到地麵的位置。



豐滿成熟的身體一絲不掛,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巨大的乳房像白色的桃

子一樣掛在胸前,兩腿之間光禿禿的,可以清楚看到肥厚充血的陰脣,從蜜壺?

滲出散發著強烈氣味的蜜汁,順著雙腿流到地上。



幾個男人站在女人的周圍玩弄她的身體,女人無力的低垂著頭,因為保持著

這樣的姿勢被男人淩辱的時間已經長達四個小時,強烈的衝擊使得女人身心都感

到疲憊,早已失去了反抗的意願。



女人是在傍晚時候被抓到的。



穿著能夠完全體現豐滿身材的紅色旗袍,和經過精心修飾的妖冶麵容,風韻

猶存的麵容雖然已經上了年紀,卻還是散發著媚態,能夠讓人產生淫蕩的聯想。



剛剛和幾個朋友打完麻將,走在回家的路上,腦海?還在興奮的回想剛才的

麻將牌局。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即將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在經過停在路旁的一輛汽車時,車門打開,有一隻手從車廂?伸出,抓住了

毫無防備的女人的手,把她拖了進去。



汽車很快就飛馳而去,街道上一切如常,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但是從這

時起女人已經落入了永遠不能逃離的色情地獄,而地獄的主宰,就是現在坐在自

己麵前的沙發上的男人。



在男人麵前的地上跪著一個身材曼妙、氣質高貴的中年美婦,兩隻纖纖玉手

握住男人的肉棍,正專心致誌的作著口交,不時地從性感的雙脣之間發出「嘖」

「嘖」的聲音。



男人一邊享受著周到的口交服務,一邊下命令要站在旁邊的手下盡情的折磨

被綁架的女人。



可憐的女人受到殘忍的折磨,不斷被人激起強烈的性感,但是總是不能痛痛

快快的得到發泄,而且還要接受各種性虐待,不管女人如何的哭泣哀求,坐在沙

發上的男人都無動於衷。



這個男人冷酷無情,有一種霸王的氣質。



擁有強健的體魄和英俊的外表,戴著名貴的手表和戒指,可以說是一個非常

出色的男人,但是身上散發出我行我素、冷酷霸道的氣息。



雖然男人一隻手輕輕撫摸著麵前美婦的頭發,很悠閑的樣子,然而眼睛?射

出可怕的光芒,那是死一樣冰冷的光。



女人不知道這個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可怕男人,為什麼會用這樣激烈的手段

來對付自己。



「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我給你們錢。」



已經無法忍受的女人再一次哭著叫道。雖然是憂傷的表情,但是身體卻像是

和精神分離似的用力扭動,貪婪的吞下男人雄壯的性器。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是

因為女人被注射了強力春藥。



不顧女人的哀求,兩個身材魁梧的男人開始用他們那有著驚人長度和硬度的

巨大肉棒再次向女人發出猛烈的攻擊。



站在前麵的男人握住女人的一條豐腴大腿,和著自己肉棒的攻勢發力向前推

動,因為是被吊起來,所以根本無法掌握平衡的在空中搖晃,男人每一次凶猛的

進攻都會把身體頂得飄起來,然後再蕩回來時,就是接受全身重量那樣強大的力

量的插入。



何況還有另一個男人站在身後,做著同樣的事情,隻不過插入的是肛門。



這樣迅速而猛烈的刺激,每一次的插入都象是要把子宮刺穿,肉體的碰撞發

出響亮的「啪」、「啪」聲。



女人另一條腿拼命的垂向地麵,雪白的腳掌繃得直直的,試圖通過腳尖和地

麵的摩擦減輕撞擊的力量,但是無濟於事。



身體的快感和手腕的疼痛混合產生的強烈感覺使得女人身體劇烈的顫抖,發

出淒慘的叫聲,兩個巨大的乳房隨著身體抖動,搖蕩出眩目的波浪。



與此同時,坐在沙發上的男人也凶狠的進入身下美婦的身體。



沒有多久,女人再一次尖叫著抽搐身體,大量的淫水順著垂下的大腿流到地

麵——那?的地麵早就被源源不斷的淫水浸濕了,男人們沒有停止插入,不過過

於疲倦的女人身體已經沒有辦法做出令人激動的回應。



