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lcbf"></code>

    <code id="6lcbf"><nobr id="6lcbf"><track id="6lcbf"></track></nobr></code>

          <th id="6lcbf"><video id="6lcbf"><span id="6lcbf"></span></video></th>
            1. <th id="6lcbf"></th>
              1. 您好!歡迎來到新錦江

                微信二維碼

                聯系客服

                  手? 機:15126524448

                  微 ?信:HZJAT199928

                  公 司:新錦江

                  地? ?址:果敢老街

                  ?

                  ?

                緬甸新錦江客服電話

                發布時間:2021-07-20 12:37 文章作者:李經理 文章來源:新錦江客服 瀏覽次數:
                    緬甸新錦江客服電話是多少?

                    緬甸新錦江客服電話是:15126524448     微  信:HZJAT199928

                    我是遼寧人,和一個四川男人一起生活了十五六年了,還有一個四川婆家,一些四川親戚。

                    這么多年,最大的障礙其實就是語言,直到現在,我和婆婆都沒辦法坐在一起像別人家的婆媳那樣一起聊天。

                    最初接觸到四川人的時候,還覺得挺好玩的,平翹舌不分,四和十始終都說不清楚,聽他們說話也特別燒腦。

                    他們說,周末要不要一起出去耍哈兒?想要去買孩子!你在爪子?

                    我去!沒有翻譯的情況下,一個第一次接觸四川話的人,能猜出來多少?

                    第一次跟準婆婆通電話的時候,準婆婆說:“吃(ci)夜(二聲)飯沒得(dei)?”我真沒聽懂,她說了好幾遍,我都沒聽懂。

                    最后準婆婆說:“我...說話...你...聽不懂...”

                    我說,這句我聽懂了。

                    這些都還好,畢竟身邊只有那么幾個人偶爾聚在一起才說四川話,大部分的時候,耳朵里都是普通話的聲音。

                    可是到了婆家就不一樣了,在村里,一幫女人圍著我,嗚哩哇啦一大堆,然后哈哈哈哈的一陣笑,我去!那感覺。。。笑就笑吧,反正也不少塊肉。

                    最主要的是家里人,小叔子兩口子都還好,都會說一些川普,公公婆婆是完全不會,只能說正宗的四川話。

                    我跟公公聊天,我說,聽說家里有家譜,現在還有嗎?公公說,撕了。

                    我的天呀!這么生猛的嗎?

                    后來問老公,老公去問他爸,說你們把家譜撕了?公公說,瞎說(suo)啥(sa)子嘛?

                    原來公公以為我問的是家婆,他說的是死了。

                    前兩年回去的時候,小叔子家的小侄女拿著兩個雞蛋讓我看,我問她哪來的?她說是,牲口生的。

                    我暈!他們管公雞叫雞公,母雞叫雞母,可是我不明白為什么雞蛋就變成了牲口生的了。

                    哎,反正這樣的事挺多的,不過現在十多年了,已經改善了很多了。

                    再有對四川印象特別深的就是流水席。

                    不知道四川別的地方什么樣,我婆婆家那里是,但凡有人過整歲的生日,就要擺流水席的,灣上的人是要連吃三天的。

                    我回去過年的那幾次,真的,我都怕了那流水席了,一天三頓的去人家吃飯,跟打仗似的,感覺這一天不是在去吃飯的路上,就是在吃完飯回來的路上,有的時候還沒吃完呢,已經有人站在你身后,等著你走開,他好坐在你的位置上吃下一桌了,我這個外鄉人,真是不太適應。

                    雖說流水席讓我吃出了游擊戰的感覺,但是不得不說,四川的美食味道不錯。

                    我家公公做的咸燒白,我覺得特別好吃,我老公做的辣子雞也好吃,我婆婆做的麻辣雞腳也非常好吃。

                    流水席上也多是麻辣口味的菜,符合我的口味,就是腸胃不大配合,時不時的就拉肚子了。

                    至于題主問的四川人怎么樣?

                    我覺得哪里的人都是有好人有壞人,四川人有很多熱情好客的,見到我這個外鄉媳婦,有很多人主動帶著我一起去坐席,很多人主動跟我介紹他們那的風俗習慣。但也有那不太著調的。

                    我婆婆村里有一個小老頭兒,聽說他為人比較傲嬌,雖然大家都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傲嬌的,家里的媳婦是個間歇性的精神病,不發病的時候,就是個正常人,發病了,就六親不認了。

                    他第一次在村里見到我和我老公的時候,說我老公,沒想到你還能娶到婆娘!我老公當年中專畢業之后身體不好,在家里養病養了兩年,后來好了之后去北京工作,我們才認識結婚的,我們結婚的時候,他25了,在他們村里算是大齡青年了。

                    他當著我面那么說,說的還板著舌頭,好像怕我聽不懂似的,然后還轉過頭來問我,我家里那糧食夠吃嗎?家里都能吃飽飯嗎?

                    哎,我覺得那是我長那么大聽到最著笑的笑話了。

                    他們那里種的東西都是種在山坡上或者梯田里的,和東北的大面積種植差別挺大的,我婆婆家算是種的比較多的,一年種了七八斤的玉米種子,花生也是種了幾斤的種子。

                    我娘家在遼寧,我爸種了有六七百斤的玉米種子,有兩千多斤的花生種子,他一問我家里能不能吃飽飯,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了。

                    不過這么多年,倒也就遇到這么一個另類,總體上還是都挺好的。

                    這么多年,雖然跟公公之間有過摩擦,但是我覺得這和地域無關,即便不是遠嫁,即便不是四川公公和東北媳婦,也不能說就能完美和諧一輩子,不過我們卻因為語言不通,吵架都吵不起來,因為需要翻譯,多了一個中間環節,完全就沒有吵架的那個架勢了。

                    十多年的融合,我們現在相處的方式,已經到了讓我們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了,我生二寶的時候,公公婆婆到挑著扁擔到北京,帶著兩桶米,兩百個土雞蛋,六只殺好的土雞,二十幾斤老紅糖去北京照顧我,我也托朋友四處打聽哪有賣他們愛喝的六十度散白。

                    說實話,我挺喜歡四川人的樸實和勤奮,也挺喜歡四川的環境和美食,不過,這個語言這關,我還沒打通關呢!~
                亚洲人成影院在线观看_小说区 / 另类小说_亚洲av永久综合在线观看红杏_销魂少妇A级视频