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暗殺失敗的結果
暗殺失敗的結果

暗殺失敗的結果



黑道殺手排行第二暗殺三姊妹,接了高達一百萬的任務,暗殺者是黑道非常有勢力的王強

今天王強要到別墅談一件槍枝買賣的案子,三姊妹緊跟在王強後面打算在別墅暗殺,王強到了別墅在秘密房間裡面開會,談到晚上這時房間裡多了一個人,在王強耳邊不知說了誰麼話,王強這時從房間走出來,就再三姊妹要動手時旁邊不支啥麼時候多出一個人在後面哪著槍指著她們,這時王強走過來淫笑著,把其中兩個

強行抵抗的兩人說著:「等等你們就換上衣服,然後我再來調教你們吧!」這時候,王強把2套裝備丟在地上。



? ? 看見地上的東西居然是——有著許多氣孔的金屬小球的『皮質嘴套』2副。可以把雙乳圈住,將它完全地勒緊露出的『皮質細繩上衣』2件。還有長達2尺的短鬚狀皮鞭2個,以及長達6尺的皮鞭1條。



? ? 這時王強吩咐說:「嘴套和上衣先換上吧!再不快點的話,等等脾氣發作之後,我怕你們沒機會表示誠意,那我就只好去調教另一頭『小』母狗了!」



? ? 明白用意的兩人正打算『走』下床的時候,王強將長鞭拿到了手上,然後……一鞭子抽在兩人身上,接著冷冷地說著:「你們有看過會『走路的狗』嗎?」接著大聲說著:「給我把羽嬌帶來!」



? ? 聽見這話的兩人,立刻哭著說:「我爬~~我爬~~!」然後真的翹著屁股『爬』了過去……脫下了身上的衣物後,快速地穿上了裝備。就在這個時候,羽嬌進來了。



? ? 見到兩位姐姐的樣子,羽嬌著急地說著:「你說會放過姐姐的,怎麼連堂姐都在這裡?」



? ? 這時套著嘴套的兩人,一方面是不能說話,二方面是感到極度屈辱,所以說不出話,只能低著頭趴在地上。



這時套著嘴套的兩人,一方面是不能說話,二方面是感到極度屈辱,所以說不出話,只能低著頭趴在地上。



? ? 「你們雙方都要我放了對方,可是我不知道該答應誰才好?於是我想出了這個方法來——解決問題!」然後對羽嬌說:「你要是想加入這個比賽的話,就脫光衣服之後,坐在我身旁,讓我好好地享受一下你的身體。」聽見這話的羽嬌,立刻照王強的話做了。



? ? 這時候,王強看見羽嬌站在自己的身旁,將兩腿分開後……他用手攬住她的玉臀,雙手不斷地撫摸著柔軟的雙臀之外,手指更是在菊花瓣上面打轉……舌頭靈活又貪婪地舔著她的粉紅色花瓣……然而他卻用腳輕輕地踩著天嬌和花婷的臉,然後對她們說著:「至於你們這兩頭母狗,要是怕你們忍不住慾火,想要『舔』小強的話……就自己解下嘴套吧!只要小強喜歡你們的服務,那他就沒辦法過來『幹』這個小丫頭了!」



? ? 於是,馬上解下嘴套,用她們的小香舌伺候著威武強壯的小強主人。



? ? 感覺到小強正被兩位美人爭奪的王強,立刻讓它變成了『最強的姿態』——一個手臂大的,然後說:「這樣才不會被你們不小心弄疼我!」就這樣……王強用雙手把玩著眼前這對34D的嫩乳,兩腳踩在跨下的兩頭『母狗』的背上,細細地享受著三位美人的服務。



? ? 剛開始聞到小強滿是汗臭味的兩人,難免有點『嫌惡地』動作出現,然而她們……漸漸地因為催情效果,以及看見王強開始舔食羽嬌的花蜜……所以她們心裡瞭解——再不快點制止的話……羽嬌將會『貞操』難保!於是只好以生澀的口技,不顧一切地想要努力討好小強。