看到這樣的情景,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金發女人從角落?走出來,手?拿著

裝滿藥水的注射器。



「不……不要……饒……饒了我……」女人哭泣著躲避,這已經是第三次注

射這種不知名的藥水,每一次注入這種藥水後,身體就會產生強烈的性欲,但藥

性過後身體就會疲倦疼痛得像要裂開一樣,那種滋味太難受了。



「嗯。」這時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哼了一聲,放下那個已經達到高潮的美婦,

站起來走到受到折磨的女人身邊,用手捧起那沈甸甸的乳房。



「很痛苦吧!這是混合了強烈性藥的海洛因,注射了以後就再也離不開它,

如果停用的話,就會感到比死更難受的痛苦。」



聽到這句話女人猛地擡起了頭,驚恐的看著男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天啊,被注射了會使人上癮的春藥,從此以後再也不能離開這種藥物的控製

了。為什麼會這樣?



「你以後就要在我這?做為男人服務的性奴隸了,像你這樣的老女人,如果

不認真工作是賺不到錢的,那樣的話,也就不可能有這種藥給你用了。」男人接

著說出更加可怕的事情。



一切都完了,竟然成為需要毒品才能生存的癮君子,而且要通過提供性服務

才能得到毒品,這樣的悲慘生活,為什麼會落到我的頭上?深深感到絕望的女人

發出激動的吼聲: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們要錢我可以給你們,為什麼還要做出這樣殘忍的

事情?」



男人冷冷的看著她。「你的錢,都是你那個拍A片的女兒給你的吧?你為了

自己有錢花,所以逼著女兒去拍A片。」



「你……你怎麼知道我女兒的事情?」



「把親生的女兒推進地獄,像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稱之為母親,我這個

人,最恨的就是像你這種無恥的母親,所以我懲罰你,讓你也成為比女兒更下賤

的人。」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為什麼要你來管,你為什麼這樣做。」



「因為,我要懲罰這世界上所有有罪的——母親。」男人冷笑著,說出令女

人驚愕的回答。



就在女人驚訝的時候,拿著注射器的女人把針筒尖端刺入女人身體,把?麵

的藥物注射到女人體內。



「你是誰?」在沈迷於新勃發的情欲之前最後的清醒時刻,女人突然想到這

個問題。



「鬼恨!」男人微笑著說出兩個字。



鬼恨!



女人絕望的瞪大了眼睛。落到鬼恨的手?,真的是一切都完了。



沈浸在無法與命運抗衡的絕望情緒中的女人,開始認命般的扭動身軀,沒有

多久,雪白的皮膚又開始泛起妖豔的紅色,女人搖晃著近乎癱瘓的身體,配合男

人的攻擊。



************



裸體的兩個人躺在床上,剛才那個和鬼恨在一起的那個美婦看著正在玩弄自

己乳蕾的鬼恨。



「鬼爺,你的母親找到了。」



「真的嗎?」



鬼恨的眼前,又一次浮現出一個年輕的女人和一個小小的孩子的身影。



「小明,媽媽對不起你啊!因為媽媽要結婚,媽媽不能讓別人知道媽媽有你

這個兒子,所以隻有把你送給別人了。」



「媽媽!」幼小的男童看著遠去的母親,大聲的哭泣。



鬼恨的手,狠狠的捏著身下女人那粒堅硬的乳蕾,仿佛那是自己媽媽的乳頭

一樣,女人的身體疼得抖動,臉上卻露出滿足的笑容。



「她現在在哪??」



「她在一家中學?麵當國文老師,十年前老公已經死了,有一個十五歲的兒

子。」



「我要懲罰她,讓她生不如死。凡我所經曆的,都要她去承受。」



************



齊肩的秀發下甜美的麵容,雪白的皮膚閃爍著珍珠般的光澤,依然高高聳起

的乳房和修長的雙腿。這是淑惠在換早上上班所穿的衣服時從穿衣鏡?看到的自

己。具有完美曲線的豐滿身體是如此富有成熟的魅力,完全不像是已經四十歲的

歐巴桑。



已經是到了俗謂如狼似虎的年紀,對異性也比以前敏感,偶爾用手觸弄一下

敏感的部位,熱力就從小腹升起。



(現在的我,就像已經熟透了的果子,如果再沒有人采摘,就隻有默默落到

土?腐爛了。)



