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貴婦的沈淪
貴婦的沈淪

鍾萍坐在自己寬大的辦公椅?,出神地遠眺西邊的落日。她已經吩咐過秘書

不許任何人打擾,她要自己梳理一下思緒,思考自己所追逐的意義……



因爲父輩的奮鬥鍾萍從小衣食無憂,但是福兮禍兮,今年30出頭的她雖然在

父母出國定居後自己獨立經營著家族的電子公司,但是坐享尊榮恃才傲物,所以

對接觸過的男子沒有一個動心的,一直保持單身。公司經營得還算順利,每天從

自己的豪宅?由40多歲的司機老陳接送往返公司,生活富足而平淡地過去了,鍾

萍保持很好的身體也稍微有些發福,但白皙纖細的她一點也不臃腫,隻是顯得略

有風韻而已。



在公司?,鍾萍以果敢的作風贏得了尊敬和威嚴,高低各級員工對她都是不

敢仰視和言聽計從。在志得意滿的同時,她有時竟隱約感覺到一絲落寞和厭倦。



在一個很偶然的時候,她撞到了一個SM交友的網站?,她感到自己有種久違

的激動和新奇的感覺。以一個玫瑰花的網名在?面任意遨遊的過程?,她遇到一

個叫網名叫做馬竿的S ,並一見如故。在這個S 的啓發下,鍾萍才發現自己在高

傲的外表背後,心理居然也有做一種截然不同的生命的願望,在從小到大養尊處

優的環境?走出來,嘗試被別人當作奴隸一樣對待,那一定很新鮮有趣。“你真

的有這種想法嗎?”馬竿問她。



“我現在知道,我其實從小就有做奴隸的願望,隻是到現在才發現。”



“那麽,你可以到一個地方去滿足你的願望,如果你有興趣,就記下這個地

址。”



太陽完全落山了,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考慮,好奇心終于戰勝了對危險的擔憂。

鍾萍安排好公司的事情,沒有讓老陳送,而是自己乘出租車趕到了300 多公?外

的目的地。到的時候已經晚上10點,在一個小縣城的城郊,一片不高的建築進入

她的視線,近處觀看,是一家飯店名字很土:聚賢莊。



走進?面,布局和普通飯店沒有身不同,基本沒有顧客,隻有兩個18、9 歲

的女服務員在?面坐著唠嗑。會不會走錯,鍾萍開始有點緊張和疑惑。



“大姐,您吃點什麽?”女服務員熱情地上來打招呼



“哦,我找人”



“您是……?”女服務員好象明白點什麽,但又有點不相信,從來沒有見過

這麽高雅的女士拜訪老闆啊。



在一間客廳,泡上好茶,飯店的老闆金和郎來見面。客氣寒暄後,鍾萍打量

著這個孫老闆,見他約50多歲,慈眉善目,心情開始放松和隨意起來。



……



“既然您真的希望體驗,那麽請您簽了這份聲明吧。”一份打印好的聲明遞

給鍾萍。



“有一點你可以放心,你所簽的聲明是你進入我們虛擬世界的必要手續,你

的安全是沒有問題的。你所面臨的是調教而不是虐待。”從飯店老闆平和的語調

?,鍾萍也心情平靜了很多,她在經過短暫的考慮後,在我自願放棄人權接受奴

隸調教的聲明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手續都辦完了。請您跟我來吧。”飯店老闆很客氣地在前面帶路,

