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傳播妹之「粗暴的性愛」1
我的傳播妹之「粗暴的性愛」1



(第一集)



在經歷過一王二后之後,原以為最刺激的就不過如此,想說下次有機會再來

一次,我想曉莉應該是會答應的,殊不知下一次來得這麼快!



最近工作忙,常常加班到十點多才回家,因為曉雯曉莉兩個好姐妹一起開了

一家小小的辣妹服裝店,也是常忙到十點多十一點,我只要有空正常下班就會去

店裡幫忙擺擺櫃子、擺擺人偶,或是掃掃地之類的。



在她們開店的這些時間以來,經常有她們之前工作地方的好姐妹們來買衣服

啊、首飾啊、髮夾之類的小東西,曉雯也是常常半買半相送的要她們常來,這些

姐妹中不乏一些看了令人眼睛發亮的美女,而這些美女也都常表態很羨慕曉雯可

以找到我這個好人脫離傳播的苦海。



不過我就常覺得她們那些姐妹們看到我的眼神總是帶點媚媚的笑意,或是常

常跟曉莉竊竊私語,對~~就是你想的那樣,偷偷說我壞話還在那邊笑的表情,

真不知道這些小妮子再說些什麼?沒想到,曉雯曉莉早就把我們之前在汽車旅館

大戰的事蹟說給這些好姐妹聽了,更沒想到,他們正在企畫一個我完全想不到的

刺激又嚇人的計劃!



這天晚上又加班到十點了,我準備下班時打個電話給曉莉。



我:「寶貝~~我要下班了,妳收店了嗎?要不要買些東西給妳吃?」



莉:「不了,我不餓,不過曉雯買了個新的櫃子我們不會裝,你可以回家洗

個澡後過來幫我們裝嗎?」



就這樣先回家沖個澡,然後騎著車到曉莉的店,鐵門已經拉到剩下一小縫,

我便拉起鐵門進去了。咦?連燈都沒開,人是去哪了?只看到用來當倉庫的小房

間內有個小燈還亮著,我便叫著:「莉~~我來囉!妳在哪裡啊?」



怪了,沒回應,我就走進去看了,就在經過更衣室旁邊時,突然有兩個人衝

出來,一個抓著我的手,另一個拿把刀子抵住我的腰,在我耳邊說話。



歹徒A:「你最好不要亂動,不然不小心傷了你,我可不知道。」



歹徒B:「乖乖配合一點,不然,小心你的兩個女人。」



我心裡想:『幹!這年頭連女的都來當強盜,要不是曉雯、曉莉不知道怎樣

了,我一定把她們兩個KO!』但是也不知道裡面還有沒有人,我想還是不要輕

舉妄動好了,先看看情況再說!



心中正在盤算著待會如何脫身之際,我的手已經被手銬銬起來了,要我坐在

椅子上,又把我眼睛蒙起來,嘴巴還被塞了布(後來才發現是歹徒A的內褲),

就這樣聽到她們的對話。



某A:「大姐,這樣夠了嗎?」



某大姐:「嗯~~差不多了,可以開始了。」



某B:「那我先來好了!」



就在什麼都看不見的情況下,突然感覺到刀子在我胸口,把我的衣服割破,

心想:『馬的!這些死太妹到底是要幹嘛?』偏偏嘴巴又不能說話,想問都沒辦

法!



我整個手腳都被綁在椅子上,動都不能動,只好任由她把我的衣服跟褲子通

通割破、扯破。



某B說:「先把你扒光,看你待會怎麼出去!」



某大姐:「呵呵呵呵……快點啦~~」



完蛋了!完蛋了!這下真的他媽的遇到了該死的死太妹,這下該怎麼脫身?

幹!居然連內褲都給我脫了,這下……



靠~~想都還沒想完,我的小Ryan居然被個暖暖的嘴巴給含住了,還開

始吞吐了起來……唉唷~~這些死太妹到底在幹嘛?



突然我嘴巴上的布被拿下來了,不過卻甩了我一巴掌,某大姐說:「爽不爽

啊?看來你身材不錯,就這樣放過你太可惜了吧,讓我們姐妹先享用一下吧!」



接著又被甩了一巴掌,然後拿曬衣夾夾我奶頭,而正在幫我口交的那個某B

也開始粗暴地對待我的小Ryan,一下猛力地吸,又咬我的龜頭,手還不時大

力地捏我的子孫袋,把我的小Ryan吐出來後又是彈又是打的。不過說真的,

還真是痛得有些些爽。



這時候我的腳銬被打開了,某A拉著我站起來,把我的兩隻手分別銬在小倉

庫的兩根柱子上,腳也是,這下子我成了大字型。



我便問:「妳們到底要幹什麼?這裡的兩個店員呢,妳們把她們怎麼了?」



某大姐:「放心~~她們好得很,我們只要爽完了,自然會走。你最好能滿

足我們,否則,我不敢擔保她們兩個人會怎樣!」



話說完,我的小Ryan又被吞進去了,而夾在我乳頭上的衣夾被拿掉,取

而代之的是冰塊,最慘的是,我的菊花開始有東西探入……



而那位某大姐拿下了我的眼罩,我看到她拿著冰水往我身上澆,又用口水吐

我,還甩我巴掌,我心中的怒火已經開始燒起來了……但是我的菊花有些痛卻又

有些爽,我的小Ryan已經被某B含得挺立起來了。



不過我的確被虐得很慘,這時候我有一個念頭,就是如果讓我掙脫,我一定

要以牙還牙!



突然,我的菊花被小玩具完全塞進去了,小Ryan也是又紅又漲,奶頭也

是痛得要死,最機車的是我的子孫袋上也被弄了冰塊……幹~~真是好難受啊!



這時候,她們三人轉身進房間去拿東西,我看到手銬上插著Key,心想:

『妳們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