然而卻並沒有任何和男人交往的打算。主要的原因是對十年前死去的丈夫過

於失望,按照父母的安排嫁給了一個富家子弟,誰知道是那種吃喝嫖賭什麼都來

的男人,根本不能作為依靠終生的對象,敗光了家產以後在就在酒精中死去。



現在淑惠身邊的,也都是一些垂涎於她美色的登徒子。



正是出於這種考慮,才能夠強行壓抑住體內熊熊燃燒的火焰。(即使爛掉,

也好過被不珍惜自己的人玩弄。)每當不可避免的感到寂寞的時候,淑惠都會這

樣想。



(要找就要找到一個真心愛自己的男人,不然就乾脆不找,再不能犯以前的

錯誤了。)



這時大門傳來「嗒」的一響,是兒子誌偉回來了。



十五歲的誌偉春天時候因為品行不端被所在學校開除,就再也沒有上學,成

了整天遊手好閑的不良少年。



淑惠迅速穿好衣服——是一套式樣保守的職業女裝,走出臥室,立刻看到神

情疲倦的誌偉,眼睛?滿是紅絲,依然穿著昨天的衣服。



現在是早上八點,誌偉顯然是在外麵玩了一個通宵。



「你幹什麼去了,為什麼這個時候才回來?像你這個樣子,怎麼能夠在社會

上生存?學也不上,一天到晚鬼混……」



淑惠大聲的斥責兒子,但是誌偉就像是不怕開水燙的死豬皮,對媽媽的責罵

無動於衷。基本上,淑惠對這個兒子除了說幾句之外無計可施,由於以前做過有

悖母親職責的事情,對兒子倍加溺愛,結果造成如今的局麵。



誌偉自顧自的在房間?走動,當他看到媽媽準備出門時,走過來抓住媽媽的

手袋。



「我沒有錢了,拿點錢給我。」



「什麼,又沒錢了?前天才給了你三千元……」



誌偉搶過媽媽的手袋,從?麵掏出錢包。



不但沒有工作的想法,而且頻繁的伸手向媽媽要錢,把自己的媽媽當作是搖

錢樹,用這種方式取得金錢以後就到外麵去鬼混。



誌偉就是這種可惡的人,和死去的丈夫一樣,說是未來的人渣也不過分。



「你幹什麼……」



「反正你就隻有我一個兒子,這些錢遲早也是我的。」誌偉凶狠的說。



誌偉拿了錢以後飛快的離去,很快就不見蹤影,看來他就是為了向老媽要錢

才回來的。無所適從的淑惠靠在牆上開始一個人哭泣。



「我怎麼會有這樣的兒子?」



這時想到了誌偉臨走時的話。



(反正你就隻有我一個兒子……)



(要是……要是小明……小明還活著……就好了。)



晶瑩的淚水就像是珍珠,從懮傷的大眼睛?一滴滴滴落到地上。



************



「色鬼,不要臉,下流胚子。」



從公車上下來,淑惠暗暗的罵。



這都是因為剛才在公車上,碰巧和一向對自己抱有不軌想法的陸主任站在一

起,結果這個陸主任乘著人多擠在一起的時候,對自己毛手毛腳。



陸主任是個四十幾歲的大胖子,不但是地中海式的禿頭,而且中部崛起肥大

的肚腩,是那種最讓淑惠厭惡的,雖然自己有私家車也一定乘坐公車上下班以便

對乘客進行騷擾的中年好色男人。但這個人恰恰就是淑惠所在學校的教務主任,

一直對淑惠有性的要求。



開始還隻是隔著裙子磨蹭屁股,接著是用整隻手掌撫摸,後來幹脆把手指伸

進了裙子去撫摸三角短褲。



其實剛才從一開始淑惠就已經察覺到對方的意圖,可是因為強烈的羞恥,最

重要的是害怕激怒對方導致更為嚴重的後果——如果得罪了像陸主任這樣在學校

?有權有勢的人物,恐怕工作都會不保吧。



(如果得罪了這些人不得了呢!我一個寡婦,又沒有可依靠的男人,兒子又

是個不爭氣的家夥,還是不要生事的好。)