「不要打姐姐好嗎?」羽嬌楚楚可憐地對王強說著。



? ? 「可是,賞罰不分的話,以後誰要當『聽話的狗』呢?」



? ? 羽嬌想都沒想地說著:「那~~打我好了!」說完之後,她馬上就想下床,跪在主人面前『受罰』,卻被王強拉住了!然後對她說:「你又不是『母狗』,為何要跪在那裡呢?除非你有天生的『母狗癖好』!要是這樣的話,那你就該穿上衣服之後,再過去請求主人調教妳呀!」接著『取來』一套一樣裝備放在羽嬌的身旁。



? ? 見到妹妹的樣子,花婷知道自己一定要搶先一步~趕快挨鞭子!於是大聲地說著:「我是只淫賤的母狗~!我是只淫賤的母狗~!我是只淫賤的母狗~!……求主人責罰我!我好想被主人手上的皮鞭責罰,跨下的肉鞭抽送我的淫穴!」她一邊說一邊鑽到跨下的空擋,哀求著:「讓我舔小強主人,好嗎?我好飢渴!」



? ? 這時候,本來還在猶豫的羽嬌,看見姐姐假裝淫蕩的樣子……她居然火速地穿上皮質的『調教服』,像條可愛的小母狗,拚命地對著王強『搖屁股』,然後握著王強的手說:「主人~~我想要您鞭打我,好嗎?」



? ? 對還在旁邊掙扎的花嬌來說,心裡的慾火和眼前的景象,令她難以克制地四腳朝天的躺著,然後她用手指翻開自己的小花瓣……呻吟著:「主人~~先進來吧!我這裡好難過,請救救我吧!」



? ? 見到這個景象的王強,當然明白~自己該先對誰出手!於是,他一把抓住那條名叫『羽嬌』的小母狗,然後將肉棒塞進她的嘴裡抽送了起來。由於小強長達60cm的巨大體型,再加上王強刻意的『粗魯動作』,當然嗆的羽嬌眼淚直流。



? ? 見到妹妹受到如此折磨,花婷於心不忍地到王強拿著鞭子的右手邊,舔著他的手說:「對她輕一點好嗎?要是主人想發洩的話,就鞭打我好了!」



? ? 「啪。啪……啪……啪。!」



? ? 聽見姐姐因為自己的無能表現,被鞭打的羽嬌,這時候想起剛剛『示範』的動作,於是認真地舔著小強的敏感位置,果然王強停止了鞭打動作,可是耳邊卻聽見他說:「我想小便,你們誰要幫我處裡一下?」然後他又故意狠狠地鞭打了一下地板!



? ? 深怕姐姐會挨打的羽嬌只有硬著頭皮說:「主人~~羽嬌口渴了!可以餵我喝您的尿液嗎?」



? ? 「主人~~我也口渴了!」花婷和天嬌搶著說出這樣的話來。



? ? 於是王強故意皺著眉頭問著:「三個都要喝,我該喂誰呢?」



? ? 這時候,花嬌偷偷地對王強說:「讓我喝吧~~求了主人!」

? ? 聽見這樣的話,立刻趁機說出:「既然她想喝~~主人就成全她好了!」



? ? 看見王強對自己勾了幾下手指,再指了一下小強,花嬌知道自己爭取到這個『羞恥的職位』了!先是感激地望著王強一眼……然後她就輕輕地含住了小強……誰知道換來了一鞭子!



? ? 「你看過含住陽具的『尿斗』嗎?」再抽了她一鞭之後,花嬌明白應該——仰著頭『接尿』才是正確的方法了。



? ? 當她完成準備動作之後,小強的口中噴灑出來的『黃金水』,立刻灌滿了她的嬌小『尿池』,接著流的她滿臉滿身都是!過程中,她還聽見王強說著:「沒我的命令,不準吞下去!」



? ? 看見姐姐被糟蹋成這個樣子,還要裝作一付歡喜樣貌的羽嬌,立刻識趣地幫小強清理善後!