鍾萍暗自想,看不出這樣的鄉下飯店的老闆居然滿紳士的。



穿過好幾個院落,停在一個不起眼的建築前,類似在60年代修築的地下人防

工程。果然,進入室內後,打開了一扇牆壁,沿著向下的樓梯走了100 多蹬,有

一個厚厚的鋼筋混凝土的大門。邁進門的時候,鍾萍的心伴隨著一絲恐懼、不安、

和期待的複雜情緒狂跳起來,她知道這對自己的未來將意味著什麽。咣蕩一聲門

被關上了……



這?面原來很大,堪稱九曲回廊,據說打開鎖著的隔斷門就可以一直通往山

?,是因爲戰備疏散需要。因爲配備發電機,?面雖然處于地下20多米,但各處

都有故意弄得比較昏暗的燈光。牆壁上的繩索和鎖鏈是?面充滿詭異的氣氛。



“女士,這是我最後一次這麽稱呼你,進入我們的世界以後,你要做的第一

件事就是完全忘記自己在外部世界的身份,在我們眼?,隻有奴隸,我們要做的

就是改變奴隸的心態使她變得完全馴服,開發奴隸的身體讓她能滿足主人的任何

需要。現在你把身上所有的衣物脫光,要變得不著寸縷。”外面彬彬有禮的紳士

一下子變成了高高在上主人。



在並被告知所有的衣服首飾將在奴隸被培馴好出去的時候交還的同時,男人

拿來一個印章在鍾萍的臀部蓋了下去,鍾萍不禁聯想到超市?面的豬肉。“你以

後的名子叫:母狗8 號,記住。”男人用一條寬寬的狗鏈套在鍾萍的頸上,用手

铐把鍾萍的雙手反铐後用鐵鏈連在狗鏈上高高吊起,取來一個兩面帶棒的調教內

褲,前後膠棒分別插進鍾萍的前後兩洞,在纖細的赤足上穿上一雙跟足有10CM的

高跟鞋,用皮帶將膝捆住,在兩隻腳踝上鎖上一條一尺長的腳鐐,口塞把嘴撐得

很大,然後取來幾把小鎖,分別在口球皮帶處、調教內褲出鎖住,用一把小鎖將

一條栓狗用的皮帶連在鍾萍的狗鏈上“走吧,我帶你進去。”因爲鞋跟太高,膝

蓋以上被束縛,兩腳又不能邁開大步,但是被大力牽著向前走又要很快,所以身

體呈現了胸部前挺,屁股後撅,身體象蛇一樣扭來扭去。?面果然是一個世界,

走廊?不時有其他主人牽著奴隸走過,路過一個酒吧的時候,看見有幾位主人在

高談闊論地喝酒,下面地上跪著幾個奴隸。見到鍾萍驚愕的樣子,牽著她的男人

說:“這?的規矩是,奴隸是不能看主人腰部以上的部位的,奴隸未經允許不能

說話,奴隸見到任何主人都要下跪。但是你不用擔心,你的身體被我用鎖保護住

了,你現在隻有觀賞價值沒有使用價值。”鍾萍感激地想,這個主人還很細心。

“我不是你的主人,隻是引導者,一會你會被主人選擇。現在先享受一下吧。”

鍾萍正在思考這句話的含義,就見那個人用一個遙控器對她按了一下,突然陰道

和肛門?的膠棒開始攪動起來。



身體顫抖扭成一團的鍾萍被帶進一個大的房間,?面玉體橫陳,並排跪著5

個女奴,都用狗鏈鎖著,身體上都有印章做記號。鍾萍被帶到8 號位,按命令跪

下。這是在等待願意調教她們的主人。在等待的時候,他們都要背誦牆上的奴隸

守則。“我的地位不是人類,是牲畜;我等同于母狗,身心都屬于主人;我最大

的快樂是使主人快樂……”帶她來的人走了,身影模糊漸漸遠了,鍾萍沈醉在身

體的享樂?,象飄進雲?霧?……



“她是新來的?看起來在外面非富即貴呀,身體保養得這麽好。啊,也很淫

賤啊,流了這麽多。我就選她了。”被洗過腦的鍾萍不敢向上看,恍惚間,低垂

著的視線中出現了一雙高跟鞋,腳趾上還塗著油,怎麽是個女主人?鍾萍正在疑

問,脖子上的狗鏈被提拉起來,“哎!怎麽是你?”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被大力扳起的臉與對面的人四目相觑,鍾萍頓時羞得無

地自容。原來用手牽著自己身上的狗鏈的竟是自己大學時的好友淑君。在大學的

時候,鍾萍就經常關照家境不是太好的淑君,生活上和學習上都鼓勵淑君,兩個

人是最要好的朋友,一直到畢業後,兩人還保持著密切的聯系,很多同學都以她

們的友誼爲楷模。



看到自己牽著的居然是自己的閨中密友,淑君的臉上也有點微微發紅,看到

自己一向親密和敬佩的師姐現在渾身赤裸,身體被各種器具束縛著,象狗一樣跪

伏在地上,下體還流淌著淫水,正在尴尬地僵在那?。



"萍!你是不是真心喜歡做奴?"淑君還是試探著打破僵持。



一直有著溫文爾雅印象的淑君居然是個女王!鍾萍保持著羞辱的姿態跪在昔

日好友面前,心?面竟湧起一陣快感,難道我生來真的是奴隸的命運嗎?鍾萍聽

完淑君的問話後,使勁點了點頭。



"那。。。。。。,我們繼續?"



鍾萍漲紅著臉點點頭。被自己的同窗好友虐待心?面真的是很羞臊但也很期

待。



淑君笑了,"我怎麽早沒有發現你這個小母狗啊?你放心吧,我是很有經驗

的,一定能把你內心所有淫賤的潛意識全部發掘出來。你可要好好表現啊,不然

身體是要吃苦頭的。在這?,我們不是平時的好朋友,而要保持主奴的關系。你

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和牲畜一樣,希望你能喜歡我這麽說你。"



淑君恢複了女王的威嚴,這種冷漠的氣質是鍾萍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淑君打開鍾萍狗鏈連接在牆壁上的鎖,拿了一條鞭子放在鍾萍的嘴?,牽著

嘴?面叼著鞭子的女奴走向走廊深處。



鍾萍被帶到一個小小的房間,在兩人獨處的時候,鍾萍臉紅得象紅布一樣;

但是淑君卻若無其事地"跪在這?,母狗8號!"



鍾萍跪在涼涼的地闆上,淑君坐在鍾萍面前的椅子上。鍾萍還是不能完全接

受好友窺到自己隱私的狀況,表情極不自然。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使鍾萍的臉上感到了主人手掌的力量。



"賤狗,說說你是什麽時候開始喜歡做奴的?"



"大學的時候。"



啪!一聲更加響亮的耳光抽在鍾萍的臉上"忘記什麽了?賤狗?"



"大學的時候,主人。"“喜歡被我調教嗎?”



“很喜歡,主人。”



"都喜歡做什麽?"



"放棄人權,做主人的玩物和性工具,被當作低級動物對待。"



"真的很賤哦!希望你在這?能滿足。"



淑君一邊抽打著鍾萍耳光,一邊問話,使鍾萍徹底忘記了外部世界好友的關

系,而樹立了女主人的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