陸主任當然也知道淑惠的顧慮,所以才肆無忌憚的上下其手,淑惠隻有默默

的躲避陸主任的攻擊,可是到處都是人,根本是避無可避。但是更讓淑惠害怕的

是自己竟然對這種猥褻有了反應,從陸主任得意的眼光中,可以看出他也察覺到

了淑惠身體的變化。



幸好就在陸主任得寸進尺的想用另一隻手去撫摸淑惠豐滿的雙峰時,公車到

站了。淑惠逃難似的跑下車,一邊在自己心?暗罵,一邊感到難過。



「要是有一個自己的男人在身邊就好了,要是有男人的話,這個陸主任也會

因為有所顧忌而不敢這樣胡來吧。」心?不由自主的這麼想。



這時淑惠聽到有人在喊自己。



「林老師。」



那種公鴨嗓子根本不用回頭,就知道來的是誰。



「啊!陸主任,早上好!」淑惠連忙抹去淚水,強笑著招呼,不但不敢指責

這個男人在公車上的行為,而且還要裝成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陸主任

卻滿麵淫笑的看著她。



「林老師,你今天好漂亮哦!是不是因為很舒服的緣故啊!其實我可以讓你

還要舒服哩。」陸主任誇張的說,一邊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淑惠,一直手順勢搭

到淑惠的肩膀上。



淑惠拼命掙脫那隻色手,逃進所任教的培英高中的教師辦公室。



************



「現在請大家把課本打開,我們今天上的是第十三課……」



淑惠站在講台上,手?捧著國文課本。現在是她的上課時間,時間是下午。

學生們大多沒有聽她講課,有的在睡覺,有的在講話,由於沒有什麼大的情況發

生,淑惠也就裝做沒有看見。



這所高中,本來就是所謂的三流高中,學生也大多是根本就不想,也不可能

考上大學的差生,到這?來隻是想混到畢業。



時間上到一半的時候,從後排傳來淑惠再也不能裝作聽不到的談笑聲。



「他媽的,好大的奶子。」



「這種肥屁屁,真想摸一摸。」



幾個學生旁若無人的坐在一起,討論著色情的問題。帶頭的是全校有名的不

良學生陳文勝。



真是麻煩!對於學生的公開挑釁,淑惠不能不顧及自己作為老師的尊嚴,硬

著頭皮走到陳文勝的座位邊,看到課桌上放著一本攤開的色情雜誌。



「陳文勝同學,請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淑惠用自己覺得很威嚴的口氣

說道。



「這種事大家都在做,有什麼好注意的,其實老師你也很喜歡做這種事吧,

嘿嘿……」



完全不把老師放在眼?,個子高大,穿得花?胡哨的陳文勝笑嘻嘻的說出下

流的話。



「你……」



「這有什麼好害羞的,啊,對了,今天早上我坐公車時,好像看到有男人在

摸老師的屁股呢。」出乎意料的,陳文勝突然說出讓淑惠意想不到的事情。



淑惠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沒想到早上的尷尬場麵,竟然被學生看在眼?,

而且還在班上公開的說了出來。



「你……胡說……」



出乎意料的事情,令淑惠一下子慌了手腳,管教學生的念頭早已拋到九霄雲

外,恨不得馬上用手把陳文勝的嘴巴捂住。



「咦,是真的嗎?老師你是不是碰到色情狂啦。」



聽到這樣的事情,全班學生的情緒一下子高漲起來。



「有可能,不過,那個男人把手指伸到老師裙子?麵的時候,老師也露出很

舒服的樣子,所以也有可能是經過老師允許才這樣做的。」陳文勝大聲的說。



這才是讓淑惠最害怕的事情,早上自己有反應的事情竟然被別人發覺,而且

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學生!