? ? 花婷這時候聽見王強說:「另一隻母狗不是也想喝嗎?你就照著我剛剛小便的方式,幫她洗洗臉、漱漱口吧!」



? ? 於是,花婷將自己口中含著的尿液,慢慢地吐在天嬌的臉上和口中,將她徹底的『清洗乾淨』。



? ? 以為這樣就結束的三個笨蛋……馬上挨了一鞭子,然後聽見王強說著:「把地上弄成這樣,還不清理乾淨!」她們當然明白主人希望看見的『清理方式』……於是這三頭母狗,就這樣挨著鞭子舔地上的尿漬。



? ? 深明調教之道的王強,就在她們清理完畢之後,一起跪在面前覆命的時候……對她們說著:「給你們一分鐘時間,去給我把身體沖乾淨!最後回來的母狗~~我會獎勵她30鞭!現在開始盥洗!」



? ? 進去浴室的三人,看見彼此的嬌嫩玉體被人蹂躪的樣子之後……都是強忍著淚水,心疼著對方的傷口。其中除了天嬌只被打了幾下,身上的傷痕不多以外,其他兩人的身體,幾乎都有著不下30道鞭痕,尤其是翩婷最慘,起碼有50條以上。



? ? 這時候想起她雖然出賣了自己,但是卻被修辱的最可憐,知道待會出去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人被毒打的天嬌……在王強的催促聲響起後,故意成了最後一個出去的人。

爬行到主人面前,一字排開的三人……在王強的心中看來——剛剛的洗澡時間,已經讓她們最後的意志力都磨損光了!這時候,王強理一理手中的鞭子,冷酷地說著:「剛剛洗澡最慢的人,趴在我面前吧!記得背對著我、屁股撬高!」

當王強的長鞭一道道地從天嬌的肩頭抽到臀部的時候,留下的不只是鞭痕,也是服從命令的烙印!在打到15下的時候,她的哀嚎聲早已讓花婷兩姊妹爬到王強的腳前~向他求情了!



? ? 於是王強只好將長鞭放在床邊,然後對她們說:「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吧!剩下的15下,就由你們的『舌技』表現來決定~我會不會繼續處罰她了!現在就由花婷先來吧!」



? ? 在她賣力的表現下,王強當然免去了頭5鞭。當天嬌就位後,王強一邊開始了抽送的動作,一邊說著:「總是要有點新花樣才好玩呀?所以……我就輕輕地活動一下好了!」



? ? 由於動作不大,因此這5鞭子也順利免除了!可是當羽嬌跪著服侍的時候,動作卻變成非常猛烈,令她將小強『吐』了出來!



? ? 這時候,王強冷冷地說著:「天。嬌。過來領賞吧!」



? ? 「不要打她~~是我不乖,要打就打我好了!」羽嬌哀求地說著!



? ? 這時候,小強好像因為被人欺負,所以很不爽地『進入』『最強的變身狀態』,然後用它頂著翩然的頭。王強接著說出:「小強覺得~要是你想挨『鞭子』的話,就該由他來『鞭打』你的小妹妹!」



? ? 羽嬌當然知道『鞭打小妹妹』的意思——就是要『進去自己的小穴』!想到自己連他的尿都喝過了,哪還有『純潔』可言!於是她站起來說著:「淫奴擅自起身,就讓主人鞭打100下好了!」接著將小穴對準小強,正準備『坐下』的時候……。王強忽然說:「要我鞭打你的話,就要讓我打的痛快!明白嗎?」然後王強抓住了她的嬌嫩雙峰說:「1個基數10下,沒完成之前不準停下來,否則不算!還有每一下都要到底才行!」



? ? 抱著被他活活幹死,也要硬撐到底的決心……可是當小炎刺穿處女膜的時候,羽嬌依舊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聲!