在羞愧和憤怒中,淑惠突然驚恐的發現身體起了性感的反應,感覺到乳頭勃

起,和乳罩摩擦得好難受。



(我這是怎麼了?)被身體的反應弄得心煩意亂的淑惠,在下意識的反駁中

說出無比後悔的話。



「胡說,你怎麼知道?」



在全班學生的哄堂大笑聲中,淑惠纔驚覺到自己泄漏了身體的秘密,羞愧中

她扔下書本,沖出了教室。



************



回到家?,依然是冷冷清清,誌偉還在外麵鬼混,當然不會回來。淑惠趴在

床上痛痛快快的放聲大哭。一切都不如意。



按照父母的意思嫁人,丈夫卻是個敗家子,把家產敗光之後自己也死於酒精

中毒,留下自己和年幼的誌偉孤苦無依。



雖然自己盡心盡力的維持家庭,可結果誌偉也重蹈死去老子的複轍,不求上

進,隻知道吃喝玩樂,把這幾年自己辛辛苦苦存下來的幾個錢也花得所剩無幾。



可最讓人失望的是根本沒有可以依靠的男人,層出不窮的性騷擾令人防不勝

防,身邊的男人個個都垂涎自己的美色,就像陸主任那樣想把自己作為包養的情

婦,作為用來發泄欲望的對象。



現在連學生都開始玩弄自己,今天這件事情發生以後,要自己如何再去麵對

對自己心懷不軌的學生?那簡直就像是羊入虎口,想起社會上時有所聞的不良學

生淩辱老師的新聞,淑惠感到不寒而栗。



有時候不由得想,與其這樣的生活,還不如死了幹淨。



「嘟……嘟……」



不知道哭了多久,忽然電話響了。



淑惠下意識的伸手拿起話筒,這時從話筒?傳來誌偉哭泣的聲音。



「媽媽,救我。」誌偉這樣叫了一聲以後就再也沒有聲音,話筒?傳來拳頭

打在肉體上和誌偉哭泣的聲音,淑惠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



「誌偉!誌偉!」對著話筒大叫了兩聲,電話?傳來一個低沈的男人聲音。



「如果想要你兒子活命的話,就立刻下樓。」



非常冷酷的男人的聲音,在聲音?帶有肅殺的氣息,記憶中從來沒有聽到這

樣的男聲,但淑惠產生熟悉的感覺。



「喂!喂!你把我的兒子怎麼樣呢?」



「嗒」一聲,對方掛斷了電話。



************



樓下停著一輛黑色的賓士600,坐在駕駛位上的,竟然是一個身材高大魁

梧,留著極短的一頭金發的白種女人,看到淑惠,她打開後座的車門,示意淑惠

坐進去。



賓士飛馳著,漸漸駛出了市區,來到人煙稀少的市郊,最後駛進了一座有兩

扇巨大電動鐵門的莊園。



簡直像在夢中,前麵突然出現了一幢氣派莊嚴,高大巍峨的古堡,?麵燈火

通明,淑惠從來不知道這城市?竟還有這樣的歐式建築物。



古堡的大門上方,鑲嵌著一個猙獰的惡魔頭口中橫銜著紫菊花的徽像。門前

一側的停車場上,停滿了賓士、寶馬之類的高檔轎車。



(到底是什麼人把誌偉抓住了呢?為什麼會讓我來這種地方?)淑惠不由得

在心?這樣想。



賓士停下了,駕駛座那個金發女子——如果這個身高2米,虎背熊腰,總是

板著臉孔的人體也算是有性別的話——帶著淑惠走上台階,四個女人穿著剪裁合

體的白色套裝站在大門前,看到淑惠她們一起鞠躬:「歡迎光臨紫菊宮。」



淑惠驚奇的打量著這四個女人,都是年紀已不年輕的女人,但是非常美——

不是那種其他類似地方女人的那種妖豔之美,而是給人非常端莊素雅的感覺,自

然而然的散發出成熟的美態。兩個女人舉止得體,如果不是站在門口迎賓,說她

們是非常有身份的貴婦人也沒有人會產生懷疑。



更令淑惠驚奇的是這四個女人短裙腹下的部位,都有著大片明顯的水漬,薄

薄的布料被打濕後貼在身上,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麵一團黑乎乎的陰影。



這四個女人讓淑惠心中產生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安。



鎮定了一下心情,淑惠跟著高大女人走過了那四個女人身邊,走進了「紫菊

宮」的大門。



一進入這棟建築,淑惠就感覺到淫糜的氣息。



大廳內的裝修富麗堂皇,一切陳設極盡奢華之能事,左側一長排沙發上坐滿

了美麗的女人。



很明顯就能看出這些女人和站在門口迎賓的女人一樣都不很年輕,有些人淑

惠相信甚至和自己的年紀差不多,甚至年齡會更大。所有這些女人並沒有顯出老

態,反而異樣的美豔,渾身上下散發著妖媚。而且她們的打扮也都刻意的表現出

高雅、溫柔、成熟的一麵,而無論衣著是否性感,都有意無意露出身體最隱秘的

部位。



看到穿著保守式樣的套裙走進來的淑惠,她們也都露出驚訝的目光。



淑惠也在偷偷的打量她們。當然有些好奇,但是更主要是想確定一下自己即

將麵對的是什麼樣的人物,不知為什麼,淑惠感到了莫名的恐懼。



就在這時隨著一聲似痛苦似喜悅的呻吟,從一扇門內爬出一個一絲不掛的女

人,短發,豐滿嬌小的體態,腳上穿著有細長鞋根的細帶涼鞋,最引人注目的是

在她的脖子上套著帶鏈子的狗項圈,鐵鏈另一端握在一個年輕男人的手?。



(真是變態呀!)淑惠這樣想。



隻聽得那個牽著鐵鏈的年輕男人淫笑著對那個被他牽著的女人說道:「哪!

小紅,廁所就在這?,快點去吧!」說著指著大廳中央的一根柱子。



那個戴著狗項圈的女人趴在地上,擡起頭遲疑的看著四周,在這個大廳?除

了淑惠以外,還有幾個大概是買春者的男人也饒有興味的看著這淫蕩的一幕。



「主人,求求你……這?人這麼多……讓我到房間?去吧……」



「母狗還想討價還價?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今天要是敢不聽我的,休想

我的大雞巴再操你一次。」男人粗魯的說。



女人慢慢的爬向那根柱子,翹起一條腿,靠在柱子上,這樣一來立刻將自己

隱秘的花園毫無遮掩的暴露在所有人麵前,此時淑惠才看清楚原來她那長滿濃密

黑毛的的穴中早就插了一根巨大的黑色假陰莖。



就在女人做出放鬆身體的姿勢準備小便時,牽著她出來的男人突然說:「等

一等。」接著把一個大約一升容積的茶壺放到女人的身下。



「全部都要撒到那?麵,不許有一滴漏出來。」



女人幽怨的看了他一眼,低著頭從身下仔細的調整自己的體位,以便達到男

人的要求。很快,淑惠清楚的看到兩片陰脣張開,一道金黃色的水箭從女人的花

蜜部位急速流出,勢如奔馬,淅淅瀝瀝的落到茶壺?……真的一點都沒有漏到茶

壺外麵。



小便完畢,女人將身體抖了幾下好把沾在陰脣上的殘尿抖幹淨,然而過了好

一會依然保持著那樣的姿勢站在那?一動不動,同時口中又開始呻吟,淑惠仔細

一看,隻見插在女人屄中的假陰莖竟然在自己蠕動,隨後,女人用一隻手握住陰

莖的尾端開始抽插,從小屄中流出淫浪的蜜汁,一滴滴的也滴到了茶壺?,時間

不長,女人就一聲尖叫,身體劇烈顫抖著泄身了。



可能是欲火已經被勾起,再加上當眾自慰後羞恥心已經減弱,女人稍微喘息

了一下就爬到了那個男人麵前。



「主人……我……我已經上完……廁所了,請主人……用……你的大……大

雞巴……操我……主人……我那?……好癢……主人快幫我……用大肉棒……止

止癢……」



「你剛才上完廁所做了什麼事。」



「啊……我……我……有別人看……著我上……廁……我就……興奮……屄

好癢……所以就……自己……手……手淫……」



「我隻是帶你出來上廁所,誰叫你手淫的。」



「我……我知錯了……請主人……懲罰……我……」



「去把那茶壺拿過來。」



「是。」女人乖乖的把那把裝滿自己尿液和淫水的茶壺拿過來。



「把它喝下去。」



「是……」



女人真的「咕嚕」「咕嚕」大口把滿滿一壺剛剛排泄出來的尿液喝了下去。



「好不好喝。」



「好好喝。」



「唔!看你這麼聽話,就把我的大雞巴給你嚐一嚐吧!」



「謝謝……謝謝主人。」



男人一邊拉著那根鐵鏈往?走,一邊還笑著問:「你小屄?插了一根雞巴,

為什麼還想要?」



那個女人一邊把屁股擡起來加快爬行速度,一邊氣喘籲籲的說:「因為……

主人你的……更好……更大嘛!」很快兩個人就走進房?,門也關上了。周圍那

些男人看到這樣刺激的情景,都興奮得不能自持,很快也找到自己合意的人選。



看到發生在眼前的這一切,淑惠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臉紅

得像火燒。



(世界上竟然有這種不知道羞恥的女人!這樣做真有那麼舒服嗎?)