? ? 看見跨下的鮮血、杵身周圍傳來的激烈收縮感,以及子宮內璧的結實觸感,讓王強舒服透了。於是王強狠狠地抓住她的雙乳說著:「你剛剛犯的錯是100下,加上原本的5下,就是105下!就看在你會流血,而且第一下又讓我很舒服的份上,就免去你15下好了!」



? ? 羽嬌被這一下干的兩腳發軟、身體漲痛欲裂!可是她的嘴裡卻說著:「主人喜歡的話,就狠狠地干我吧!」接下來,她扶著王強的肩膀,承受著瘋狂的衝撞!……不出20下,她就兩手一軟地暈了過去!而王強口中卻數著說:「15。16。17……20!」



? ? 聽見他數到18的時候,已經搶著跪在身旁的花婷,哭泣地哀求著:「讓我來吧!求您讓我來吧!」



? ? 可是王強視若無睹地做完20下之後,才對她說:「我說過了——1個基數是10下!所以不能半途而廢!現在你要換手嗎?如果不要的話,我就先把她弄醒,然後繼續幹完剩下的70下!」



? ? 花婷知道要是再幹下去……她的嫩穴會被他搗爛的!於是哭著說:「後面的交給我吧!」



? ? 這時王強卻問她:「你看看她被我干到昏倒,臉上都沒有你的眼淚多!你說我會要誰呢?還有奴隸說話該有的禮貌呢?自己的自稱詞呢?這樣的笨狗誰想要呀!」



? ? 立刻將眼淚擦乾的花婷,笑著對他說:「主人可以鞭打下賤的『美人犬』花婷嗎?」



? ? 王強看著自己腹部上的血漬,然後對花婷說:「這裡就賞給你舔了!」舔著妹妹的處女血漬……使花婷心裡喪失了最後一點『做人的尊嚴』!



? ? 清理完畢後,她蹲在地上、搖著屁股對主人說:「美人犬謝謝主人的賞賜!」這時候,王強將掛在小強上面的羽嬌,用手抓著奶子,將她高高舉起之後,對天嬌說:「這裡是你的!」然後晃動著沾滿血漬的小強!



? ? 就在天嬌替小強服務的時候,羽嬌醒了過來,於是,王強對她說:「剛剛你做到第15下就昏了!不過主人還是替你補滿了20下!是不是該讓主人嘗嘗你的小蜜穴,好好地報答我的恩情呢?」



? ? 知道自己下體剛開完苞的羽嬌,這時候說的卻是:「我一生只有這次的味道『最特別』!要是我讓主人一邊舔著她、一邊替兩位姐姐開苞的話,主人能不能讓小強『回復原狀』呢?」



? ? 「嗯~~鹹鹹的味道~~嗯~真好~!」小強正以『回復原形』的方式來回答他的答案!



? ? 花婷看見妹妹被主人品嚐的愉悅表情……讓她下面的水越流越多了!明明看見天嬌一邊舔著小強、一邊自慰的滿足神情……可是她還是要求著:「主人~~小母狗想要被小強主人插穴,主人可以答應母狗的請求嗎?」這時已經舔完羽嬌兩條大腿的王強,將她的玉腿放在自己的兩肩,趴在她的私密處,準備做最後的『饗宴』。



? ? 聽見花婷的要求後,他突然離開了羽嬌的身體。接著把小強從天嬌的魔掌救出,然後讓花婷躺在妹妹的右側,大約是身體一半的高度!接著,王強將花婷的玉腿掛在自己的腰際上,再把小強對準洞口……然後頭部重新埋入羽嬌的秘縫處,而雙手則是用力的抓住兩人各一個玉乳。



? ? 就在花婷發出一聲『痛楚呻吟』的時刻,小強的身上流下了一道血痕——代表花婷以後再也不是什麼『貞潔烈女』,只是跨下的一隻『淫獸』而已了!



? ? 接著在一波波的衝撞聲、一陣陣的呻吟聲響起後,『身負重傷』的羽嬌率先洩出了『處子元陰』,然後不斷地抽蓄著身體,昏迷過去了!天亮後王強身邊多出了三個人,這三個人就是那三姊妹,從此變成王強的女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