可是突然間淑惠驚訝的發現,自己內褲的中央部分,也不自禁的感到熱烘烘

的。



(哎呀!怎麼我也……)



就在這時淑惠聽到幾個坐在身邊的女人也在談論剛才的事情。



「小紅姐怎麼每次都這樣,不當眾這樣搞就不能過癮呀!」



「你還不是一樣,上次你在那個超市的門口自慰,小屄不也是興奮的流了好

多水。」



「你還不是一樣……」



(要是抓住誌偉的人也要我做這樣的事情,我該怎麼辦呢?)淑惠在心?疑

惑的想。(我絕不會讓他這樣對我的。)



就在想心事的時候,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在措不及防下淑惠嚇了一跳,

轉過身來,立刻看到一個有著溫柔眼神的女人在對自己微笑。



************



這是一個非常有味道的女人,大概也是四十來歲的年紀,長得不算很漂亮,

但是有著和藹的笑容。她同樣穿著非常性感的紫色晚裝,僅僅能夠遮住臀部的短

裙下露出修長的雙腿,然而體現出和坐在大廳?的女人完全不同的韻味。



女人也在用探究的目光饒有興趣的上上下下仔細的看著淑惠。(這就是主人

的媽媽嗎?比意料中要美得多,上天對主人,畢竟還沒有殘酷到底!)



「你是林太太吧,我叫王碧雲,請跟我來,我的主人在等著你。」女人用舒

緩淳厚,富有韻味的聲音說完這句話後,轉身向樓梯走去。



「主人……難道現在的世上,還會有主人和奴隸這種事情嗎?」淑惠奇怪的

想。



跟著碧雲上樓梯的時候,淑惠留意到碧雲穿著一雙鞋跟又高又細的紫色高跟

鞋,順著兩條修長的美腿可以一直看到腿的根部,位置較低的淑惠,能夠清楚看

到碧雲沒有穿內褲,輪廓優美的陰部幾乎毫無遮掩地暴露在淑惠的眼前。兩腿之

間的裂縫?,隱約能夠看到淫水的亮光。



和這樣淫褻的情形同樣令淑惠驚歎的,是碧雲行走時的美妙姿勢,上身端直

不動,雙腿輕鬆勻速的輪流向前探出,渾圓的臀部也隨之輕巧的左右微微扭動,

於高貴莊嚴之中卻又極具性感誘惑力。



碧雲在走動的時候並沒有不便或者刻意遮掩的樣子,可以看出她已經習慣了

這樣的穿著。



(這個女人,大概是暴露狂吧!)



「你看到我穿成這個樣子,一定很驚訝吧?」走在前麵的碧雲,像是知道淑

惠的念頭似的,突然這樣說道,淑惠愣了一下,才知道她是在對自己說話。



「你難道不怕別人說嗎?」



「說什麼呢?說我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嗎?這些,都不過是對我的攻擊吧!

但是對我來說,我個人又算什麼呢?我是主人的女人,主人喜歡我這個樣子,對

我來說這就夠了。」



平淡的語氣,說出驚世駭俗的內容。



「你對你的主人非常順從吧!」



「是的。」碧雲承認。



「那麼,你現在幸福嗎?」



「非常非常的幸福。」碧雲笑,非常肯定的語氣。



樓梯已經走完了,不遠處是一扇緊閉的木門,碧雲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著

淑惠。



「馬上就要見到主人了,你願意聽我說一句肺腑之言嗎?」



「你說。」



「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莫過於得到一個愛自己,自己也愛的男人。所以,

能夠遇到主人,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運。」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



「因為,我希望……我的男人得到幸福。」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